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7月26日

繪本作家書展談創作 沒有血癌 「不可能有幾米」

【明報專訊】「他喜歡向左走,她喜歡向右走……他們始終不曾相遇。 」全場數以百計讀者鴉雀無聲,聽着台灣著名繪本作家幾米磁性的聲音,讀出自己的作品《向左走‧向右走》。若當年沒有患癌,可能不會有出現在香港書展講座的幾米。成名過後面對巨大壓力,創作同樣讓幾米得以釋放。

1995年的春天,過年後不久,幾米確診血癌,他形容當時天昏地暗,人生從快樂、平凡、沒壓力,漸進入死亡境界;幸運地,經化療後,他活了下來。1998年,幾米開始創作,一做就是20年。昨日講座期間,幾米共讀了5本自己的作品,包括第一本《森林裏的秘密》,以及獻給化療時醫生和護士的《微笑的魚》等,每本著作背後代表着幾米的人生經歷和想法。

成名感壓力 「一點不快樂」

幾米成名後收到很多採訪邀請,面對大家高度關注,連自己也覺得要做出更好的作品,開始有巨大壓力,「突然沒法面對自己的生活」。那時,他創作出《幸運兒》,故事中有一個又高又帥和有翅膀的董事長,所有人都關注他,但和幾米一樣,他一點也不快樂。董事長的誕生,讓幾米把壓力釋放,如同之前一樣,透過創作、繪畫去紓緩疾病的陰影。

「化療太激烈 突然就開竅」

如果沒有患病,會不會有幾米?他說,這是假設的問題,但生病讓他捉住了創作的機會。他笑言,這場病可能「打化療打得太激烈,突然就開竅了」,整個人變得很「易感」,當時坐公車,看到結婚的禮車經過也會淚流滿臉,認為是美好的畫面,但自己卻因患病,自覺很快就要離開。他說,人生的起伏太神奇,若不是有這樣的經歷,可能每天還在說去購物、看電影,「大概不可能有幾米」。

籲年輕人創作「必須馬上開始」

幾米鼓勵有創作想像的年輕人「必須馬上開始,且持續及專注」。他說,這聽起來簡單,但實行卻很難,現實有太多事令創作受阻,但創作本來就需經過不斷磨練。「只能低頭下來,一筆一畫畫出我們想要的世界。」他希望作品讓讀者「在灰暗的城市裏,有點色彩、有點溫度」,就如《向左走‧向右走》的主角、《星空》中勇敢的小男女,面對世界時,有一點色彩。

明報記者 陳嘉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