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20年5月20日

Uber前高層轉攻安老科技 稱「痛點」不止院友生活 更要理解照顧者

【明報專訊】2015年8月,警方展開「破繭」行動,打擊「白牌車」服務,拘捕多名Uber司機及職員,包括當時Uber香港團隊第一名員工佘雋知。佘雋知曾說,當時在警署「黑房」感沮喪,但認為經歷可助他走得更遠。他前年辭任Uber香港區總經理,加入新世界發展旗下康健護理品牌「仁山優社」。由交通轉到安老,他說服務受眾更廣大,由服務個人變為服務家庭為單位,但不變的是他以科技改善社會問題、提升用家體驗的想法。

明報記者 林穎茵

疫情下加速傳統行業應用資訊科技,安老院禁探訪,有的利用機械人、互動軟件等聯繫院友及家人。「我們是第一批安老院讓長者以視像通話與家人保持聯繫。」仁山優社行政總裁佘雋知說。

擬推電子商貿平台 引入遠程醫療

仁山優社旗下安老業務目標並不止於此,佘雋知說,安老院服務對象不止院友而是家庭,「痛點」不止院友復康、生活問題,亦要理解照顧者需要。他透露正籌備電子商貿平台,「院友的家人大多不可能每天前往探望,平台讓家人為院友購買增值服務、活動或必需品」,料今年內推出。他們亦正計劃與醫療集團合作,引入遠程醫療。

佘雋知說,以往在Uber的工作主要服務個人,最初Uber來港,用家覺得「有型」;現時服務對象擴至家庭為單位,主要用家為長者,「一般人以為科技是後生仔的玩意,較願意接納創新技術,其實健康及養老產業才是朝陽行業,因為人人都會老,老的人愈來愈多,消費力不能小覷」。故公司積極參考安老成熟地區如日本、歐洲,引入樂齡科技,亦與本地科技產業聯繫,購置及開發本地適用的產品(見另稿)。

「養老產業才是朝陽行業」

一如Uber召車或金融科技等科技業務仍待政府「拆牆鬆綁」,佘雋知說私營安老院痛點更多,如未能像公營或非牟利機構院舍獲政府津貼或租金寬免,「租金、人手的開支都無優惠」,冀政府支援業界,公私營一同「做大個餅」,提升安老服務體驗,追上成熟地區質素。

Article Search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