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11月15日

洪潔薇退下新聞火線 專注濃淡水墨世界

【明報專訊】她是資深傳媒人,曾為電視台的新聞主播,立志服務社群的女子興趣多多,對世界充滿好奇,曾任職外滙經紀與議員社區事務助理、國際木偶藝術節的展品助理。剛踏入新聞界即被上司認定為有能力處理奇難雜症的「神奇女俠」,一天工作12小時等閒事,同時籌備五六個新聞故事乃家常便飯。人到中年,選擇落戶於一個極需安靜和專注的藝術世界,透過水墨的濃淡與古琴的深沉雄渾與世界連結。

上世紀九十年代,踏足新聞界的年輕女記者正在為接下來的一場記者會作準備,因為受訪者是時任九廣鐵路管理局主席兼行政總裁楊啟彥,她打算問有關早前的九鐵事故。

問得好!不一定是好事

記者會開始不久,年輕記者終於有機會發問,楊啟彥聽到問題的反應是:「你問得很好!」事實是在她發問之前,沒有其他行家提出類似的問題,她心裏暗喜,急不及待跟好友分享,換回來的卻是一盆冷水:「你知不知道,受訪者說你問得好不一定是好事,顯示受訪者很想就事件作出回應,並且在事前已做好講話的準備,你好像在配合他!」年輕女記者愣住了,「是這樣的嗎?」多年後,洪潔薇回想起來,喜悅與失望的神色還依稀在她的臉上交替。未做記者之前,她對於「發問」已經很着迷,中學時的好友對社會時事很關心,大家會討論報章哪一篇文章中,記者的哪一道問題問得好。

洪潔薇形容記者是「問問題的民族」,小時候的她已亮出這種特質,站在廚房看媽媽做飯,什麼時候下油,什麼時候放葱蒜,火候掌握,一定要用大火「爆」的嗎?她一直在問問問。

居於元州邨的洪潔薇,有一堆深刻的童年回憶寄存在相隔一條街的蘇屋邨。讀小學時,放假會到蘇屋邨外婆的家,音樂人黃家強既是她的幼稚園同學,也是外婆的鄰居,於是她就這樣跟着家駒家強兩兄弟到處玩。「我們經常在屋邨後山及公園玩耍,家駒很有創意,會教我們玩有趣的遊戲,他以一個壞孩子形象出現,會找來各種蛇蟲鼠蟻嚇我們女孩子,我本來很怕昆蟲和小動物,經過他的『訓練』後,膽子大了,怕被狗追,卻不怕曱甴。」她笑起來。

受《北斗星》影響 報讀中大社工系

洪潔薇說,她是那種很貪玩的學生,什麼都想試,就是因為貪玩,中一至中四,精力都花在校內的跳舞唱歌、朗誦和演講比賽等活動,徵文比賽更屢獲獎項,不過學業成績就出了問題,中四大考其中一科不及格,險些不能升班。中五開課後不久,班主任問洪潔薇:「我留意了你一個月,發覺你很聰明,懂得的知識也不少,成績為什麼這麼差?你將來想做什麼?」「記者!」「你知不知道,做記者一定要有大學學位的。」班主任說。雖然洪潔薇到處打聽,知悉很多新聞記者並沒有大學學位,但這個發現並不能使她安心,反之,「讀大學」成為了她的奮鬥目標,開始修心養性埋首學業。

年輕人的想法總會受到當時社會的風氣影響,許鞍華執導的電視劇《北斗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熱播,劉松仁飾演的社工角色深入民心,社會工作者頭上彷彿都有光環,當時已有參與義務工作的洪潔薇決定報讀中大社工系。

除了問問題,洪潔薇還喜歡「shop around」,貨比三家的通常不是衣服鞋襪食肆酒店,而是人生前路的選項。大學畢業後,她沒有跑去做社工或記者,從來見到數字會頭痕的人,為了認識陌生的財經世界而當上外匯經紀。「工作了兩年多,每當有客戶大手入貨,我仍免不了緊張,當我不認同客戶的入貨決策,更會忐忑不安。」洪潔薇說,那個什麼都用金錢衡量的世界,不是她想停留的地方。

有線電視剛開台 決定30歲前做記者

適逢立法局九一直選,她很想參與香港重要的民主進程,遂轉職成為出選新界東的劉慧卿的社區助理,主要職責是舉辦各種活動,向街坊解說議會的情况和進行民間諮詢,但這種工作並不是當時她最想做的。那時有線電視剛好開台,機構大量招人,洪潔薇決定在30歲前達成做記者的目標。

