文章日期 : 2019年11月22日

言語治療師服務對象由兒童至長者

制定治療方案 助重建溝通 改善生活質素

言語治療的服務範疇廣泛,由兒童至長者都有。其中患有言語障礙的兒童,有時會伴隨其他 SEN (特殊教育需要) 相關問題,如自閉症等。已入行 3 年的言語治療師馮楚雯,工作中接觸過不同的 SEN 學童,由最初只懂做好所屬範疇的工作,到逐步跟其他專業配合,共同為服務對象制定更適切的目標和服務。隨着近年政府增加院舍和校本言語治療服務,市場又能否有空缺吸納畢業生或新人呢?

文:王安娜 圖:受訪者提供

言語治療師馮楚雯 (Natalie):同理心、耐性和溝通技巧 打破溝通障礙

學歷及工作經驗:香港大學言語治療理學士 (言語及聽覺科學) 畢業,現正進修香港中文大學語言學專業文學碩士課程。曾在 NGO (非政府機構)和香港中文大學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任職言語治療師。現為中小學的校本言語治療師,服務對象包括曾參加中大「手語雙語共融教育計劃」的學校。

工作關係,言語治療師 Natalie 面對不少 SEN 學生。「很多語障、聽障和其他 SEN 學生,他們在語言輸入、理解、表達和發音方面均有障礙。」

兒童範疇與教育工作相關

她說,作為言語治療師,同理心、耐性和溝通技巧均是必備的,以兒童服務對象為例,要跟他們的父母建立互信關係,以便配合提供有效的服務。「這個範疇其實有些接近教育工作,其中 0 至 6 歲是兒童進步的黃金期,看着他們的進步,以及與兒童和家長建立互信,有很大的成功感。」

Natalie 分享,曾有語障和聽障的初小學生,因未能跟同學溝通而感到不開心,透過聽覺和發音訓練,從而改善他的理解、溝通和社交能力。她亦曾接觸較複雜的 SEN 幼童個案。「如自閉症加聽障者,由於自閉症患者會有社交互動障礙,加上興趣狹窄,部分愛沉醉在自我世界,容易忽略周遭的環境和事情,如加上聽障,除了較難作評估外,要進行訓練也不容易。」她坦言,言語治療師更有必要做更多不同的測試,查找其語言問題背後的主因,工作更具挑戰。

言語治療師進行訓練時,一般會由聽力練習和模仿開始,如教導兒童想拿取某東西時並不是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而是嘗試打開手掌,望着別人,繼而說出有意思的字,如「畀」、「波」、「餅」等。中學生的話,則可用成語教他們拆字,從字詞的上文下理、字型、聯繫和組織等,估計其意思。

校本言語治療服務 與教師、社工、家長合作

現為校本言語治療師的她,服務對象主要為中小學的學齡學生,工作主要是支援學生的日常溝通和學業問題,例如研究如何將言語治療內容加入校本課程,以及融入不同的科目等。

「我們還要支援老師,部分老師未必完全理解言語障礙學童的需要;另也要幫助老師提升識別言語障礙學童的能力,特別是中一或小一班級,以便盡早作出跟進。」

其中中學生會有較多語言組織能力方面的問題,例如發生爭執時,會因未能完整表達事件而沮喪,情緒因此受壓抑,同時影響自尊心和社交溝通。校本言語治療師可與教師、社工、家長等合作,為學生訂定個別學習計劃。

她不諱言,初入行時只管集中做好言語治療範疇的工作,隨着經驗的累積,現已逐步學會將不同個案的特徵集合分析,更懂得工作時要跟其他專業配合,如跟特殊幼兒工作員多進行協作、與職業治療師一起觀課等,以便共同制定目標,將言語治療技巧融入不同的生活範疇中,達至全人發展。Natalie 現正修讀中大的語言學專業文學碩士課程,希望日後能夠運用所學,支援更多語障、聽障及其他 SEN 學生。

Natalie:新人入行 3 大挑戰

.初踏足社會,很多個案未必在書本或實習接觸到,但當工作一段日子後,便可逐步發展一套個人的工作模式,將所學、經驗融入不同個案中。

.獨立工作為主,初接見服務對象,已需要獨自應對問題,雖然業界設有督導人員,但未必可即時給予意見,故必須多看書、多跟同學及同事討論,開闊眼界。

.設計治療方案時,必須配合和符合家長 / 學生的期望和專業意見,制定適切方案。

政府增撥資源 帶動言語治療師人手需求

近年政府增撥資源,除了為院舍提供言語治療服務,計劃向非政府機構推出外展言語治療服務試驗。另外教育局已於 2019/20 學年起推行「加強校本言語治療服務」,分 3 年在官津學校設言語治療師,兩間學校可獲一名。

香港言語治療師協會主席黎敬樂表示,現時香港有約 1200 名言語治療師,當中有約 800 多名是該會會員,他們分佈在學校、NGO、院舍、醫院管理局、公營機構、私人機構等提供服務。

兒童、成人長者 面對不同言語障礙問題

他認為,從事兒童範疇的言語治療師,如本身個性活潑、喜歡小朋友、多主意和喜歡溝通等特質會較為適合,有助他們訓練兒童的言語和語言知識,提升他們語言能力等工作。兒童的問題一般有語言發展遲緩、發音問題如咬字、聲線、吞嚥、流暢障礙 (口吃) 等。另外如有智力障礙的話,語言發展也會較慢;其他SEN相關問題有自閉症等。訓練時多以一對一或小組形式進行,從遊戲中學習為主。

至於從事成人和長者範疇,則較多時間是跟服務對象做吞嚥和言語訓練,需要更多的耐性。以上人士的語言和言語障礙問題,大多跟腦神經病相關,如柏金遜、中風、認知障礙症等。其中中風會引致失語症、咬字不正,語速控制等問題,而吞嚥問題,例如食物或流質「落錯格」,有機會引致肺炎。

醫院言語治療師 參與臨牀及門診工作

黎敬樂說,在醫院工作的言語治療師,要參與病房臨牀服務及門診服務,而他所接觸的個案中,約 9 成為長者。「曾有中風長者入院後被評估為高風險個案,需用鼻胃喉餵飼營養奶。我們會在長者住院期間,為他進行不同的吞嚥訓練,經過一番努力下,患者已由糊狀食物開始,重新學習用口進食。」

他不諱言,從事言語治療師工作必須有耐性,以服務柏金遜患者為例,部分頭腦正常,僅由於病情限制了其溝通、表達能力,經訓練後同樣可以跟別人說話,對心理有正面影響。

去年香港言語治療師公會在「認可醫療專業註冊先導計劃」下獲得正式認證,獲授權為認可醫療專業團體,負責管理言語治療師名冊。言語治療是首個在先導計劃下獲認可的醫療專業。身兼公會董事的黎敬樂表示,計劃除有助提升行業的專業水平外,同時亦有監管作用,包括處理涉及其會員的投訴。

政府增服務 每年逾百新人投身

隨着近年提供言語治療相關課程的院校增加,畢業生數目也有所增,估計現時每年有 100 至 120 名新人投身行業。他不諱言,一、兩年前市場職位曾有飽和迹象,但至近年政府增加相關服務,帶動了人手需求,估計未來業界會有足夠職位空缺吸納畢業生入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