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4月24日

為健康為理念拒高薪厚職 高學歷炒散族有得有失

【明報專訊】自由工作者、slash(斜槓,即同時間擁有多種職業的人)近年聽得多,其實那些年在家穿膠花的祖母,何嘗不是當時最潮的freelancer?同類工作模式其實一直存在,只是到了今天職場,這種模式又靜靜地起了變化。據政府統計處資料顯示,2015年本港有21萬人為追尋工作生活平衡(work-life balance)或照顧家庭而選擇彈性的工作。Joan和Jake,兩個三十出頭的高學歷專業人士,亦決定放棄高薪加入這個行列,在主流之外博一博。

「有人說我現在的生活是烏托邦」

Joan,32歲,去年11月辭任月薪6萬元的市場部經理職位,現為市場策劃顧問/業務顧問/平面設計師/老闆,現時平均月入3萬多元。

Joan相約記者在銅鑼灣一間樓上咖啡室見面,當時她正在接電話,戴着新婚鑽戒的手指正在電腦鍵盤上跳動,為新生活打拼。

熱愛市場策劃工作的Joan,離職前為英國某連鎖薄餅品牌香港分部的巿場部要員。促使她去年辭去穩定工作,全因工作性質不似預期。入職5年,公司業務不斷擴張,由全港8間分店擴展至她離職前的24間,人手卻沒增多少,令她和同事為追趕進度而流水作業,「不會做死人,但扼殺創意,每次只好重用上次的計劃,永遠沒時間改善。(餐廳)客人不會覺得有分別,但自己知道可以再做好些,這是我一直掙扎的位置」。還有,身為管理層的她,往往要處理一連串無關專業的「份內事」,「有時比度橋更花時間,其實我只想專心為品牌想多一些,而非處理部門間的瑣碎問題」。

去年11月,她半邊臉突然麻痺,她知道是健康響起了警號。「丈夫建議我放大假,但我清楚自己性格,之前連做手術都掛住覆工作電郵。」有天她偶然看了一篇關於slash文章,決定一試。「我想一邊自由工作一邊營運小生意。若能有所發展,可當成終生事業;就算不成功,就試試是否享受這年生活。因這行長期缺人,全職工作很易找到。」

認清核心工作 拒絕趕工到爆

朋友得悉她的決定後,紛紛給她工作,但Joan目標清晰,「身邊有slash的朋友有些會睡到自然醒,有些趕工作趕到爆。這行業工種很闊,但核心想做什麼,應事前想好」。她的客戶來源百分百來自她的人脈,還包括舊公司,「舊公司有人手,但需要個腦,我就借個腦畀佢」。至於她和友人合資的杏仁奶品牌,則源於自身需要,「自己對乳糖敏感,友人又想為孩子找牛奶替代品,便在家中試做,覺得有發展空間」。她和友人於是租下廠房,由生產到送貨,親力親為。

Joan說她追求work-life balance,一周七天的時間表是:每天7時多起牀,運動、早餐、工作、午餐,再工作至晚上8時半;周一專注杏仁奶生意,周二至五處理客戶工作,周末休息。「慳掉很多交通時間,以前要由黃金海岸去黃竹坑,現在每朝9時多開始在家工作,其實和上班族一樣,但多了私人時間,以前臨瞓都要看公司電郵。」

自由工如中介 有生存空間

人做slash,她做slash,Joan直言自己幸運。收入問題很快明朗化,這多少和行業工種有關,「身邊朋友很多都是一個月或一次過的工作,但一個市場項目不可能一個月完結。至少要花半年、一年,讓收入有所預算」。她又解釋:「其實自由工作生態和現有的agency(中介公司)差不多,為何它們仍存在?就是因為有需求。現在我就是agency,我能直接接洽工作,agency亦可找我幫忙,彈性許多。」

「有人說我現在的生活是烏托邦。」Joan笑着說,午後陽光正落在她臉上。

文:歐慧兒

圖:馮凱鍵、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