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9月6日

王仲傑犧牲夢想成就弟弟
做好風險管理 助學生尋夢

【明報專訊】即使沒有那一句把夢想與鹹魚拉上關係的電影對白,追尋夢想是不少人在青春年華時的目標。追夢大過天,但當兩兄弟同時要追夢,而基於環境因素,兩人不能同時出走,怎麼辦?當年,填詞人王仲傑遇到以上情况,他毅然把機會讓給弟弟,自己留下來撐起一頭家。明明是一個犧牲自己成就別人的故事,但王仲傑想要分享的,卻是故事背後的一場內心對戰,追夢者在理性與感情之間的血肉掙扎。

「陪着你,留下不走不算難事,無奈是我仍舊背負太多明知……我在乎如何做你旁邊的那位……」某天,王仲傑在快餐店吃東西,聽到店內正好播放自己填詞,譚詠麟的歌《我在乎》,他開始觀察坐在旁邊的那位,暗暗猜想他是否也在聽歌。那是他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聽到自己的創作。王仲傑大學畢業才不久,事業發展順利,還可以在公餘發展興趣,成為填詞人。在32歲之年,晉升為美資銀行副總裁,看來一切都很美好,年輕人卻開始發現自己對教育原來更有承擔。他正籌謀着辭職去創業,才知道弟弟原來也在計劃辭職往天津讀美術。

一直支持弟弟的讀書路

一年前的夏天,記者訪問在天津美術學院畢業回來的弟弟,談起哥哥,他總是一臉感激。「從小到大,哥哥都很照顧我,中學揀科,哥哥建議我跟他一起讀商科,就是為了方便教功課。」哥哥和弟弟感情要好,又得到父母和祖輩的疼愛,雖然家境並不富裕,兩兄弟的童年還是過得快樂。王仲傑自小懂事,知道父母工作辛苦,會自動自覺幫忙做家務。某個傍晚,做好功課的王仲傑趕在媽媽下班回家前把地方執拾整潔。媽媽回來了,看見一室乾淨舒爽就稱讚兒子:「嘩!做得很好啊!」說罷轉頭走進廚房準備晚餐。別的孩子該滿意了,可是王仲傑就覺得不夠。「我希望可以跟媽媽分享執拾的過程,告訴她花盆為什麼放在這裏,杯子為什麼放到那裏……」談起陳年舊事,王仲傑還是肉緊起來,笑罵自己是個討厭的傢伙。

王仲傑很重視與家人的關係,訪問時多次談起與母親的相處,其中竟包含一個「母子摸杯底談天說地」的想像!浪漫成這樣的男生,當年發奮讀書的原因也浪漫過人。「我一向有點小聰明,但成績不算十分好,是精英班中最差的幾個,中三那年,我不知怎的由全級八十幾名升到三十三,見到爸媽很高興,我嘗試再努力一點,成績攀至全級第十一。好似做戲咁做,學校每次考試後都有頭十名龍虎榜,我想追求的女同學正好考第十,可以上榜,而我就不能。學生時代,男孩子總希望自己的成績可以比心儀的女孩好一點,於是我又再加把勁,那一次我是全級第二名。」

之後,王仲傑的成績不停推進,中學會考取得七優一良,但升上中六卻停了下來。「我覺得公開考試的成績,證明一次就夠,那時爸爸患眼疾不能工作,一家只靠母親幾千元的薪金支持,於是我把大部分時間花在補習兼職上。媽媽在入境事務處的自助照相亭工作,替人家調校椅子的高度,站足一天日薪一百五十元。我替同級學生補習,中六補中六,一小時收一百八十元,我很努力工作,因為只要我多做一小時,媽媽就可以少做一天。」儘管每個月有萬多元收入,他卻沒有把錢交到媽媽手中。「我告訴她:『我補習賺到錢,如果你有需要就告訴我吧!』我是個中學生,父母怎會接受還在讀中學的兒子拿錢養家,我要顧及他們的尊嚴。」

辭掉銀行副總裁投身教育

有着強烈的同理心和澎湃的情感,也難怪可以三天就寫好一首細緻動人的情歌,在短短兩個小時訪問中,多次講自己的故事,講到眼紅紅超感性的男人卻說,在他的腦袋裏「理性」更強勢。

「我做事著重策略與時間管理,算不上很喜歡讀書,卻喜歡考試,視考試如同一場遊戲,比方考選擇題,我會分析四個選項中哪一個最有可能是正確答案。」對於數字的敏銳度,他直言屬「刁鑽」級別。「例如買樓做按揭,我會仔細計算銀行收取的利息,會每兩年轉按一次賺取cash rebate,借盡貸款額、賺盡存款高利息。以前我沒那麼忙,還會分析不同銀行各款信用卡的積分優惠,對我來說慳錢事小,從中得到的樂趣和滿足感更為重要。」

在王仲傑的腦袋裏,理性與感性對壘的場面時有上演。「每次要作出重要的決定,自己就會跟自己『打』起來,最後得以實踐的事項,都經過理性和感性雙方的approval。」獲得「批准」的項目,包括辭去銀行工作去創業,只是這個項目的「批核」過程歷時多年。

