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11月27日

行醫三十載 早年退下火線任管理層 急症先鋒 張偉麟談SARS淚下

【明報專訊】曾為美劇《仁心仁術》(ER)的字幕及港劇《妙手仁心》任顧問的醫院管理局聯網服務總監張偉麟 ,35年前走入急症室開荒,無論遇上蘭桂坊人踩人慘劇還是八仙嶺燒傷學生,他都臨危不亂。坐在管理層崗位,面對醫護不足的批評,他冷靜回應,預料人手困境在5至10年後可漸改善。然而,談到2003年SARS一役,他的聲音突然顫抖,感觸落淚(圓圖);由此推演到社會失去的互信,他期盼「任何東西消失了,都可以重建」。

明報記者 許芳文 冼韻姬

1981年畢業於香港大學醫學院的張偉麟,行醫起點在瑪麗醫院急症室,像一般「新仔」,他視當時未成為專科的急症為「過客」地方,只在此等入皮膚科,惟最終等不了,又適逢急症專科化,他便留下來,成為全港第三名急症專科醫生。

蘭桂坊人踩人 急症室「成地屍體」

回首過去,他說「件件事都難忘」,1993年元旦凌晨發生蘭桂坊人踩人慘劇,張偉麟在事後的早上當值,「當時急症室成地都是屍體」,事件衝擊眾人認知,「沒有想過人踩人會這樣,全部人都是窒息而死……當時社會上沒有想過,世界上都沒有想過」。

1996年八仙嶺大火吞噬多名師生,張偉麟身處威爾斯親王醫院,學生受傷情况慘不忍睹,但他要抽離,「不冷靜即係做不到工作,一定要有明確判斷」。

同事如親友 回想SARS聆訊三度哽咽

行醫踏入第三個十年,張偉麟離開了前線,2002年起出任新界西醫院聯網總監,掌管屯門醫院。豈料翌年爆SARS,奪去299條性命,包括屯門醫院的醫生謝婉雯和護士劉永佳,「有醫護過身,衝擊好大,但都要一起面對,整個團隊盡心盡力處理」。

在立法會SARS聆訊上,張偉麟要回應醫生放假的質問,然後又談及他自己無放過假,他當時說:「作為聯網總監,每個同事都係親戚朋友……」感觸落淚的他,無法再說下去。

「大家仍然覺得前線醫護人員是否做得不足夠呢?覺得這一點,講起就感觸。」13年過去,重提那一幕,張偉麟又再無法說下去,至少三度哽咽。「當時我的想法是,當時好多同事都有心去做」哽咽了20秒後,他慢慢拭去眼角豆大淚珠,緩緩以顫抖的聲音說,「當時大家覺得醫護人員盡了力,但他們仍要這樣問」。

問責背後可能是失去互信,當今社會亦然,張偉麟卻不悲觀,「任何東西消失了,都可以重建」。他認為,醫護應帶動公眾認識事實,醫療本身有風險,期望零事故是不實際。

自言「幾叻的臨牀診斷醫生」 有助管理

自信十足的張偉麟,自命「是一個幾叻的臨牀診斷醫生」,「由問症,到做一個身體檢查,我已掌握是什麼病,所以我在這方面都幾叻」。他認為轉做管理不會浪費臨牀經驗,昔日累積的臨牀觸覺更有助管理。

當初晉身管理層,張偉麟期望做「醫療系統醫生」,轉眼明年4月便退休,公營系統仍百病叢生,醫護工作超負荷、診症時間不足、流感高峰未到病牀已爆滿,前線矛頭直指管理層。他認為,歸根究柢,問題源自需求大、容量卻不足,無論人手和醫院硬件都不夠,一切事出必有因,背後是當年金融風暴及SARS,令政府要緊縮開支減醫學額、關護士學校。

人手困境料5至10年改善

隨着醫科畢業生明年升至420人,醫院擴建逐步落實,他相信已見曙光,「明年開始會一年好過一年,但困難時期不會那麼快就消失,相信要5至10年,逐步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