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10月3日

自設平行時空桃花源 開拓花藝人生•如薑

【明報專訊】「以往做平面設計經常使用顏料,花草現在就是我的顏料。」本名Ada,後來改名Ginger,由一個普通家庭主婦搖身一變成為花藝師的薑姐,面對人生種種,希望自己也如薑一樣,愈老愈辣。「人生低潮期特別需要力量,名字似乎是當時一種有形而實在的推動力,提醒自己,個人聲音不要被淹沒。」萬事萬物互相緊扣,設計底子令她對身邊事物都敏感,而花藝正好把她帶入人群之中。

1. 怎樣與花結緣?

自己鍾意花,對植物有好感,以往在家百無聊賴時會種花,久而久之便種滿了一室花草,跟現在的工作室看來差不多。有日閒在家中,頓覺空無一人,兒子都長大了,突然感到自己在虛度光陰,於是把心一橫便跑去學花藝,自覺是可以應付的事。那一個月的課程其實似啟發多於學習,自己動手創作的機會不多,一直到後來跟個別老師進修基本技巧,加上Mite從旁協助,信念才愈來愈強。

2. 花藝如何改變你的生活?

誠然,一個人也可以在家插花自娛,但無人共鳴,容易跟世界脫節。花藝卻開拓了我的人生和眼界,帶我走進了另一個世界。有時眼見客人收花時的愉快表情,還得到一些品牌的肯定,會發現自己透過花藝對人的影響力,令我自覺有存在價值。說到底,創作很多時就是需要別人的賞識,需要一個更大的舞台,需要與不同人合作。

3. 什麼是美?

美是不同年代不同人對事物的看法,在我而言,如果有一種東西能令你怦然心動的話,那就是美。例如當人置身於大自然,一刻被眼前風景所動,想一望再望,這就是美。

4. 見過最美的畫面是……

無可否認,世上最厲害最偉大的藝術家一定是造物者,人身處在千變萬化的世界之中是一個非常奇妙的組合,我們的肢體、內臟,甚至細胞,既有功能,卻又彼此與別不同。試看看深海中的魚,所有顏色拼湊、構造是那樣美妙。天空是我見過最美的畫面,特別是黃昏至晚霞的色彩變化,百看不厭。

5. 花的生命短暫,美麗是否同樣無法永恒?

人總是貪心的,既想要靚又想要永恆,然而兩者本來就難以兼得。雖然鮮花的生命短暫,但當順應自然,那一瞬間的獨一無二,卻能成為一件超越時空的藝術品,這都是乾花和永生花不能取代的。

6. 在繁囂社會中,通常以怎樣的心情創作?

每日聽到外面槍林彈雨的聲音,接收太多資訊,凡人都覺得困擾,如果還將太多個人感情帶到工作,的確會把花插得一團糟。我會自設一個平行時空,容許自己轉換心情,適時自我隔絕外面的世界。工作室就像我的一個桃花源,我可以在花草間放任自己心中的小孩。每當回到這裏,我和Mite都會先燃點香氛蠟燭、放音樂,就像儀式一樣,嘗試把自己放到一個舒適的環境裏面,放低手機。現今都市人就是太缺乏me time,長期不斷重複生活,不懂得抽離。在亂世中要照顧好自己,不能令自己油盡燈枯,不然如何再走下去?

7. 現今社會上,兩代人之間有什麼問題?

溝通。但前提需要一個公平的溝通平台,雙方才可互相尊重,了解彼此的想法,不然只會各執一詞,最終一拍兩散。

8. 時裝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

時裝對我的意義是傳承。受媽媽影響,從小喜歡時裝。小時候她經常帶我逛街,看很多漂亮的東西,看得多,便知道什麼是好,這是非常好的美學訓練。我大部分首飾都是媽媽留給我的,我遺傳了她的美感,而她亦以我從事藝術創作為榮,所以至今遇有重要和隆重的場合,我都會戴上這些首飾,便感覺她陪伴着我,有安心的感覺。

9. 你的時裝風格是……

我沒有特定的穿衣風格,買衫但求舒服、自然、自己喜歡的,我只穿平底鞋,覺得不需要跟潮流走。鍾意就自然靚。

10. 這世界上有什麼東西的價值被人高估?

金錢。香港人對自己好殘忍,做事往往都以金錢掛帥,並以此作為人生最大得益,一生奔波勞碌,為餬口而忽略了身邊美好的人事物,長遠來說是一種缺失。

■ Profile

薑姐(Ginger) - 行將60歲,1980年代曾為博益叢書、《小明周》及《明報周刊》等擔任平面設計師和插圖師,後因家庭需要而放棄職業,成為全職主婦;4年前與兒子Mite共同經營網上花店GingerMite。

文/ Chan Sam

編輯 /陳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