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9月26日

白工變黑工 人工減半 白等兩周無工開
澳洲工作假期 港青被賣豬仔垃圾山

【明報專訊】自從本港與多國制定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計劃,不少港青到他國打工見識。3名港青先後到過澳洲工作假期,均遇「非常」搵工經歷:阿俊在「垃圾山」被「賣豬仔」,要夤夜逃走;Irene留宿時遭屋主非禮,要多番游說才取回護照副本離開;Ada則受人誘使作虛假陳述,以求更快找到工作,慶幸最後沒因而賠上前途。難忘旅程過後,3人認為在異地感無助時只能靠自己,從沒想過可向當地機構求助。

過來人述陷阱 只懂自救不懂求助

阿俊2013年在同事游說下「裸辭」參加工作假期,「我連working holiday為何物也不知,上網發現人人去澳洲,便帶着3000澳元(當時約為2.4萬港元)獨個兒出發去」。他坦承自己想法天真,事前沒怎麼準備,但有底線:不做黑工、不亂付押金,豈料亦難逃「黑仔」命運。

阿俊抵達悉尼後上網預訂住宿,又在網上背包客聚集的網站搵工,最後不止住宿「貨不對辦」,更差點誤入色情行業,他說:「網上只寫『市區工作、人工高、毋須經驗』,電話面試至尾段,才發現原來是應徵『馬伕』!」

阿俊又從網上得悉,距悉尼3小時車程的一個雞肉工廠招聘工人,「是白工(合法)、不需付押金,人工又公道」,但到埗後心知不妙,「住宿地點是垃圾崗,千多呎地方塞進近50個中國人,睡在地上與老鼠蟑螂為伴」;工頭又要求阿俊自資數百澳元買工具,且要交上護照及押金。他其後發現工廠多重外判,「白工變黑工,人工少一半」。因廠方招人過多,白白等了逾兩周也沒工開,阿俊遂夤夜避過監察,徒步逃走。經過數次不快的工作經驗後,阿俊總算掙夠錢完成一年旅程。

女子被非禮 求取回護照副本脫身

同於2013年到澳洲的社工Irene則嘆說,自己曾在打黑工期間經歷車禍,卻因不受勞工保險保障而徬徨,而她亦曾目擊有白工工人從橙樹跌下,卻得到當局及僱主充分照顧,令她明白勞工保障的重要。Irene的「危險經歷」是被旅館屋主多次無故擁抱及親吻等,當時她只敢偷偷錄音,再向屋主妻子告發,以求可取回護照副本等重要文件搬離。她說,人在異地,只信「自救」。

社交平台設支援專頁

3人中屬幸運兒的Ada,2015年赴澳洲前已一心想到小城市,從事她從沒接觸過的酒店客房服務,卻差點誤墮法網。她說,有在當地認識的港人誘使她虛報抵澳日期,又訛稱自己在當地有相關經驗,還偽造相關文件以蒙混過關。當時她向同一集團的兩間酒店分別寄出真實及造假履歷,同獲面試機會,但她只敢到寄了真履歷的一間面試,面試時對方影印了她的護照作備份,「若被發現我謊稱自己早一個月前已在澳洲,我便犯法了,或會影響我回港後的會計師資格」。Ada最終獲聘,並在當地「7個月搵錢、5個月玩盡」。

3人現在於社交平台設立專頁,又與職工盟合作,為在澳洲工作假期的港人提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