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9月11日

無線電專才黃偉權 大氣電波搭通天地 救人一命

【明報專訊】21世紀是N世代,人人上Net,那還有人用無線電嗎?是有的啊……無線電可在無Wi-Fi的山中任意通話,無線電可在斷電天崩地裂的大災難當前,在空氣收發求救的聲音,且還可傳播信息!「有一次我在山野活動中收到信號,立即跑去現場,救了一名心臟停頓的人,我感到無線電給我一個重任。無線電也是香港萬一面對大災難時的其中一根救命草!」說這話的是香港業餘電台聯會(HARTS)會長黃偉權(Rudy),80後Y世代出生,當還未興起宅男時,中二的他已遛逛鴨記,找尋零件砌出無線電通訊系統……

因收到無線電信息,在2015年救人一命,這是Rudy也意想不到的。那天是12月13日,北潭涌有一傷健山野活動,香港業餘電台聯會(HARTS)在附近設了義務通訊支援站,義工正是Rudy,那時的會長是Sunny叔叔,Rudy是秘書,但無論誰是會長副會長,抑或技術統籌主任或通訊支援服務中心經理等執行委員會職責,他們同樣有一個故事——少年時代已迷上無線電,中學歲月有數不清的日子夜夜伏在自已砌的電台前,時刻「沙沙地」尋找遠方的他或她。

「我第一次玩遠程無線電通訊,搭通的是一個新加坡無線電台,This is Victor Romeo 2 Uniform Sierra Papa(VR2USP,是Rudy的無線電台,2003年考牌)from HK,令我感動的是,大家一直講英文,突然他跳出一句廣東話,吓!識講廣東話?『我移民新加坡20年了,我是香港人,20年沒用無線電了,好開心第一個通訊竟是香港人!』」無線電世界文化豐富,在大氣中大家通話over後,會向對方所屬聯會寄上一張信號卡,上寫電台名、頻率、接收時間和地點等,猶如明信片,大家儲着,有些來自遠方的俄羅斯,有些來自海上水手。

Rudy說,無線電的樂趣,充滿尋尋覓覓的驚喜,也充滿改良無線電技術的毅力,與即食文化的internet完全不同。Rudy和新加坡港人通訊,R為什麼不是Ricky是Romeo,S不是Sugar是Sierra?原來這又是他們的一套文化,全球的無線電友都採用國際民航組織(ICAO)的英文解讀法,能減少聽錯情况。因為電波傳千里,傳到時可能很弱,一個讀音可能少了一截。在沙沙聲中談話,隨時也會失聯,怕是那人在船上航行……

走進茶果嶺HARTS的無線電通訊支援服務中心(HARTS CSSC),桌上一座座無線電機,還有兩支架在戶外的天線:一是「短波用八木天線」電動升降天線塔,能收發全球信號,另一天線則是VHF和UHF用的Ground-Plane天線「短波V偶極子天線」,這真把平日只有一部手提電腦寫稿的記者看得頭暈。

那不如back to basic,回到起點,究竟什麼是無線電,什麼是業餘無線電台,為什麼在大災難當前,它可能會是香港其中一根救命草?

中二迷上無線電 牀頭搭「通訊站」

「我是中二開始迷上無線電的。那時我和幾個同學幫手學校運動會,老師叫大家一人拿一部walkie talkie,當時我仍不知那就是無線電,但我們感到很神奇,一人一部就可以在整個球場通訊;這之後,我和同學跑去鴨記(鴨寮街)買零件回家砌無線電收音機,我家住北角,竟然可以和炮台山及遠至東九龍的人通訊……」那時開始,幾個同學一頭栽進無線電世界,Rudy也遇上交流無線電科技的無線電台。「我睡家中的碌架牀上格,就在牀頭搭個小位放我的無線電通訊。我還有一個妹妹,父母也沒有反對我迷無線電,但阿媽就有講,我見Sunny(陳來新,2008至2009、2013至2018年度會長)多過見她!對啊,HARTS猶如我的第二個屋企。」在自由空間發射無線電波,每個人也可以是一個電台,所以Rudy說,他們是業餘電台聯會,把電台聯在一起,目前有活躍會員320人,在香港,VHF144.0-146.0MHz、UHF430-431.0MHz及435.0-439.8MHz為常用的合法業餘無線電頻率,而香港的無線電台牌照法例,仍沿用英殖民時代。

