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eer NewsHealth Care

【護士入行】醫管局護理學專業文憑 從學護到護士 4年專業培訓 勿忘初心

新疫冠情影響了不少行業,卻又成為部分打工仔轉換工作跑道的契機。分別從事「空少」和文職工作的Triston和Cherry為何在疫情下踏出舒適區,重拾書包當學護呢?醫院管理局(下稱「醫管局」)今年繼續跟明愛專上學院(下稱「明專」)推出護理學專業課程協作計劃,合辦四年制的「護理學專業文憑」,畢業生可成為註冊護士,並可優先升讀明專的護理學相關學位課程,最快一年可獲學士學歷。有心投身護理專業的年輕人、轉職者,課程現正接受報名!

醫管局開辦「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有志和有心投身護士行列 的年輕人,可透過臨牀培訓,在護理專業上幫助有需要的人。
醫管局開辦「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有志和有心投身護士行列的年輕人,可透過臨牀培訓,在護理專業上幫助有需要的人。

文: 王安娜 圖:Mike Ho

「任何性格和特質的人都可以成為護士,但卻非人人可以成為好護士!如果僅把護士視作一份工作,其實並不困難,總可以熟能生巧。不過,護士最重要的是能夠易地而處,才能給予病人真心的照顧和關懷!」── 明愛醫院護士學校校長張可耘博士

明愛醫院護士學校校長張可耘博士
明愛醫院護士學校校長張可耘博士

截至2022年3月底,醫管局的護士數目以全職等值計算約為29700人,今年計劃招聘近3000名護士。張校長表示,為訓練護士新血,醫管局去年起與明專合作推出護理學專業課程協作計劃,學生完成四年課程後,可獲得護理學專業文憑,完成第五年課程,更可獲健康科學榮譽學士(護理學)學位。「近年註冊護士課程申請人數有上升趨勢,收生比率約1比6,即最少6人競爭一個學額。」

醫管局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 培訓新一代護士

張校長表示,「護理學專業文憑」屬於資歷級別5的課程,新課程已開辦一年,理論和模擬訓練的學習時數都增加了,即課程時數逾1600小時,實習亦不少於1400小時,喜見學生投入學習。

因應本港人口趨向高齡化,故特意提前教授「長者護理」一科,讓同學可以早些接觸相關內容,待第二年實習時,便可以學以致用,在病房更有效地照顧長者和其他病人。另在新設的「綜合護理」一科是綜合過去3年所學的護理知識,讓四年級學生融會貫通應用所學。

明愛醫院護士學校設有不同的 模擬病房供學生學習使用。
明愛醫院護士學校設有不同的模擬病房供學生學習使用。

遊歷醫院角色扮演 熟習醫療運作和程序

受疫情影響,護校課程亦需轉為網課,張校長笑言,老師儼如化身KOL,將教學過程拍成影片,「學生雖然未能直接看老師示範,但溫習時可以重複和仔細觀看影片,亦有一定幫助。」

護校跟醫院關係一向緊密,為了增加學生的體驗,校方為學生設計一項遊歷醫院的活動,讓學生基於真實個案下,扮演不同角色,如病人、家屬、護士等,到醫院的急症室、手術室,甚至殮房等不同地方,經歷不同的護理和醫療運作,有助加深學習成效。

護校校長Tips

面試前準備:勿忘初心 留意醫療時事

醫管局護士學校共開辦兩個護士課程,除「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外,還有「登記護士(普通科)訓練課程」,前者畢業生可成為註冊護士,後者可成為登記護士。除醫管局外,畢業生可投身衛生署、懲教署、NGO、社會福利署、大專院校和商業機構等,其中醫管局註冊護士起薪逾34,000元。醫管局於3間護士學校(見下表)提供的「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每間護校提供100個學額,共收生300名。

張校長以「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的面試為例,共分為兩部分,分別是小組和個人面試,當中會有一些「兩難」的題目考驗面試者,例如發生某突發事件,同學的即時決定和處理方法。張校長提醒,申請者來面試前,不妨先問自己想當護士的初心;同時亦要留意現時世界的醫療時事。她說,由於護士需要輪班工作,同學要「捱得」、擁有強健的體魄;為人要積極樂觀,因為他們背負着不同病人的經歷,需面對很多情緒處理。

醫管局護士課程入讀條件

學護Share

黃秀清(Cherry,左)及胡志權(Triston,右)
黃秀清(Cherry,左)及胡志權(Triston,右)

