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20年9月11日

演藝熱情抵抗現實殘酷 舞台劇少女 夢想高飛

【明報專訊】「與其隨便修讀一個學位,做一份自己討厭的工作,日復日地『生存』,倒不如追尋自己的夢想過『生活』。」舞台劇演員黃溥然(Chloe)說。Chloe去年畢業於新加坡拉薩爾藝術學院音樂劇學系,之後回到香港追尋舞台夢。可惜有夢的人多,追夢的人少,現實的殘酷令夢想僅成一個「夢」,香港又能否容下Chloe的演藝夢想?

Chloe從小熱愛表演藝術,學習過不同舞蹈如芭蕾、中國舞等,活躍參與學校話劇、合唱團等,對表演的熱忱亦在當時開始萌芽。她說:「求學時,我沒有去想將來的職業而學習什麼,受到韓國的流行音樂的影響,只單純地想在舞台上表演。在中學畢業前,我參加了學校舉辦的音樂劇,此後便決心踏上演藝路。」

經過兩輪面試後,Chloe到新加坡拉薩爾藝術學院修讀音樂劇,學習和磨練表演技巧,為夢想做好準備。問她在求學時有什麼苦與樂?她說:「在大學一年級時,我才知道自己之前雖有多年舞蹈經驗,但在學院標準下卻僅是個初學者,加上環境和語言改變,令我想逃避每天課程,找不同藉口缺課。直到有天,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消極行為,是辜負了家人對我的冀盼和浪費金錢,而自己卻什麼都學不到。於是從大二開始,我每天也準時上課,不斷練習,看到自己進步的,真的很感動和滿足。」

負笈星洲回港追夢 疑惑重重

短短3年艱辛而快樂的大學生活匆匆過去,但等待着Chloe的卻不是機會,而是疑惑。她說:「回港後,我希望能夠打入香港演藝圈子。所有演員招募我也有參加,卻意識到原來大多演員招募都是由朋友介紹,公開招募的機會少之又少。不論電影或舞台劇,新演員難以有機會『入行』,當大家同樣有能力和適合某個角色時,為什麼不可以公開地尋找演員?」

除了香港劇界的「入行」文化需要改變外,她認為要令本地戲劇表演發展行業蓬勃,也應從戲劇教育入手,吸納更多年輕人加入行業。「香港學生每天都被灌輸要溫習中、英、數,專注商科、理科的發展。那麼藝術呢?香港對表演藝術支持不足夠,對音樂劇的介紹僅在學校音樂課上輕輕提及。小朋友對舞台表演基本概念都沒有,又怎能啟發他們懂得欣賞或支持去這個行業,遑論自費看舞台劇?舞台劇不只是演戲、唱歌等,每一齣舞台劇都帶出不同道理。」

鍾情舞台劇 表現好壞一覽無遺

她舉例獲東尼獎最佳音樂劇劇本和最佳原創音樂獎的Urinetown:「這音樂劇帶出金錢不是萬能,世界也不是非黑即白。讓學生們帶着不同觀點欣賞戲劇,教導學生批判性思考,對比每天『填鴨式』的教育,不是更能令學生成長嗎?」

演藝界本身的入行機會已不算多,而舞台劇比電視和電影顯得更為「冷門」,可是Chloe始終鍾情舞台劇。「對比電視拍攝,舞台劇的反應更加即時和真實,不論演得好與壞在台上都是一覽無遺。我也喜歡用這種方式演繹他人的故事,當中獲得的滿足感和感動是無可取代。」

疫情打亂計劃 家中練兵

Chloe找到自己的熱情,也得到家人支持去追逐演員夢;在她本來對前途充滿期待時,突如其來的疫症卻令她的計劃暫時擱置。她說:「如果不是疫症的影響,我可以參加不同舞蹈班、戲劇大師課程、試鏡等,讓自己變成一個海綿一樣去吸收更多的知識和提升表演技巧。現在只能在家練習,為未來作準備。」這條演藝路看來並不平坦,遇到很多波折,但Chloe無悔地向演員目標進發,令夢想不再只是一個「夢」。

文:Kris Chan

編輯/ 王俊杰

美術/謝偉豪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相關文章
Article Search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