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6月26日

回到人生第一份工 夢想現實 相距多遠?

【明報專訊】又來到畢業的月份。

離開校園,年輕人陸續進入社會工作。你還記得第一份工嗎?遇到的是傾囊相授的好上司,還是卸膊麻煩的衰同事?遇到的人與事,對你往後的職涯發展有什麼影響呢?學到什麼一生受用的知識?三代「Marketing人」回到職場最初,分享第一份工的難忘點滴。

「小薯」工作 打開marketing大門

陳立業(Lambert),60後,本版「跨界特工」專欄作者,市場策劃專家,當年於電訊公司擔任總經理,推出One2Free品牌,起用郭富城任電視廣告主角,令廣告片主題曲《愛的呼喚》及品牌人氣急升。這個在「孖屐亭」頗有名氣的市場人,第一份工竟是在加拿大當行政「小薯」。

喜愛動物的Lambert,本打算當獸醫,但家人希望他大學修讀與商業有關的學科,將來有利工作,或繼承家族生意,於是他在多倫多大學選讀經濟學,一個看似與商業有關,其實又不太相關的學科。

多刻板工作 也有東西學

畢業後因舉家移民加拿大,Lambert亦自然在當地求職。因年紀尚輕,面試官一度誤以為他找暑期工。新移民在加國求職不易,他回憶當時見工面試都有一定次數 ,「大學讀經濟,並非什麼專業,都不知可找什麼工作,那邊(加拿大)不是機會處處的地方」。

後來他獲一間大型印刷機生產公司聘用為Logistics Administrator,在維修部門擔任行政支援工作。當地公司文化輕鬆,下午4時同事已準備下班,Lambert負責的都是手板眼見工夫,剛畢業的後生仔不會覺得大材小用?「始終是第一份工。一份工不管多刻板,都有東西學到。今天回看,我覺得那兩年無浪費,我學到一間大型公司的運作模式,一盤生意如何經營,未悶到要辭職。始終對我來說,什麼都是新的。」

家人對Lambert影響很大,亦因而建立了他對事業的價值觀,「家人給自己許多訓勉,例如叮囑我不要轉工,跳來跳去不好,同一份工慢慢升,慢慢學」。做了兩年,讓他決定辭職回港發展的原因,乃因對音樂的興趣,「當時聽了一隊香港福音樂隊的歌,很想加入他們,於是辭職回港,自薦加入樂隊。有認真考慮過的,覺得香港1980、90年代經濟起飛,找工作不會比加拿大難。我不需要飛黃騰達,目標都是有份穩定工作,滿足生活基本支出,有時間空間做音樂,已經好滿足,沒刻意規劃個人事業」。

Lambert回港後的第一份工,是在一間美國隱形眼鏡公司擔任行政人員(Administrative Officer)。「回港見了3份工,這份最快請我,做的都是和加拿大那邊差不多的行政工作,行政、倉務、客戶服務等。」聽從家人意見的Lambert,因為三叔的一句話,讓他遇上個人事業的轉捩點,「三叔跟我說『做admin無出色』,他笑我不要成世做行政,人工又低,建議我轉行」。三叔建議Lambert轉做市場策劃,即使對這行業毫無概念,他仍選擇聽從,「當時仍處於自我探索階段,覺得可以聽不同人意見,於是向上司表示想轉做marketing。上司很好,見我有興趣,就讓我負責市場部門的工作,邊做邊學」。

開放自己 邊做邊探索

這個轉變讓他大開眼界,亦因此讓他開始思索個人事業發展,「出廣告、構思宣傳活動、聯絡傳媒等,都是新事物,以前的行政工作,相較下真的很刻板」。Lambert表示最需要適應的是轉變心態,性格上要多開放自己,踏出第一步探索新事物,「當時亞視有個電視節目叫《活色生香》,專介紹一些新穎時尚產品,適逢公司首次在港引入顏色隱形眼鏡,我想不如主動一些,看看對方會否有興趣報道」。結果,他讓公司產品在該節目出現,變相替公司宣傳。找對了方向後,他開始半工讀,在當時的香港浸會學院進修市場學,後轉職至電訊公司CSL,又先後到知名的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及清華大學進修,由當初一個行政初哥,跳躍到今天的市場學專家。

畢業時的理想職場

我不是野心大的人,工作穩陣,支持到生活就可。最好自己做自己的事,不想管人,最多只做到『第二大』,因為有困難時,至少會有上司同我一起撐。

現實是……

沒想過最後會成為管理層,曾管理過逾3000人的團隊,但我十分感激這個機會,因事後回看,其實自身性格較看重他人感受及人性化管理,所以頗適合處理員工關係及人事管理工作。

文:歐慧兒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