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11月6日

同玩「生命歷程」 拍住上導賞 耆兵妙計 走近年輕人

【明報專訊】為迎接高齡化社會,香港近年推出不少長者友善措施,最為人熟悉的莫過於關愛座、乘車優惠等。本來鼓勵共融,偏偏造成了長者和年輕人的世代之爭:後生仔坐上關愛座,隨時被拍片公審;企業推出長者優惠,網上又有聲音指「益廢老」。

跨代罵戰天天上演時,有退休長者決定放下身段,做義工接觸年輕人,甚至跟年輕一輩做拍檔。橄欖枝伸出,成見才有望消除,兩代人共融,也許並非遙不可及。

退休做義工不罕見,57歲的陳家亨(Peter)卻特別揀擇。在懲教署工作20年,兩年前退休,自問身心皆有活力,聽到長者安居協會招募義工,他起初有點抗拒,「我以為要打電話跟老人家噓寒問暖,這是好的服務,但我想接觸年輕人」。工作期間,Peter聽過不少年輕犯人的故事,「大部分本性不壞,他們會走歪,可能源於悲慘的家庭背景,如父母離異;或者天生悲觀、自我形象低」。如果年少時接收了正面的價值觀,人生路隨時改寫。因此,當協會招募賽馬會「生命‧歷情」體驗館的生命教育員時,他二話不說便參與。體驗館透過互動遊戲,讓參加者在1小時內感受人生必經階段,包括出生、成長、離世。不少中學生、大學生組團參加,而生命教育員的重任,是在歷程結束後解說,引導參加者思考。

由於需要輔導技巧,生命教育員必須是註冊社工或教師,而在上世紀80年代,Peter正是修讀社工系,「因生計關係,畢業後沒做過社工。為了做生命教育員,我去年11月到社會工作者註冊局正式註冊,職員都很驚訝,退休之年才來重拾專業」。

提問代說教助反思

年輕人愛玩,最怕被人囉唆,那要如何進行解說,才不令年輕人抗拒?秘訣之一是相信他們的反思能力,故Peter傾向多提問,「以愛護家人為例,我先問他們對家人認識有多深,知不知他們出生時,父母有何想法?然後叫他們猜,若有天不幸離世,有沒有人為他們難過?他們通常都有反思」。

少說教,多給年輕人空間,反而有助他們思考,這是Peter的親身經驗。回想養育22歲兒子的過程,他坦言毫不順利,「兒子自小每事問,不太適合香港教育,到10歲時,我送他去英國讀書,卻令他有被遺棄的感覺」,加上多年來,兒子讀書不算用心,更予人「不聽教」之感,「父子關係長期很僵,還發生過肢體衝突」。

轉捩點發生在兒子預科畢業,回港打工做侍應,做錯事被大罵20分鐘,「晚上他主動找父母聊天,覺得學歷低便被睇小,開始感激我們供他讀書」。後來他想去澳洲讀獸醫課程,Peter全力支持,「我沒過問他的成績,不給他任何壓力。結果他自覺發憤,名列前茅,跟父母關係也大大改善,放假回港會跟我去吃早餐」。

兒子給他上了一課,他也用來教育其他長者,「聽到老人家投訴年輕人不讓座、沒禮貌,我會反問:『你這麼大聲批評他們,怎會不怕了你?』」同時也提醒年輕人,身邊也有笑容滿臉的長者,「我是人辦,老人家都可以和大家一齊玩。只留意惡的長者,等於家長只看見子女頑皮一面,而不欣賞他們的優點,一樣不公平」。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界定,全球的跨代活動(Intergenerational Program)有四大類:長者服務年輕人、年輕人服務長者、雙方互相交流、雙方合力服務他人。Peter投身第一類,包偉平(阿包)則是第四類的代表。

70歲的阿包曾在茶餐廳打工,中風後被迫退休,一度露宿深水埗街頭。後來他得到社工幫助,脫離風餐露宿的生活,到今年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舉辨「深導行」社區導賞,他更出任導賞員。報團者由老到幼都有,阿包帶他們行遍區內,呈現深水埗區的面貌。

聊天要夠「爽」忌重複

帶團前要先上堂,阿包要掌握如何注意安全,面帶笑容,安排路線,也要訓練說話技巧,「跟年輕人聊天一定要夠爽!說話盡量不要重複,寧願多作示範,例如露宿者睡在長椅上如何轉身?不妨現場做出來」。

