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10月9日

兩個工程師巧手塑舊 微模型留住消失香港

【明報專訊】步入酒樓吃一盅兩件前,總愛嚷着爸媽在門前的報紙檔買本《老夫子》;走進有一排排鐵架與不鏽鋼凍櫃的士多,總不夠高取下衣架夾着的薯片;站在色彩繽紛的塑膠玩具前,總發現手上沒足夠的零錢把心愛的玩具統統帶走。

逝去的青春,消失的場景,在蔡璧龍和何國添所製的微模型中重逢,佈置與記憶,疑幻似真得可怕,方寸之間,蘊含兩人對香港深厚的愛意,「生活中常見的事物,當一天失去才學會懷緬,永遠再見不到才會珍惜」。

九龍寨城,唐樓並肩而立,在城外看,盡是密集而各有風格的「大花籠」,籠內放置雜物又架上盆栽,也可曬衫及乘涼,掛在雕花鐵欄上的風車輕輕轉動,伯伯與鄰壁太太於風鈴聲中隔空「打牙骱」;於1994年被完全清拆的「三不管」圍城,化身成令人嘆為觀止的1:24微模型,活現眼前,每件比手指頭還小的道具,非來自纖纖巧手,而是兩名同為工程師的「60後」大男人蔡璧龍和何國添,參照舊相所製,二人手粗卻不笨拙。

「沒人製作的,特別有衝勁去做」

蔡璧龍10年前遇到日本微模型家品,萌生以微模型砌出小時所住公屋的念頭,木櫃、酸枝椅、小茶几或懷舊布梳化的微模型均於市面買到,唯獨找不到鐵碌架牀,蔡便買下模型鐵及焊接器,親手焊製一張紫紅色、上層有趟閘、下層有花布拉簾的鐵碌架牀,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公屋裝潢頓現,「當沒人製作那種玩意,我就特別有衝勁去做,當時又買一隻表扮鐘,嚷着朋友看那模型鐘真可運行」,嚴肅的面容,笑逐顏開,話未畢,又興奮地介紹另一個微模型。

為製作像真度高的懷舊玩具店,蔡璧龍5年前找來同事何國添合作,何說成長期正值香港玩具業蓬勃,兒時每到玩具店都捨不得離開,「那時沒多零用錢買玩具,長大又忙着讀書和工作,都忘記自己喜歡玩具的心」;直至女兒4歲,帶她到舊式玩具店,自己反被鐵甲人、小飛俠和小露寶等勾起童心,開始嘗試親手拼製迷你版懷舊玩具,如以飲管做塑膠蛇、紙黏土製吸盤槍或以微型剪刀裁出公仔紙再上色,做足資料蒐集,配上膠套包裝或紙盒,把百多件小玩具拼湊擺放,成為兩人第一次聯合製作的「添記玩具」。

2厘米長報紙 魚缸假水考究大魚小魚

「我們所做的地方或情景,圍繞香港1970至80年代,是成長時常見的事物……勾起很多回憶,亦令我們更有衝勁去做」,老茶居前的報紙檔、能買百貨的舊式士多及設於海邊的海鮮檔,均是正在消失的景物,亦是他們藉微模型所捕捉的情景。除了到現場度尺寸,即使是一份約2厘米長的報紙,都要跟足厚度比例而製;魚缸內放的「假水」,也要計算有大魚或小魚所出現的表面張力去做,「每件物件造得愈細緻,湊合起來的效果就更真實」。

小時情意結 對寨城「破落美」情有獨鍾

過去幾年,他們製作約10個微模型,每款製作時間以月計算,眾多情景中,他們異口同聲說對九龍寨城系列情有獨鍾。蔡璧龍解釋,他們都於東九龍長大,小時候乘車總經過神秘的寨城,被那一個個整齊排列而各有特色的大花籠吸引,「那個年代,父母不許小孩去九龍寨城,但以前看牙醫好貴,就會偶爾在那裏幫襯無牌牙醫,而對城寨滿心好奇」。長大後兩人翻書看相了解城內情况,滿佈管線和暗無天日的窄巷、周圍亂駁的水喉,他們都覺有趣。蔡形容這為「破落美」,「因為稍稍破落而更貼近現實,才覺得美」。

有人着製迴轉壽司,「無感情做不到」

隨着愈來愈多人看過他們的微模型,他們因此到世界各地展覽,觀眾看得入神,亦有人問價欲購,何國添笑稱,「我們不是藝術家,業餘製微模型,只造有感情的景物,不是用錢可衡量,即使有價,都無人付得起」。他說曾有人着他們製作迴轉壽司,「無感情做不到」。

蔡璧龍說,他們在公屋長大,「以前九成同學都住公屋,大家都沒有錢,玩得開心就是」,所以公屋其中一個最有感情的地方,「可能太想做得好,一直未落手做」。他又說製模型時,常念起「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這詩句,香港近年變遷快,滿載那代人回憶的殘邨老城漸漸不見,正當一幕幕能扣連記憶的情景不在,才發現值得珍惜的事物一直已在身邊。

圖﹕受訪者提供

文﹕李詠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