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3月5日

災難辨認組出動300警 九巴車禍遺體面目全非 靠衣著識別

【明報專訊】大埔公路上月發生的九巴車禍,釀成19死60多人傷。由於現場死傷枕藉,警方當日動員超過300名災難遇害者辨認組(Disaster Victim Identification Unit)人員,協助辨認遺體身分,佔現時該組編制接近一半。辨認組主管兼偵緝訓練中心警司游乃強指出,該意外撞擊力太大,令很多遺體難以憑樣貌辨認身分,增加處理難度。

撤現場人手 派員助家屬盡快辨認

災難遇害者辨認組目前共有640人,全由刑事偵緝探員兼任,均修畢標準刑事偵緝課程內的災難遇害者辨認訓練。作為辨認組指揮官的游乃強,是大埔車禍中少數親臨車禍現場視察的辨認組成員。他當日在臨時殮房評估遺體數量及情况後,決定撤回原本派往現場的100人,改為直接派200人到葵涌殮房,「讓有親人失去聯絡的家屬盡快辨認,等他們安心,看看是否真的不幸有家人遇難」。

指揮官悲傷:撞擊力令人如此破爛

災難遇害者辨認組主要處理難以辨認的遺體,例如火災後燒焦或沉船後已腐爛的遺體。游乃強直言:「當日的遺體無腐爛的情况,但撞擊力太大,好多數量的遺體都難以憑樣貌辨認。」游續稱,當日最困難之處是部分遺體很不完整,「即使在身上或屍體附近找到他的財物或身分證,但憑着身分證相片無法辨認到這具遺體是否身分證持有人」。他形容當日感到很悲傷,指撞擊力「令一個人如此破爛」,面目全非。

辨認組副主管溫偉民總督察指出,當日雖無法直接憑着身分證的樣子辨認遺體身分,家人最終仍憑着遺體的衣著、首飾,以及身體特徵等辨認到遺體身分。同時,警方亦需照顧家屬的心情。溫偉民說:「家屬一日未認到(遺體),仍會希望親人無事,要作出安慰……處理死者對我們比較容易。」他又說,警隊心理服務課有派員到場支援組員,「我們都是人,每個人都有不同情緒反應,平日訓練不可能完全涵蓋」。

警研辨認遺體新系統 超級電腦助比對

另外,警方正研發一套新系統DVIS,計劃將辨認遺體身分過程電子化。該系統結合現有平板電腦及射頻識別技術,會將現場記錄的資料和相片加密,並傳送到警察總部超級電腦MIIDSS,加快比對由家人提供的疑似死者生前資料,以及警方從遺體收集所得的資料,盡快核實死者身分。警方表示,上一個財政年度已向立法會遞交撥款申請,期望最快今年底能展開項目。

現場分網格搜索 每次處理一死者

警方災難遇害者辨認組除參與南丫海難及大埔車禍等本港大規模傷亡意外的辨認工作,在2004年南亞海嘯後亦赴泰國協助辨認遇難港人遺體。該組搜索和記錄資料的方式,均按照國際刑警制訂的災難遇害者辨認標準,外地行動時更易協調。

搜索隊最少4人 不接觸殘肢免污染

災難遇害者辨認組副主管溫偉民總督察表示,會按死者數目、場地面積,以及行動持續時間決定出動規模。他稱,該隊會按照國際刑警標準,在意外現場劃設5米乘5米的網格(Grid)方便搜索,「一個人約1.7至1.8米高,5米乘5米可確保不會有太多死者在同一網格內」。若意外現場太大或位處山坡,警方更會出動航拍機拍攝鳥瞰圖,再用電腦以虛擬方式劃設網格。

溫偉文說,每支搜索隊有至少4名隊員,「有做記錄的,有做領導的,有尋回遺骸的」,以一字排開方式直線向前搜索。溫說:「無論網格內有多少名死者或遺骸,每次都只做一個,視乎他們首先找到什麼,目的是尋回全個遺體。」記錄員全程不會接觸殘肢,避免造成污染。

若隊員發現遺體或殘肢,會以合乎國際刑警標準格式的表格記錄,溫透露正試驗用平板電腦輔助,「雨天用表格不太方便,亦可避免手民之誤」。警方亦會使用射頻識別技術(RFID)協助標記遺體或殘肢發現位置,他稱:「找到死者遺體便會標籤(Tag)一下,代表當時確認了死者的位置……方便知道哪具遺體由哪人員處理,甚至看到遺體分佈。」

除口罩及護目鏡等防護裝備外,每隊人亦會獲發一個背囊,內有簡單挖掘工具、表格、平板電腦、屍袋及即影即有相機等(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