除了有年輕團友外,他的拍檔阿樂也是一個年輕人。兩人分工合作,阿包提出初步想法,如想去哪些地點;再交由阿樂上網找資料,作為向團友介紹的內容;之後兩人會抽時間商量路線。到了出團當日,阿包主力負責帶隊,阿樂則是「影子導賞員」,補充說漏了的資訊。

作為長者,跟年輕人做拍檔,不一定有「食鹽多過你食米」的姿態,阿包的態度就截然相反,「年輕人有好大優勢,知識豐富,又擅長運用互聯網,我很願意向他們學習」。他憶述有一次,阿樂看網上新聞,得知深水埗有許多街頭藝術,如大南街的北極熊壁畫,「我在深水埗住了這麼久都不知道,是他上網找出來」。

至今合作帶團7次,服務了105名團友,阿包形容兩人毫無隔膜,早陣子生日,阿樂更買蛋糕為他慶生。但他強調,關係再好,長者也要學忍口,放下凡事想給意見的心態,「我跟阿樂聊天時,以導賞為主要話題,不會追問其他事,須知道不是人人想被深入地了解。年輕人不主動說,就不要太八卦,若對方主動傾訴,我當然樂意聆聽」。

■賽馬會「生命‧歷情」體驗館

主辦:長者安居協會

對象:中學生或以上人士

每團人數:學生團24至40人,成人團16至20人

費用:學生團 周一至五每位$110,周六及日每位$120;成人團 每位$150

預約方法:於長者安居協會網頁下載表格,最少4星期前電郵至LJC@schsa.org.hk或傳真至2797 8990

地址:何文田忠孝街60號愛民廣場一樓F42

查詢:2338 8312

網址:www.schsa.org.hk

■「深導行」社區導賞計劃

主辦: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

日期及時間:周五晚上7:30至9:00,周六下午4:00至5:30(其他時段可個別查詢)

每團人數:12至20人

費用:每人$100

預約方法:電郵至nickma@homeless.org.hk

查詢:3758 3039

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ccha.hk

年老定年輕 不是看年齡

這邊廂,有長者學習跟年輕人相處,那邊廂,以諷刺老人家為主題的facebook專頁頗為風行。「老友memes」創辦人是名年輕女生,卻自稱「老友記」,以長者作第一身,用改圖和抽水金句,曲線寸盡城內某些長者的行徑。

專頁like數直逼6萬,走紅屬意料之外,卻證明年輕人有共鳴。要了解他們的聲音,記者直接找「老友記」受訪,她卻反客為主,拋出一個問題:「以前都有年輕人,也有長者,為什麼今日才有衝突?」

她稱去年不忿有長者因「蛇齋餅糉」投票,在立法會選舉日創立「老友memes」專頁,一年多下來,有關選舉的迴響不多,最有共鳴的是讓座爭拗,「近年社會出現的共融措施,本質可能好,但人們用成怎樣呢?現在車上有空出來的關愛座,都無人敢坐」。

後生就是罪?

這個現象,她戲稱為「後生就是罪」,「的確老人家身體較弱,但為什麼只用年齡來界定人的需要?年輕人可能受了傷,肉眼見不到,便被批評不讓座」。

將心比心,她都不會單看年齡就討厭老人家。像訪問當日,她便在公園跟剛退休的女士談得高興,還笑着介紹老友memes專頁,對方立即上facebook搜索,「我不會界定她為老人家,她會玩社交媒體,肯學新事物,心境年輕得很」。這樣的「潮老太」,她身邊都有一位,當嫲嫲學用手機時,老友記細心指導,還比喻成現代飛鴿傳書,讓嫲嫲更快掌握。

所以她強調,她本人和老友memes都不仇老,只是反對恃老賣老,「有人生存得久,就覺得自己說的是真理,像選科、選工作,都愛幫年輕人下決定」。另一種她反對的是認命,「在政治上最明顯,不喜歡掌權者,卻批判嘗試改變的年輕人。他們可能才40多歲,我也當他們老友記」。

對於肯了解年輕人的長者,老友記表示欣賞,但對共融未算樂觀,「上一輩經歷過遍地黃金的日子,捱完有回報。現在年輕人上場,好像大富翁玩了三回合,所有地都賣了,走去哪兒都要交租。畢竟時代不同,好難互相明白」。在她眼中,釋出善意僅是第一步,大環境也要有改變,跨代鴻溝才有望衝破。

文:李樂嘉

圖:黃志東、鄧宗弘、受訪者提供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