話明業餘電台,會否不夠專業?Rudy卻笑說,業餘才是專業!「我們會鑽研,不似一個保安拿着無線電對講機,永遠都停留在對講而已。」HARTS向政府申請多年,終在2014年獲批茶果嶺山邊一塊地,佔地約9000平方呎,該處原先荒草萋萋,他們一班會員一手一腳斬草除根,除請人鋪石屎地台,其他由鋪地板、搭組合式空間,都是會員砌成,這麼投入的會員,真有點不可思議。記者想借洗手間一用:「啊!上洗手間這裏有點麻煩!」怎麻煩呢,原來要出去找廁所,因這裏根本沒有。「要建一個洗手間,需連接駁往污水渠,合乎香港法例的,大概要200萬港元……HARTS已有90年歷史了,現在是非牟利慈善團體。2018年我們的義務服務時間為10,013小時,獲社會福利署頒發2007/18年度義務工作嘉許金獎。」不講不知,香港越野跑毅行者100公里,由HARTS提供義務通訊支援服務,沿路設10個通訊站及一些分支小組,為跑山者發送求助信息。

茶果嶺荒地建HARTS服務中心

不要誤會Rudy的正職就是會長,這其實是他的興趣和專才,他的正職是復康服務助理:「無線電給了一個年輕人很多東西。沒有無線電,我只是一個會考得5分的學生,但因為對無線電的熱愛,我找到人生方向,HARTS的工作,令我大開眼界,好像受邀接受紅十字會的訓練,到加拿大學習災難時的應急支援服務,包括搭建拯救基地帳幕及後備發電機等。」

Rudy每年個人服務時數也不少,達300小時。文初提及那次在北潭涌救人一命,正是他當值HARTS服務:「那天收到信息,我立即跑過去看,發現倒在地上的人已沒有脈搏和心跳,我用無線電call回指揮中心,情况太緊急了,救護還未到,我先替病人用CPR(心肺復蘇法)——因為無線電服務,我們都會去上急救課。」做了CPR後,病人毫無反應,剛巧旁邊有一名跑手是休班消防員,Rudy立即着他跑去就近的漁護署(北潭涌的西貢郊野公園遊客中心)拿AED(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 :「他跑得很快,拿着就回來了,第一次AED分析病人,卻說不需要電擊,於是我繼續用心肺復蘇法,病人仍是無心跳脈搏,再用AED,這次說要電擊,我電擊了一下,就見病人回復心跳了。」看着一個生命重生,那份喜悅不言而喻,然後他把病人交回趕到現場的救護員。

神秘的大氣電波令Rudy能與人海茫茫的另一方通訊,令他能實實在在感受一個人的體溫和生命,實實在在為他的人生打氣:「這給了我很大的動力,令我不能放下無線電,以前中學時代是為了找人聯繫,現在出來工作,則多了一份責任感,以專業救人。2005年底,HARTS成立了香港第一隊應急通訊(ARES)小組,時刻候命,旨在災難時為香港提供緊急通訊網絡,以協助拯救人命及財產安全。」

或者,無線電真的能在大災難時,作為一根救命草。想想,萬一有大災難,香港斷了電,進入黑暗世界,還有internet嗎?但無線電還可利用簡單low tech但可靠的器材,與其他電台建立臨時應急通訊網絡。無線電常備應急的充電池,Rudy笑說:「我中學時,就是晚上和電台通話,『你吃飯未呀,over』,用到深夜無晒電,瞓覺前把電池充電,第二天放學就有得用。」

■Profile

黃偉權(Rudy) - 80後,香港業餘電台聯會(HARTS)會長,每年義務工作達300小時,正職為復康服務助理。因為是無線電專才,Rudy和前會長Sunny被紅十字會邀請加入緊急應變組隊員訓練,曾被送往加拿大接受地震及其他大災難現場救災訓練。中二開始到鴨寮街買無線電零件,DIY無線電台,開設個人無線電台VR2USP。

◆給香港的話:

「『人生』不單是學歷和成績,而是由生命裏經歷的一點一滴累積而成,開放自己,會發現更廣闊的視野和胸襟。」

(發現香港)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美術/謝偉豪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