洪潔薇的英文名是Mitchell,有同事叫她「咪嘈」。她聲音溫柔婉約,一點不嘈,反之另一個別名更能準確描繪她的本質。「上司常常把那些奇難雜症交給我這個新人,我又總能完成任務,可能因為我夠堅毅,要找誰都能找上。很多年之後,我才知道他暗暗叫我做『神奇女俠』。」她掩着嘴笑起來。

在洪潔薇的口中,由童年到成人的每個階段都是「好開心」的日子,「……我老公有病,我咪唔開心囉!」她收起了笑容。神奇女俠在有線工作了半年,即被亞視以兩倍人工挖角,最初負責午間財經直播,一年後成為早晨新聞主播。人工增加了,工作時間和壓力同時升級,97年江澤民訪港,有幾天她緊張到連上洗手間的心情也沒有。當時的她只擔心自己的健康,丈夫是運動健將,生活正常,吃好睡好,萬萬想不到他會患上大腸癌。

丈夫病後,洪潔薇有三年時間陪丈夫戒肉茹素,更努力鑽研健康飲食。「我在結婚前只懂做很簡單的飯菜,我不想被指是『無飯夫妻』,於是報讀廚藝課程,又去請教高人。」她研究生機飲食和發酵飲食,例如自製芝士、乳酪、味噌、豆腐,有一段日子甚至到了沉迷的程度,直到遇上國畫。

遇上好老師 免費修國畫課程

洪潔薇對國畫的興趣始於中三,「當時沒錢交學費,有幸遇上好老師,讓我免費修了幾個課程,對這門藝術有了初步的認識。」十多年前,她因為工作壓力過大辭掉亞視的工作,先後投身科網界及成立製作公司,那段日子生活較之前輕鬆,她做了人生兩樁重要的事——結婚和學畫。

「剛重執畫筆,我既學國畫,又涉獵油畫,既畫山水花鳥也畫人物,直至老師林湖奎提醒我必須專注,自此我不再這樣『遊逛』。」近年,她不僅專心致志於國畫的技法上,還漸漸走出自己的風格。「臨古畫的時候,我會留意畫家創作的背景,例如北宋畫家郭熙,他的作品《早春圖》中的山,就在他河南的家後面,很多畫家會以身邊環境作為元素,我們學畫的時候經常去寫生,大家明明是住在香港,一般只會到郊外寫生,為什麼不留在城市中取景?我住在大角嘴,毗鄰有很多好看的景色,我嘗試以水墨將那些景物表現出來,去年第一次個人展覽,我嘗試用中國毛筆寫意,以沒骨山水的方法描畫香港,畫中有車有橋有渡輪。」

流水行雲琴音 平復情緒

小時屋邨後山和公園是她的樂園,父母種曇花,外婆的家則有米仔蘭和石榴。透過繪畫山水,洪潔薇再次返回久違了的大自然,到香港各區的公園尋樹。「康文署轄下的公園,每棵樹都會掛上名牌,如果發現哪一棵沒有,我會馬上通知園方。香港常見的樹木約有數十個品種,四季會輪着開花,十一至十二月是糖膠樹的花期……」坐在花墟旁邊的公園拍照時,她指一指女貞樹上的名牌解說着。

退下新聞界火線,從前工作講求效率、multi-task和一眼關七的絕技,作畫時完全用不上。早前忙於籌備第四次個人展覽的洪潔薇說:「為了省時,我曾經試過同時畫幾幅畫,不行!同時為幾幅畫題字呢?也不行,做出來的效果都不理想。」去年,她開始學起古琴。「遇有不快,流水行雲的琴音總能馬上把我的情緒平復過來。」動若脫兔的女子說,今天的她仍然是那種等電梯都會等到很煩躁的心急人,你給她傳短訊,她總是極速回覆,在國粹的陶冶下,卻能展現出安靜如水的優雅姿態。

■Profile

洪潔薇

中文大學社工系學士,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碩士,早年從事新聞界,先後於有線電視、亞洲電視、香港電視網絡任職,08年隨嶺南派畫家林湖奎習畫,山水師從梁巨廷,2011年開始專注藝術發展,以「思遇」為筆名發表作品,參與多個本地及海外聯展,去年開始在本港舉辦個人展覽。她擅於運用夢幻寫實主義手法配合四時雲山墨戲展現城市之美。

文﹕劉倩瑜

圖﹕黃志東、受訪者提供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