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3月23日

照顧兩子曾感「末日」 求助專家 SEN家長悟自我減壓 「免轉嫁孩子」

【明報專訊】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兒童在主流學校上課會遇挑戰,照顧者壓力亦沉重。育有兩名SEN兒子的黃太(化名)身心俱疲,一度感「世界末日」,最終要向心理學家求助,才明白照顧者也要為自己着想。

黃太大仔現讀中一,入讀小學前一個月被評有亞氏保加症,需長時間與人磨合,控制情緒能力較差。黃太甚為憂心,帶他四出訓練,包括遊戲治療、戲劇班、社交組等,寄望兒子學會處理情緒,融入主流環境。黃太說每天帶大仔去訓練時,還揹着細仔,非常辛苦。

兒子校內爆衝突 教師促家教更嚴

可是,黃太指他小二時曾大發脾氣,上課時突猛力推倒桌子,又借力向後推,「周圍的桌椅、物件都掃跌了」,同學見狀起訌疏散到音樂室,剩下他一人。另一次,他和社工發生衝突,還咬對方一口,留下牙印,須賠醫藥費。黃太嘆:「這些都是家常便飯,兒子衝動時不能自控,好怕他傷害別人及自己。」

那時老師不斷責罰,罰站、記缺點,多到數不清。黃太引述丈夫對學校的質疑:「對他而言,記缺點只不過是在手冊上多一個印,多一行字樣,全無阻嚇及教育意義。」該校較傳統,重紀律,黃太記得負責IEP(個別學習計劃)的主任曾跟她說:「他出到社會也要遵守規則,小朋友的行為反映家教。」她感到主任暗示她縱容兒子,勸她更嚴厲教導。黃太聽着壓力飈升,暗自問:「難道我家教不好?為何投放那麽多心力也不奏效?」黃太感唏噓,校方亦未掌握教SEN學童技巧,自己精神極繃緊,「家長表現緊張,間接會轉嫁壓力在小朋友身上」。

忙於照顧大仔時,黃太亦要照顧有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的細仔。兩兄弟年紀相差3年半,黃太需幫細仔辦入學手續,幾經辛苦找到第8間學校才被接收。她形容當時壓力極大,「近乎世界末日」,彷彿只有自己一人面對,又猶豫是否要辭工全職照料兩子。她向心理學家求助達半年,其間獲得情緒支援,心理學家亦建議她尊重自己意願,多替自己着想。最後,黃太沒有辭工,還聘工人幫忙,擔子開始變輕。

校方接納 孩子表現改善

SEN的孩子需由衷地包容,黄太記得一次,協康會的遊戲導師提醒:「最重要記得用愛浸死佢(兒子)就得。」以往,黃太腦海充斥不同專業人士意見、校方批評,但她靜下來反思這番話,明白唯有用更多的愛,才能面對逆境。之後,她與丈夫嘗試以輕鬆心態面對,多擁抱兒子,亦一再跟校方解釋。

大仔升讀小四,學校漸接納其特質,主任亦再無嚴苛責罰他,嘗試耐心教導,他在校內衝突也少了。大仔更在小六謝師宴的時候親手做了一個相架送給那名IEP主任。黃太表示,大人的反應會直接影響小朋友的表現,如老師能及早認識、接納SEN學童特質,小朋友會有更理想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