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3月22日

教師多文科出身 有心無力 小學挖角中學理科教師推STEM

【明報專訊】政府多年來不斷推出教改政策,最近3年則全力推行STEM教育,無論中學、小學、大學「全民皆STEM」,但有小學校長指出,小學教師主要以文科畢業為主,推動STEM教育時往往困難重重,學校需自我增值,甚至從中學挖角,聘請任教理科的教師協助教授STEM。同時,學校亦面對苦無額外資源及撥款,需要自行調撥既有資源聘請教師及讓教師額外接受STEM相關的師訓課程。

文﹕梁美寶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校長蔡世鴻接受本報訪問時說,在小學推行STEM,在執行上有不少困難,首要問題是小學的教師多數為文科畢業,本身未必熟悉理科及科學方面的知識。相對中學有物理、化學、生物等科目,理科畢業的教師數目較小學多,故中學在推行STEM教育時,只需抽撥資源便可解決教師的問題,然而小學小學一般只有一兩名理科教師,執行時就較難處理。

吸納6人 各負責一級STEM

為配合STEM教育,蔡校長近年趁學校有常額教師空缺,吸納了6名理科畢業的教師,當中3名更是原本在中學任教理科,轉到該校任教數學及負責STEM課程。這6名老師平日主要任教數學、常識科,同時一人負責一個級別的STEM課程,並為其他任教STEM的文科老師作支援。

蔡校長說,現時的STEM教育有點像20年前教育局推行電腦學習時,教師面對的困難一樣。本身也是文科出身的蔡校長慶幸當年有修讀電腦科,當教育局推行電腦教育時,他隨即再進修電腦課程,完成了碩士課程,成為了資訊科技教育的先鋒。他憶述,當年老師面對突如其來的轉變,工作上也有點辛苦,還要不斷學習,學完就立即教導學生,與現在推行STEM情况一樣。

校長﹕資訊發達 「學生很厲害」

他說,現在資訊發達,「學生很厲害」,他們或許在YouTube、互聯網看了一些資料後,會不斷向老師發問,老師要應對不少難題。

「現在已進入創科年代,學生要接觸這些(科技),老師也一定要學習及接觸。舉一個極端例子,周潤發仍在用Nokia手機,但老師則不可以了,因為老師要用智能手機、平板電腦去教學生。」

老師不認識 有抗拒

蔡校長說,他也明白老師的困難,校方需要調撥人手及支援,互相協助。例如在教師發展日, 全部老師回來都是接受有關STEM課程的訓練,專科老師則負責支援其他老師。

同校的課程發展主任陳宇超認同小學大部分老師都是「文科人」,都是一個難處。「其實有很多老師都不認識STEM,都會有點抗拒。最大的難處是如何推動同事(老師)去學習,然後去教授學生。」他說,有些知識不是簡單說學習便能學會,例如寫程式等,即使老師有興趣學習,也非一學即曉,且有能力教學生,老師需花不少時間學習;而事實上,有些老師未必對理科有興趣。

再設計課程 每級校本STEM

陳宇超說,幸好該校在這幾年已由大學及中學時修理科的老師成立STEM小組,將現有課程「再設計」;同時,學校會每級推出一些校本STEM課程,對老師支援比較大。

小學沒有將科學獨立成科,有關科學的課程亦只包括在常識科之內。蔡校長說,常識科除了教科學知識外,亦包括健康、衛生、社會等不同範疇,不能單單只偏教一樣,學校為推動STEM,也唯有「變陣」。

陳主任說,該校一直注重科學探究發展,10年前已於每年挑選3個星期六全日作「創意日」,現時加入STEM元素及教育,這3日並無中、英、數、常,學生只需專注做科學探究活動,這樣能令小一至小六的學生也可長點時間學習及專注於STEM的活動。蔡校長形容,當日學生什麼也不用帶,也不需做功課,只是回校玩耍,做STEM的實驗,學生們都感到很開心。他說,其他學校亦設有類似的「STEM DAY」。

撥款少 為省錢老師動手做教材

為開展或加強校本STEM教育,教育局於2016年向每所小學發放10萬元一筆過津貼,供採購及提升STEM教學資源,翌年再向每所中學提供20萬元同類津貼;有關STEM教育的資助,教育局僅此而已。本身是教育評議會副主席的蔡世鴻校長認為,教育局撥於STEM教育的資源並不足夠,許多學校只能自行調撥資源。

10萬元只夠買出版商教材

蔡校長說,為配合STEM課程,學校需自製教材、購入出版商製作的STEM教材及實驗教材等,基本上教育局那10萬元撥款早已用完,學校遂要自行調撥其他資源來推動STEM,例如該校早前教授磁懸浮列車的科學原理,為節省金錢,老師從淘寶網購入較便宜的材料,然後自行動手製作教材,之後再讓學生落手做實驗。

蔡認為,老師要親自準備STEM教材及課程,的確頗辛苦。雖然他認為STEM不需要獨立成科,但也希望教育局能考慮增加學校撥款,用於聘請實驗室技術員或教學助理,專門為STEM作支援,減輕老師的工作量。

另外,師訓也是問題。蔡校長說其校已聘請了數名理科畢業的老師,在推行STEM教育時有支援,加上同一辦學團體的中學亦有推行STEM,能為同一辦學團體的小學提供STEM師訓課程。他說,其他小學或沒有類似支援,不少「叫救命」,往往只能依靠教材出版商提供師訓,有「友校」就曾向他求助,他亦有向對方分享經驗。

師訓支援少 友校「叫救命」求助

蔡校長認為推行STEM最重要是令師生學會發揮創意,而不是單單「活剝生吞」科學知識。他認為讓老師見識其他地方的科技發展很重要,因為老師負責教STEM,不能只靠從YouTube了解,也需親自擴闊眼界。他希望教育局能增撥資源,讓老師到內地、韓國、日本等交流,或只是到深圳華強電子城看看也好,以了解其他地區目前最先進的科技,相信對推行STEM有極大幫助,然而老師到境外考察,目前也只能靠學校自撥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