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20年6月29日

檢疫中心醫生:誰未哭過不正常 高峰期日收數百人壓力爆煲 曾遭檢疫者掟渠蓋

【明報專訊】火炭駿洋邨於7月底停用作檢疫中心,疫情期間,最高峰時一度有5個中心同步使用,衛生署總動員出動。曾有於鯉魚門公園度假村的檢疫者情緒激動,不滿被隔離,拿坑渠蓋扔醫生。衛生署主任顧問醫生(家庭醫學)范婉雯憶起壓力最大的時期,笑說「邊個未喊過,我覺得係唔正常」。

駿洋邨沒冷氣 醫療站從零開始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本港一度有6個檢疫中心,包括鯉魚門公園度假村、麥理浩夫人度假村、翠雅山房、曹公潭戶外康樂中心、駿洋邨及八鄉少年警訊永久活動中心暨青少年綜合訓練營,累計逾9500人入住,其中逾210名使用者確診。衛生署共派100名醫生、250名護士,連同志願人員,一共500至600人在不同檢疫中心工作。民安隊亦曾派4萬人次,合共服務約40萬小時,負責統籌中心各部門,醫療輔助隊亦有協助中心運作。

每個檢疫中心地理位置各有不同,工作也有別,例如鯉魚門依山而建,醫療輔助隊一級輔助護士甄靜雯說,夏天時穿著整套防護裝備,從度假村入口上斜坡,每每汗流浹背。駿洋邨是未入伙的屋邨,沒有冷氣,衛生署高級醫生梁金惠笑說當時該處好似山窿一樣,「要開天闢地」,由零開始建設一個醫療站。

梁金惠SARS時已在當時的檢疫中心工作,他形容那時「連對付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怎樣穿個人防護設備,N95口罩更要自費購買。SARS後,衛生署每年有演習,48小時內要開啓到檢疫中心。雖預期這次抗疫時間比SARS要來得長,但認為現今情况比SARS時清晰。

稱檢疫者驟遭隔離 籲關注入住者心理

衛生署醫生梁麗娟表示,不少檢疫者都是突然知悉須接受檢疫,與想像的落差大,「好似要坐監一樣」。於鯉魚門度假村,有人情緒激動,質問梁為何不能家居隔離,在電話內不斷罵她。梁說,最深刻的是曾有人悄悄收拾包袱向工作人員宣稱「梁醫生」允許他離開;更有人氣上心頭,拿牀邊雜物、甚至坑渠蓋扔向她,幸沒扔中。她有時更曾擔心被人「私了」,故認為要關注檢疫人士的心理。民安隊高級行動及訓練主任何永禧說,有義工組織曾在駿洋邨檢疫中心安排整棟樓的小朋友舉行繪畫比賽,讓小孩有所寄託,亦讓家長稍稍放鬆。

醫護滿足:檢疫者由生氣到感激

范婉雯說,最忙碌的時候要算是同時間5個檢疫中心一同啟用,每日數百人被送至檢疫中心,醫護檢疫人員忙得不可開交,大家多次因壓力爆煲而落淚。梁金惠則說同事們「拉到好緊」,不過看到檢疫人士從不解、生氣,到向他們道歉,最後充滿感激地離開中心,讓他們感到滿足,未來亦準備好長期作戰。「做咗醫生咁耐,到退休,這次疫情的工作會在我腦裏不斷重複回味。」

明報記者

(抗疫新階段)

Article Search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