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5月8日

母親師長伴克服學障 準教師以愛還愛

【明報專訊】潁釗聚精會神,看着一個個英文字母,腦海中卻彷彿有一面鏡,讓他下筆時總將b和d左右倒轉。高小時刻苦學習,英文科成績卻未如人意,100分的測驗只考獲30分,猶幸母親和老師循循善誘,通過遊戲等方法訓練認知能力,終讓有讀寫障礙的潁釗於文憑試英文科考獲5*,考進教育大學,一圓成為小學教師的夢想。他今年畢業後將踏進校園,以自己的生命,協助與他一樣有特殊需要的學生衝破障礙。

明報記者 劉家豪

23歲、就讀教大教育榮譽學士(英國語文)五年級的陳潁釗,初小發現書寫中英文特別困難,「睇又好,寫又好,例如d,睇和寫就變了b,c又會反轉,又或者看東西、書寫時會跳行」,及後於小三確診患有讀寫障礙。

只有中學學歷的媽媽得悉後並沒氣餒,四處蒐集資料,又報讀英文班,期望增值自己,輔助潁釗學習,最終發現以遊戲方式讓潁釗識別字母效果顯著,「譬如d、b、p,她就會用手指方向,問我『哪個字是什麼字呀?』向這邊(左邊方向)指,是什麼字呀? 我會說d。(過程)好互動,我很喜歡玩,又有獎勵」,其後潁釗認英文字母能力漸漸改善。

王先生白小姐坐石上 學識碧字

除倒轉字母,潁釗寫中文字時亦會混淆部首,例如將「碧」字中的「王、白、石」三個組成部分轉換,其母親便會以故事形式,加深潁釗的印象,「王先生跟白小姐,他們坐在一塊石頭上賞月,這一個字我到現在也記得,全靠我媽媽這樣有耐性,給了一個故事」。若潁釗功課書寫整齊,母親亦會給予10元以示鼓勵,讓他買零食;小學期間潁釗亦有接受言語治療和小肌肉等訓練,改善手腦協調。

老師犧牲午膳時間補課 推動繼續奮鬥

費煞思量突破學習障礙,惟臨場表現難免會失準,高小一次英文考試,100分為滿分,潁釗只考獲約30分,「(老師)那時候知道我花了心機,並沒責怪我,下課後走過來跟我說﹕『不要緊,每個人都會試過考得好、考得不好,但我見到你的付出』」。潁釗頓覺被認同,而老師又犧牲午膳時間替他補課,讓他繼續奮鬥。

DSE英文獲5* 媽媽哭出來

潁釗升中後逐漸克服讀寫障礙,更愛上閱讀英文書和電影,遇到生字都會抄寫在簿上,隨後英文成績有進步,至中四選科,立志要以生命影響生命,中六時亦有到教會義教幼稚園和小學生,「小時候有很多人在我身邊,幫助過我好多,我想嘗試充當一個角色,去幫助其他人」。潁釗最終於文憑試核心科目加一科選修科考獲20分,英文科更考獲5*,「那一刻我記得媽媽哭出來」,及後他考進教大,轉眼間今年畢業,即將以老師身分,陪伴學生成長。

他的字跟我以前很似,都是會掉轉……

「他寫的字,跟我以前寫的字很相似,都是會掉轉,或者寫字會跳行。」去年8至12月,潁釗到小學實習,教授小五英文科,看到一名學生的作業,橫線上每個左右倒轉的字母,令他彷彿遇上昔日的自己。潁釗隨即去了解學生的情况,發現學生與他一樣,都有讀寫障礙。

實習遇上讀障生 改教學模式

得知學生的需要後,潁釗修訂教學模式,放大字體,減慢語速,下課後與學生回顧課堂內容,替他標註發音,串連文字,「見到他慢慢改正以前錯漏的地方,我都很欣慰,譬如字母左右掉轉,(雖然)他仍會有,但慢慢愈來愈少」。

潁釗亦於非牟利機構當義教老師,教授非華語學生,其間發現或因文化背景差異,非華語生很多時難以理解主流教材,如「飲茶」並不常出現在他們的文化,故潁釗調整內容,讓學生介紹「家鄉菜」,又以餐廳為主題教學。潁釗長遠希望成為教育研究員,探討非華語學生和特殊需要學生的教學方法。

潁釗實習表現備受教大肯定,獲得卓越評級,在每年1300名實習學生中突圍而出,成為李嘉誠基金會「學校體驗獎學金」10名得獎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