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9月5日

西九戲曲中心明年開 排練室擬客串小劇場

【明報專訊】西九文化區首個主要表演藝術設施戲曲中心明年底開幕,管理局正籌劃日後的營運策略。西九管理局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戲曲中心除有已曝光的大劇院及茶館劇場,亦擬將排練室化身成100座位的小劇場,作為戲曲界的實驗場地。他並首次透露另一表演場地「自由空間」暫定2019年4月啟用,意味西九首兩個表演藝術設施將於相隔半年內先後開幕。

明報記者 岑詠欣

辦黑盒劇場 迎合觀眾口味

傳統粵劇等戲曲多在大舞台演出,西九則於9月6至13日,在上環文娛中心黑盒劇場首辦本港少有的「小劇場戲曲展演」,約有120個座位,為明年底開幕的戲曲中心「試水溫」。

茹國烈表示,戲曲中心除設有1100座位的大劇院和約200座位的茶館劇場,還希望每年預留3、4星期,將大排練室變為黑盒劇場,作為演出場地。他說北京、上海、台灣等地都有小劇場演出戲曲,認為此安排有助戲曲中心全面迎合觀眾口味,「大劇院做殿堂級作品,入場觀眾多是戲迷;茶館着重精緻演出,讓首次看戲曲的人享受過程;小劇場的觀眾相信來自跨界別,以往看開戲劇或舞蹈表演」。

茹國烈續說,近年各地嘗試走向實驗劇場,將戲曲「年輕化」,包括利用小劇場容許尺度較闊的空間激發創作。然而將慣在大舞台的戲曲表演,縮細至貼近觀眾的小劇場有不少挑戰,他舉例要留意敲擊鑼鼓的力度,甚至在鑼鼓「做手腳」減音量,而表演者亦不能太多,「粵劇要多元化發展,就要走一條這樣的路」。

不再擔心沒「新血」 而是考慮人選質素

戲曲界一度憂慮青黃不接,茹國烈認同過去幾年本港戲曲界形勢有轉變,以粵劇為例,以前擔心沒有「新血」接班,現在則有空間追求接班人的質素,「再不是考慮有否人選,而是人選夠不夠好」。西九管理局2015年起舉辦4屆粵劇新星展,共約栽培了20名「新星」,茹國烈說他們的表演平均每次售出85%門票,反映戲迷開始接受這批全青年班演出,「有些(新星)出場會有人鼓掌,有些(新星)已找人替自己度身訂做(劇本)」。他透露正探討如何協助這批「新星」在戲曲界向前邁進,「是否可以由他們擔綱,在茶館劇場長演劇目?」

戲曲中心料明年第3季試運,明年底開幕,目前外牆正安裝逾萬塊「銀葉片」裝飾。被問及早前有團體質疑戲曲中心的外觀貨不對辦,茹國烈回應目前尚未完工,戲曲中心外牆會安裝燈箱,在銀葉片上「打燈」,效果如同設計圖,「完工後才留待公眾評價」。

中心明年啟用 半年後自由空間開幕

另一表演場地自由空間將緊接戲曲中心開幕,自由空間位於近海旁的大草坪旁邊,設有黑盒劇場,大草坪的戶外舞台可舉辦逾萬人的戶外活動。茹國烈透露,自由空間暫定2019年4月開幕,早前已平頂,「(與戲曲中心)只是相差幾個月(開幕),對我而言兩者是一併啟用」。

擔綱新編霸王別姬 新星挑戰小劇場

西九管理局首辦的「小劇場戲曲展演」,將在上環文娛中心黑盒劇場上演4齣劇目,包括3套內地劇團作品,以及由西九首次負責製作、本地新編的經典《霸王別姬》,部分場次已爆滿。在《霸王別姬》飾演虞姬、33歲的黃寶萱期望戲曲中心為粵劇界帶來衝擊,讓粵劇演員能與其他界別的藝術家合作。

調節表演手法 樂器貼膠布減弱聲音

本地新編的《霸王別姬》由3名本港年輕粵劇演員擔綱,黃寶萱表示,小劇場與傳統粵劇舞台的最大分別是前者空間相對細,相比傳統舞台與第一行觀眾距離3、4米,小劇場僅與觀眾相距1至2米,「戲曲動作大,表演手法誇張,但今次距離近,如果我在你面前散水髮,表達激動情緒,反而會over(過火)」。故此除要調節表演手法,負責音樂部分的人員也減少了,並在敲擊樂器「貼膠布」減低震動,令聲音減弱。

黃寶萱有份重新編寫《霸王別姬》,為小劇場度身訂做劇本,她說小劇場的演出在港仍有未知數,故劇本的長度、選材花上不少時間,最終選取《霸王別姬》是因該歷史故事為人熟悉,亦有空間讓她調校劇本,偏向着重霸王項羽的想法,而非以虞姬作主線,向觀眾呈現《霸王別姬》故事的另外一面。

盼衝擊粵劇界

黃寶萱的父親是著名粵劇演員黃金堂,她幼承家學,並是西九首屆粵劇新星。她表示,由她創立的藝團「粵劇場」近年積極參與劇本創作,編寫小品故事,「傳統(粵劇)角色是忠奸分明,但我的作品主要描寫角色不同的面貌」。被問及對戲曲中心期望,她說昔日粵劇「有少少故步自封」,以致未能進步,期望透過戲曲中心與其他界別藝術家合作,為粵劇界帶來衝擊,「可能是10年、20年後的成果,但都是好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