「在銀行工作時,我透過填詞人的身分,獲邀到中學教授創意寫作,我漸漸發覺自己對從事教育有更大的承擔。我一直想辭職,但金牛座的人很需要安全感,尤其家中有過經濟困難,內心就很掙扎,後來多得弟弟要去天津讀書——」去年訪問弟弟時,他說感激哥哥支持,他才能完成四年的課程,現在哥哥卻反過來要多謝弟弟。「說我『成就』別人是太嚴重,我沒有這麼偉大,其實對於當時美好的現狀,我是十分戀棧,在去與留之間拿不定主意,當我知道弟弟想到天津讀書,在經濟上支持他就成為我繼續打工的理由。」

「贈人玫瑰,手留餘香」

口說可以安安樂樂留下來,但他始終是不向前走不安樂。「當年做銀行,客戶經常宴客招待我們,最好的餐廳最好的菜式都吃過,坦白講也吃到有點膩,或者有人會追求得到更多,但我的性格是足夠就好了,應該把多出來的跟別人分享。」喜歡計數的人,就有用數字解釋一切的本事。「多年來我寫了超過一百首歌詞,如果再有新作品,我會很開心,但我寫第一百零一首、第一百零二首的開心程度,跟寫第一首的人相比,就遠遠不及了。既然如此,我為什麼不去『贈人玫瑰,手留餘香』呢?所以近年,每有朋友想學寫詞,我就會開班,有人找我填詞,我會盡量讓學生參與,共同創作。」

那幾年,他經常到學校教授創意寫作,他發覺當學生被問及自己的夢想時,答不出來的為數不少。透過教育,讓下一代尋得人生的愛和夢並努力達成,這一種想法愈來愈迫切,他終於等不及弟弟完成學業,就遞上辭職信。「我太太說,我是她遇過的人中最幸福的一個,身邊的人和事都很好,我同意。我今年三十五歲,就當我有七十歲命,即是已過了人生的一半,享了半世幸福,如果上天是公平的,配額應該用光了,現在每天得到的都是額外獎賞。」到底是做風險管理的專才,自己老早已經算好可以冒的風險。「為了控制成本,我在創業之初堅守一個原則,不交租、不招人,只付出自己的時間。直到今天,教育機構也只有8個全職同事,憑着創意、工作效率及運作上的靈活性,卻足以像大型機構般為全港一百所學校提供服務。」

教育機構成立一年後,王仲傑又創立了一家製作公司,為有志從事出版和媒體工作的學生提供機會。他說他的腦袋裏有很多事情很多項目,全賴高超的時間管理技術把公與私都安排妥當。只是腦袋太忙碌,許多時都未能關機好好休息。「除了做按摩時,要等到往外地旅遊,躺在酒店房的床上才可以安然入睡。」填詞就成為他在壓力之下渲洩積存下來厚重情感,最賞心悅耳的途徑。

近十多年,本地樂壇生態改變,「填了一百首之後,或許不會再有下一個一百了」,王仲傑為了紀念這個別具意義的三位數字,將於十一月舉辦名為《紫此一次》的慈善作品展。紫是王仲傑喜歡的顏色,教育機構的名字就是取了紫色的諧音,孩子出生前,他曾經也想以心愛的顏色為BB命名,「但後來知道是男孩,王紫,不成了,會被人取笑的。」兒子去年出生了,小生命的來臨,讓家族出現奇妙的變化,大家都變得更快樂,更有愛,幾代人的溝通比以前更好,對於家庭觀念極重的新手爸爸來說是意外收穫,如假包換具有「王子」的威力。這條數,王仲傑笑說:「真係計唔到。」

普魯斯特問卷

你認為完美的快樂是怎樣的?能毫無顧忌的說出來,而深切真實的被感受。

你認為最淺程度的痛苦是什麼?眼淚解決得來的/不會變成遺憾的。

你最希望擁有哪種才華?遲鈍和反應慢如我,最想有「腦未想到身體已到」的天賦,廣泛應用於音樂、運動此等「才華」上。

你最恐懼的是什麼?曱甴。

天性中有什麼缺點?自控力弱。

你最痛恨自己哪個特點?理智與感情的矛盾與衝突。

你最奢侈的是什麼?不為金錢而背叛的自我感覺良好。

你覺得哪一種錯誤最可以被縱容?我縱容(並且欣賞和美化)自己所有錯誤。

你最喜歡男性的什麼特質?站在最後,不動聲色卻魅力四溢。

你最喜歡女性的什麼特質?站在最前,艷光四射而婉約清雅。

在世的人中你最欽佩的是誰?五月天的阿信。

你這一生中最愛的人或東西是什麼?應該一直會是我自己。

如果你可以改變你的家庭一件事,那會是什麼?能和爺爺嫲嫲、公公婆婆四人合照。

你最想成為什麼?不平凡的普通人。

■Profile

王仲傑

香港中文大學風險管理科學學士,香港大學經濟系碩士,曾於美資銀行從事風險管理,2014年創辦社企「籽識教育」,為中學提供創意教育及生涯規劃課程,舉辦「今生不做機械人夢想計劃」,支持港人尋找人生的方向。另成立「陸續出版」,為有志從事出版、設計及多媒體創作的學生創造工作機會的平台。大學課餘開始填詞,曾與多位歌手合作,作品超過一百首,將於今年十一月四日舉行《紫此一次》作品展。

文﹕劉倩瑜

圖﹕蘇智鑫、受訪者提供

編輯﹕林曉慧

美術﹕明報美術組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