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11月6日

視障中大生做義工 為同學製點字教材

【明報專訊】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人不一定只會接受幫助,他們同樣有能力幫助別人。有視障生參與大學義工服務隊,為其他視障同學預備上課用的點字教材等,期望可以盡自己能力幫助其他同路人。

看不清巴士號數 曾上錯校巴

小四時確診患「青少年先天性黃斑點退化症」的陳柏豪,縱然有嚴重視障,憑着堅毅不屈的精神,在應屆文憑試取得7科35分的佳績,入讀中文大學心理學系一年級。開學兩個月,柏豪表示仍在習慣大學的生活,如需去不同課室上課。他笑言因看不到小字及較遠距離的事物,平日已不時因看不清巴士號數而沒有上車;有次他不小心上錯校巴,「結果要走很遠(才到目的地)」。

由於柏豪上課需使用具放大功能的儀器,他憶述開學時到學生事務處查詢供SEN學生租用的輔助工具及相關支援,意外獲悉學校設有為SEN學生提供服務的義工隊uShine,他指以往曾做義工,「許多時機構的服務對象以長者及貧窮人士為主……很想盡自己能力幫回其他與自己一樣的人」,遂加入了uShine,由服務使用者搖身一變成為義工。

指近年社會更認識SEN

同樣患有視障的心理學研究生黃纓淇去年加入義工隊,為失明學生預備點字教材等。她指自己有嚴重斜視,看事物有重影及失焦,平日需要使用放大器來看筆記等。

她回想讀中學時,社會對SEN學生的了解並不多,有教師不明白為何她考試需要特別安排,要求她提供更多醫生證明;亦有醫生認為她讀書太辛苦而曾勸她休學,「以往較為突出你(SEN學生)的殘疾」。由於別人不明白,以前纓淇不願向人解釋她的困難,「有人問,我只會說看不清楚,不想解釋太多」。

同學「過度關心」反似被標籤

纓淇指近年社會對SEN的認知增加,但仍有人誤解,期望可透過當義工,向人解釋SEN的限制及能力,達至真正共融。

陳柏豪亦認同現時社會對SEN學生的了解增加,惟有時他人的「過度關心」,亦會令SEN學生感到不自在。他指開學時有不少同學會主動與他交談,知道他有嚴重視障時,「他們態度完全改變,忽然變得過分積極」,他表示明白同學只想表達關心,惟「過度關心」卻令SEN學生恍似被標籤。柏豪說現時尚未被義工隊「分派任務」,但他十分期待可以投身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