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11月30日

戲曲中心率先睇 茹國烈:最重要有人「用」

【明報專訊】「如果細團有質素,我們願意一同冒險。」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說。等了二十年,西九文化區首個大型表演場地「戲曲中心」終於在下月底開台,以例戲《碧天賀壽》、《六國大封相》打頭陣,迎來明年開幕劇目《再世紅梅記》。戲曲中心耗資約二十七億元,工程與整個西九文化區一併落後,六年前選定設計後動工,建築樓高八層,卻曾惹來貨不對辦批評。訪問當日工程進行中,茹國烈帶領參觀中庭及二樓景觀,坦言最重要有人來「用」,培養藝術氛圍:「戲曲好,自然有人買票;場地有文化活動,自然不會有人來走水貨。」

剛坐下,茹國烈先說一下殿堂級的「用」。「兩年前左右,我們嘗試邀請仙姐(白雪仙),一開始她婉拒,之後再三討論才肯定到。一個殿堂級劇院,當然要有殿堂級內容。」茹國烈提及力求完美的白雪仙,字裏行間表達敬意。戲曲中心完成《再世紅梅記》抽籤登記及首輪購票,將於明年一月上演,由白雪仙擔當藝術總監。劇目乃著名劇作家唐滌生最後作品,於一九五九年首次公演,劇作將棺材及鬼魂角色呈現舞台,當年可謂前衛之作。茹國烈認為事隔一甲子於戲曲中心再演,象徵新舊交替,合適不過。

跟足傳統 祭白虎破台

如未夠幸運抽中抽籤登記,下月戲曲中心將率先舉行開台日及共八天開放日作為前奏,十二月十一日起可於網上登記門票,費用全免。茹國烈進一步說,戲曲中心開台跟足傳統,早前已閉門完成祭白虎儀式。祭白虎乃破台之用,務求演出順利,他解釋:「其實是一種信仰儀式及藝術的結合,但不是表演給人看的。我認識及考察很多廣東地區的戲團,文革時期有『破迷信』行動,之後好多地方都失去此類儀式,沒有再做了,香港希望可以延伸下去。」

開台日由八和會館於大劇院上演《碧天賀壽》及《六國大封相》。大劇院約有一千個座位,主調為紫色,早前茹國烈於講座公開最新內部照片,設有類似樓座的設計,照顧兩側觀眾視野。茹國烈認為,戲曲中心補足本港大戲高級規格表演場地,後台亦有足夠空間的化妝室。而於面積較細的茶館劇場,有二百三十多個座位。西九今年公開及完成招募「茶館新星劇團」,即將面世,茹指出將來每星期均於茶館劇場演出,全由新星擔綱,望給予磨練平台。大劇院具氣派,茶館則有其韻味,然而座位數量距離甚大,前者票房相對大風險,西九如何幫助「推」細團上大台呢?

戲曲中心活動分西九自行製作的節目、委約項目、外租場地。官網顯示外租場地形式是基本收費加票房分帳,支援本地中小型劇團發展。茹國烈說現時訂立收取百分之八的票房分帳,兩個場地目前共有二十多個預訂申請,以大劇院佔多數。根據網站列明的價目表,戲曲表演日基本場租為二萬二千元或以上,加票房分帳。相對康文署轄下高山劇場劇院,同擁約一千個座位,標準場租只約八千八百多元,較西九便宜逾一半。茹國烈指出劇院配套各異,難以直接比較,西九仍在觀望本地劇團反應,他說:「有些本地細團都在詢問大劇院價錢,要看看他們條數如何預,及劇目內容。」他指出,開幕首年戲曲中心自行製作或委約項目會比較多,大約一個月一次。

「不要用福利形式推動藝術」

「我們不要用福利的形式來推動藝術。」茹外國烈搖搖頭說,委約作品可以減輕細團財政壓力,然終歸視乎創作質素。他以唐滌生為例,起初其作品也被人說太文雅,用字過深,但時間證明作品可以脫穎而出,支持着整個粵劇發展。茹國烈自信地說,戲曲中心的眼光最為重要:「如果創作好,即使是細團,我們可以一起承擔。創作人不要說『我好慘,幫幫我』,應該說服我作品質素高,只是現在不夠多人知。如果藝術做不好,觀眾看完後憎了我們劇院及某個art form(藝術形式),那就更麻煩。」

