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5月8日

外籍上司難相處? 多問多觀察 看清文化差異

【明報專訊】香港作為國際都會,工作上少不免遇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上司、同事或客戶。提到不同國籍,人們都會有刻板的第一印象,例如認為日本人做事認真,來自西方國家的人作風比較輕鬆。當然這些印象未必完全正確,但各地文化差異,的確令工作模式大有不同。面對彼此間的矛盾,工作經驗豐富的行政人員分享,倘能多點了解,主動發問,雙方互相尊重,在職場上自然如魚得水。

在互聯網搜索,不時看見郭美德(Joanna)撰寫關於職場大小事的專欄文章。她現於恒生管理學院擔任企管發展中心總監,曾於不下10間公司工作過,當中有港資亦有外資公司。

訪問前,她先拿出一個厚文件夾,裏面放滿剪報和相片,全是她過往的工作紀錄。多年來,她曾跟多個不同國籍的上司合作,文化差異或會讓不少人透不過氣,她則有自己一套應對方式:「了解、遷就。」

階級觀念重 不向下屬解釋

工作模式南轅北轍,絕非一時三刻能夠磨合。提到她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之前工作遇到的印度籍男上司,合作4年,她直言過程毫不容易。

相處不合,部分來自價值觀分歧。在她的經驗中,留意到印度人普遍階級觀念根深柢固,認為上司下屬關係分明,上司時常有很多決定,覺得不需要向她解釋,這點有時令她難以接受。

舉個例子,當時公司容許員工出埠公幹時訂購商務客位,有次她在美國轉乘內陸客機,她卻被印度上司擅自「downgrade」而毫不知情。「那次很匆忙趕飛機,連吃晚飯的時間也沒有。平時(坐商務客位)都有飛機餐吃,於是不以為意。誰知上機後才發覺自己被安排坐經濟艙,連買包nuts(果仁)都要付錢。」她語帶無奈地分享那次狼狽經歷。

記者問,既然錢又不需要上司出,為何要如此精打細算?她解釋,他們或許想以「節省成本但效率不減」為目標,向管理層展示成績。

現在回想,她只能用「吃力」來形容跟這個上司的合作關係,然而她不希望「一竹篙打一船人」,深信每個民族都有不同性格的人:「我也遇過一些很好的印度人,於是便覺得:『其實又不是每個人都這麼難相處吧!』」

不為隨性上司 放慢工作步伐

相反,上司過於放任,對節奏急促的香港人亦可能無所適從。Joanna想起從前的澳洲籍上司。

她形容,像典型澳洲人一樣,這個上司性格比較laid-back,平時做事不會過分緊張。眼看這個隨性的上司下午3、4點便離開公司,Joanna最初亦感到匪夷所思。

「可能我太喜歡工作了,甚至會想,怎樣做才能彌補他緩慢的節奏。我會跟他說,我已經做好你給我的工作了,我可不可以出去見客?」她沒有跟隨上司放慢腳步,反而主動提出接手更多工作。處事方式有別,礙於主屬關係,員工多數選擇迎合上司一套。Joanna卻說,拿揑平衡得宜更加重要。

對她來說,配合上司並不等於失去自我,其實視乎如何調整心態。長遠而言,還是利多於弊。「我隨時都會轉到別的公司,如果我都變得laid-back,將來就重拾不了原來的速度。每份工作我都這樣看,你太過跟從老闆的工作模式,也不可能跟他一輩子的吧,之後轉到其他公司,便適應不了。」

回想起來,Joanna合作過的上司不計其數,若要逐一細數,或許一整天都談不完。她留意到,像美國人強調不分職級、一視同仁,中國人則比較重人情。訪問尾聲,記者問她,跟眾多國籍上司合作有否心得或秘訣。她想了一會說,首先要「多點觀察」,了解該國家的文化背景,和上司的性格和生活習慣;適當時候不妨多發問,釋除不必要的誤會。同樣重要的是,要摒棄先入為主的想法定型,嘗試摸索彼此都感覺舒服的合作模式,也要互相尊重。

文:嚴智暘

圖:馮凱鍵、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