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11月5日

8年9開腦演員夢碎 再生勇士轉場重踏舞台

【明報專訊】舞台上謝幕,燈一關,圓滿了一場好戲;但「人生」這齣戲,卻未必圓滿。24歲的張賜豪,12歲起受腦積水及腦瘤困擾,8年間9次開腦,因手術後遺症,視力跌至只剩兩成,懷着演員夢的他,被迫在戲劇舞台「提早退場」,「但每個人終會找有自己的舞台」,如今的賜豪到處演講,勉勵同路人,他昨日獲封「再生勇士」再踏台板,雖然身分不同,賜豪說「仍然很享受」。

當人生教練引導別人 身分不同「仍享受」

為何愛演戲?賜豪說源於患病,「做戲如給我一個面具,忘記現實中的苦難」。12歲時失禁入院檢查,發現有腦積水及腦瘤,19歲時他考入浸大電影學院,但開學兩個月卻確診腦癌,開刀後不但記憶衰退、體力變差,並有嚴重視障,最終只能放棄演員夢。

賜豪說,外人常時見他笑面迎人,因為他最愛扮演「傻氣」角色,「但不能騙過自己」,他曾因病多次質問上天「為何要這般對我」,問後即不禁獨自垂淚。他說相信佛家輪迴說法,自感「或前世做過很多錯事」,又說雖名為「賜」,卻從未受過上天「賜福」。

見父母白髮 廢青變奮青

戲劇要好看,在於轉折點,而賜豪的「magic moment」是見到父母一頭白髮,將他由「憤青」變「奮青」。他憶述4年前,模糊的視線「突然閃過銀光」,再頓一頓看清才知是父母的銀髮,「那時驚覺父母也老年,不能再自暴自棄做『廢青』,便下定決心振作」。機緣巧合下,在「香港失明人協進會」認識了人生教練這職業,笑言「死剩把口」的他說,現在亦很有滿足感。賜豪表示,人生教練並非分享自身經歷,反而是聆聽別人,從中引導對方正向思考,解決問題。

人生多舛,但賜豪從不認為「死可一了百了」,深信佛道的他說,「人死後要輪迴,要經歷18層地獄」,反問「如果死後也要接受磨難,何不在世時鼓起勇氣面對?」

雙親夫女均患癌 癌病婦:上天禮物

宗教是信念,為人帶來希望,佛教與基督教亦然。另一再生勇士、57歲的江來珍9年前確診患第一期乳癌,雙親分別因淋巴癌及皮膚癌離世,丈夫和長女亦相繼患癌,常人或許萬念俱灰,她卻說「這是上天的禮物」。她說反而因患病收到親友關心祝福,面對死而無懼,「只是回到天家懷抱」。

丈夫9月急病去世,江說有感生命無常,亦坦然接受,「病後學懂放下執著」。她患病後愛上跑步,去年底獲得越野賽分齡組冠軍,她說特別愛跑山路,「會有好多彎路,就像生命之中困難,但憑信念便可跑到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