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3月15日

離鄉別井 每日上班打機 港電競手提醒後進﹕付出很大

【明報專訊】走入台北市文湖街一條恬靜小巷,有一幢大樓的高層宿舍,白晝黑夜都有刀光劍影,在電腦熒幕不斷閃爍。打開大門,一塊白板寫滿密密麻麻的賽程和戰略,大廳內一群年輕人頭戴耳機,手指在滑鼠與鍵盤上跳躍,噠噠發響。這裏有個異鄉人,是20歲的港人梁子皞(網名Empt2y),隻身飛來台北集訓,只為一個電競夢;但放下香港一切,日復日「上班」打機,追趕名次,「有時都會很厭倦,不時要問自己,當初是為了什麼?」

明報記者 陳柔雅

這個問題,不時重現在Empt2y的腦海。一個出身中產家庭的男孩,選了一條常人眼中不尋常的路,離鄉別井,成為職業電競選手。他是英皇電競旗下電競隊伍G-Rex的打野選手,也是隊中唯一港人。

每天醒來就是打機 與世隔絕

踏進他與台灣及韓國隊員居住的宿舍,客廳裝潢簡單,只得電視機、數張放着電腦與鍵盤的桌子,與選手房間僅數步之遙。這班年輕人打機至凌晨2時多,下午1時身穿著拖鞋與短褲,睡眼惺忪,又再次回到各自的電腦前。

選手電腦屏幕下方,貼着數張紙條,「想好結果再進野」、「要知道隊友需要你什麼」。每一日,他們戴上耳機,目不轉睛地凝視熒幕,應付連場個人與團體訓練,聽教練與分析師講解賽事。吃個便當,喝杯珍珠奶茶,喘一喘氣,晚上再與海外戰隊對戰,一整天下來與世隔絕。

坐在電腦桌前的Empt2y,身穿蓬鬆黑色戰隊外套,顯得身軀更瘦削,白皙的臉更脆弱,但當他開口談起電競,每字每句都堅定。

父母潑冷水:瞓天橋底乞食

時針往後撥,Empt2y自小衣食無憂,4歲開始打機。14歲,他開始沉迷遊戲「英雄聯盟」,中二開始輟學,每日足不出戶,花10多小時打機,還自學韓語。

那一年,他開始想像,或許職業電競選手是他的出路,但父母潑了他一頭冷水,只說得他玩物喪志,有時更用程式鎖起電腦,「你打機,就可能瞓天橋底乞食」。那段日子,他們相見如陌路人,後來有社工介入,才慢慢拉近了距離。

15歲成職業選手 終獲父母支持

電競在香港仍處開荒階段,Empt2y蒐集外國報道與賽事片段,漸漸讓父母了解電競選手的生活。翌年暑假,他膽粗粗參加青訓計劃,15歲成為職業電競選手,先後加入內地和台灣戰隊。

當成績漸上軌道,Empt2y父母開始放手,讓這個獨子遠走。父親自2015起不會錯過他每一場比賽。有次父親赴台看比賽,上場前輕拍其肩膊,讓他記得至今,「那時候覺得,這樣已經很足夠」。父母也面對家人施壓,他感激兩人願意花時間解釋,「讓大家明白我沒行差踏錯,是在堅守我的夢想」。

去年底Empt2y以38萬元轉會費,由Kowloon Esports轉投英皇電競的G-Rex,專攻「英雄聯盟」遊戲。在世人眼裏,能把興趣化為職業,有名有利,看似美好。但在這裏,像選手所說,他們是「上班」,目標是要取勝。在鎂光燈下追逐成績的壓力,使Empt2y多次感到厭倦、迷失,一度想退役。沉澱下來,他靠翻看教練Toyz的比賽片段重拾熱血,提醒自己毋忘初衷。

倘退役欲居幕後 盼夢走更遠

若有天退役,Empt2y打算到海外大學修讀電競課程,退居幕後,成為隊伍後勤,希望這個夢可走得更遠。作為過來人,他有感不少年輕人是為逃避學業才想當電競選手,他提醒:「(電競選手)不止是打機,當中有很多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