小藝團:可大膽擴闊市民「戲曲」認知

有小型戲曲藝團向本報表示,既然已經有油麻地戲院、新光、高山劇場等以粵劇為主的演出場地,戲曲中心大可以大膽一些,擴闊市民對「戲曲」的認知。他們指出戲曲可以是演戲、清唱、說唱。所以,戲曲中心應該協調各項委約創作,使類型更多樣,同時每個節目有鮮明的創作角色。茹國烈指出西九一向挺放膽嘗試。例如前年曾與桃花源粵劇工作舍推出《香夭.生死相許蝴蝶夢(捌拾大版)》,從唐滌生約五十套劇目抽出歌詞,串燒演唱,反映個人及社會反思。另外,《霸王別姬》(新編)亦由年輕藝術家自編自導自演,重組項羽與虞姬經典情節,化為一個多小時的簡約版本。未來,戲曲中心望共肩傳統與創新。

「之前山竹我也很怕吹成如何,誰知只是倒了樹。」茹國烈曾於講座中提及戲曲中心的新穎設計,為流線形幕牆式出入口,即無可關上的大門,保持通風,因此中庭不設冷氣。建築採用移居加拿大的建築師譚秉榮設計,雖然中途因物料問題修改,外牆鋪設逾一萬二千塊「銀葉片」,依然呈現「氣」的概念。可惜建築師前年猝逝,終年七十五歲,未能目睹開台盛况。

茹國烈帶領導賞最後趕工中的中庭,梯田設計讓人可坐下休憩,亦種植了一些樹木,突顯簡潔美。中間位置現時搭建了一個由廣西侗族傳統木工師傅製作的展亭,內裏展出本地攝影師謝至德作品「戲曲中心的歷程」,向工人致敬。茹國烈指出本港鮮有類似空間,希望能凝聚市民。戲曲中心位於中港城碼頭旁邊,亦可謂最貼近市區行人道路,意在方便長者前往。對於有意見提出戲曲中心開後被人霸佔,茹國烈認為要講求「教育管理」:「你不用,當然有人會去坐。香港人很相信管理,我亦認為要管理,但我覺得要管理,不是靠找保安員趕人走,而是靠場主放什麼節目、活動下去,令個地方有一種氛圍,乃文化氛圍,那人們就不會在走水貨吧。人們會開始明白,這個地方是在做什麼。」他說之後或會陸續推出表演、市集,重塑戲棚的活力氣氛。

說及陸港矛盾,戲曲中心英文名字使用普通話拼音,由二○一三年訂立以來已被嘲諷「私處」中心,開幕宣傳又再引起一波熱論。輿論普遍認為Chinese Opera有約定俗成理解,有利各方言語人使溝通。茹國烈一再引用學者及業內人士指Chinese Opera為西方用語,歐洲歌劇與其文化密不可分,加上主要圍繞「唱」一環,跟戲曲唱、念、做、打大為不同,因此不太合宜。今次回應更見強硬:「的確,Chinese Opera是一個約定俗成的理解。不過,個名其實是錯的,錯了成百年,我不覺得我們想它錯多一百年。然而希望大家了解作為平時溝通及描寫內容簡介,我們也會用Chinese Opera、Cantonese Opera等。」茹國烈認為漢語拼音Xiqu Center能展示戲曲作為中國文化的體現。他重申戲曲中心主力支援本地藝團演出發展,希望市民重視其傳承文化地位。

■開台日演出《碧天賀壽》及《六國大封相》

日期:2018年12月30日

時間:下午3:30

地點:戲曲中心大劇院

■開放日演出

日期:2018年12月30日至2019年1月6日

網址:www.westkowloon.hk(免費門票將於12月11日起接受網上登記)

■「戲曲中心的歷程」展覽

日期:2018年12月30日至2019年3月31日

時間:上午10:00至晚上10:00

地點:戲曲中心中庭

門票:免費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