胡志權(Triston):
挾空少社工經驗 疫下轉戰護士決心發揮所長

城大社會工作副學士課程畢業 ➜ 機艙服務員(約4年)及社工(約1.5年) ➜ 現為明愛醫院護士學校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一年級生

「助人是需要閱歷的。」Triston 6年前社工副學位畢業,卻選擇了當機艙服務員(空少),希望擴闊眼界。直至2020年疫情來襲,航空業成重災區,令他重拾轉職念頭,決定「還原基本步」當社工,並獲NGO(殘疾院舍)聘用。

Triston(圖左)使用教學聽診器為模擬病人進行護理程序。
Triston(圖左)使用教學聽診器為模擬病人進行護理程序。

任職社工期間,面對受助人和家屬,常掛笑容的他總會站在對方角度「幫得就幫」!「很多時需陪同受助者到醫院檢查和覆診,我留意多了醫護工作的意義,當時想社工需兼顧很多行政事務,而我希望多些時間與人溝通,經過詳細考慮後,便報讀了醫管局的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

人本工作 良好溝通、團隊精神不可或缺

輾轉兜了一大圈終回到原點,過去空少和社工的經驗卻同樣可以應用在護理工作上,例如前者每次航班都要面對不同的機組人員,令Triston很容易跟陌生人溝通和合作;加上空少同樣要捱更抵夜和體力勞動,這些「技能」正與護士的工作相同。至於後者,社工講求團隊精神,也跟護士工作不謀而合,以上一切經歷,都有助裝備他成為護士。

現時Triston會善用課餘時間返回曾任職的殘疾院舍兼職,嘗試應用這年學護訓練所學的醫護知識。他更在疫情期間參與醫管局開設的醫療支援熱線服務的義工工作。「部分患者查詢時語氣雖然不太好,但傾談過後,他們都感覺到我的真誠,最後都會多謝我們的幫助!」有機會接觸不同階層人士,增強了Triston溝通的信心和同理心,更學會疏導患者不安情緒的技巧呢!

黃秀清(Cherry):
文職人員轉投醫護工作 護理知識隨時派上用場

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課程畢業 ➜ 教育機構文職工作(約7年) ➜ 現為明愛醫院護士學校護理學專業文憑課程一年級生

大學畢業後,Cherry一直在教育機構當文職人員,是什麼原因驅使她轉換跑道當學護呢?她表示,疫情反覆,眼見社會對醫護人員的需求很大,樂於助人的Cherry希望做些有意義的工作,為社會出一分力。另一方面,由於父母年事已高,在照顧他們時開始感到力不從心,為了學習更多護理知識,在反思自己的能力和工作前景後,決心轉投醫護行列!

雖然Cherry是一年級學生,但她坦言這年所學的護理知識十分「貼地」,在照顧家人時可應用所學,「以往媽媽常說『心口』不舒服,我曾以為是心臟問題,但進修後學會觀察她的情况,發覺每次不適都是在她用餐後躺下出現,有可能是胃酸倒流,引至『火燒心』……」為此,她着母親用餐後先坐一會,結果情况得到改善。這些體驗更堅定了她修讀護理課程的意志。

老師教授Cherry(圖左)使用不同的醫療設備。
老師教授Cherry(圖左)使用不同的醫療設備。

不同學習體驗 增助人技巧和知識

課程還令她累積了不同的學習體驗,如曾到香港盲人輔導會參觀,並嘗過蒙着眼睛體會視障人士的感受,「同學以說話指引我走一段路,過程看似簡單,但卻十分講求助人者的表達能力和技巧,例如指引方向時,可輔以時鐘方向說明,務求簡潔和清晰!」這次經驗令她明白到,就算擁有一顆助人之心,也要懂得專業的技巧,才能為受助者提供適切的服務。

疫情嚴峻期間,Cherry亦參與了醫療支援熱線服務的義工隊伍,「以前大學時也做過『Cold Call』的工作,有不少被掛線的經驗,但這次卻截然不同,因不少求助市民的情緒都是既不安和焦急,語氣也不太好,但我們明白和體諒,並盡快了解對方的需要及給予適當幫助。」

Cherry希望修畢這個課程後,不只是通過考試合格,更重要的是將知識發揮在護理工作上。她已計劃通過「4+1」的銜接課程取得學位資格,日後成為獨當一面的護理人員。

晉升階梯及薪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