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8月24日

慈善路上邂逅另一半 「護鯊天使」關愛貧困孩子

【明報專訊】2014年的一場馬拉松長跑賽,符菁華一如以往幾年,成為賽道上的一員,不同的是身上輕省透風的運動衣外多罩了一件重達4公斤的鯊魚裝,她這個行動是為了在有「魚翅之都」之稱的香港,呼籲大家關注鯊魚被濫殺的問題。這位被道具物料摩擦至皮破血流的選手,原來不僅僅是鯊魚守護者,在鏡頭後、跑道外,還守護着病患與貧困者。她成為內科病房的護士,拿到人生第一筆薪金後,即加入宣明會的助養大軍,今天已是15名孩子的「媽媽」,經常親身探訪,還在貧困的地方找到女人的幸福。

不知是否還有幾天就披上嫁衣,符菁華這天臉上淡淡泛着一抹紅,談起相戀點滴,會瞄一下坐在身邊,於印度認識的準夫婿Melville。印度,對符菁華從來都不陌生。小時候讀過德蘭修女的事迹後,她對修女萬分敬佩,希望將來可以到彼邦,像修女一樣關懷貧窮無依者。

要做120分的「牛」

生於溫暖的小康家庭,符菁華深得父母和三位哥哥的疼惜,在母親訓練下,掌上明珠沒有感染「公主病」,會自動自覺幫忙家務,母親在報章上讀到關於社會弱者或家庭問題的新聞,會跟女兒分享和討論,而對中醫術甚有興趣的父親,對女兒選擇護士作為職志有着重要影響。

「爸爸多年前公餘進修成為中醫師,我們幾個孩子從小到大都以中藥調理身體,甚少服食西藥,身體也不錯。他的醫術好,卻不願將興趣變成工作,看診只為助人,從不收診金。」當符菁華修讀醫護課程時,又遇上另一位重要的人。「做學護時,醫院的病房經理常常提醒我,要盡心把病人照顧好,否則就不如不幹。」這番話她一直銘記在心,加上本來就是除非不做,一做就要做到120分的「牛」,有時寧可不吃飯,也要替病人把傷口洗得乾乾淨淨。拚了命的年輕護士某天扶着一名中風病人時,腰間忽然劇痛,雙腿像中了風一樣無力。她勉強支持到下班,回家躺下之後就無法再起來。

「媽媽當時很擔心,知道水療對腰椎問題有幫助,每天扶着我到泳池泡水,最後休養了幾個月才完全康復。」記者問﹕「病癒後還一樣搏命嗎?」「……戴腰封囉!」語氣像個犯了錯的小孩,並未被傷患嚇怕而變得「惜身」,哪怕要去的是印度。

化身15名孩子「媽媽」

學護畢業後,當她領到第一份薪金,就開始把收入的一部分捐到不同的慈善組織,當中包括透過宣明會助養兒童。「第一次收到助養孩子的親筆信感覺很奇妙,彼此的距離既遠且近,信上只有一條鉛筆線,因為他只有3、4歲。」符菁華笑起來,亮出一排整齊潔白的牙齒。跟着幾年,她又陸續增加助養的數目,宣明會會為助養者隨機分派不同國家地區的兒童,符菁華先後成為內蒙、菲律賓、柬埔寨、馬拉維、緬甸等地孩子的助養者。那時的「媽媽」跟「子女」一直維持書信聯繫,直到那次迎來一名印度小孩。

多少年,符菁華一直期待前往印度去,只是一個女子孤身上路畢竟危險;機會不久來了,宣明會舉辦印度探訪團,符菁華馬上報名。這個國家給她的第一印象十分震撼﹕「抵達加爾各答是凌晨時分了,我們由機場乘坐旅遊巴往酒店,在這一段車程中,不少團友都忍不住流淚。」一條寬闊的馬路,被躺卧着的貧民病患密密麻麻覆蓋着,「他們都沒有衣服穿,有的僅僅蓋着一片破布……」

那幾天,符菁華隨隊四出探訪,對其中一個家庭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他們不僅窮困,父親還患上了愛滋病,但一家人卻穿戴得整齊光鮮。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很高興我們到訪,為了表示尊重,問別人借來好看的衣服。生活有多苦,他們一句也沒有提,爸爸更興高采烈地告訴我們剛在市集出售了一匹布,希望買一條木在小屋建造一個閣樓,讓孩子在上面玩耍。」

修女教曉待病患溫柔細心

符菁華在這一次旅程中還有機會到訪德蘭修女之家(Mother House),令她雀躍萬分。「德蘭修女的墓地就在那裏,前來拜祭的人絡繹不絕,他們一一親吻墓碑,當中有不少更是穿著穆斯林服飾的,可見德蘭修女在這個地方付出了很多愛。」

那次造訪有一個小插曲。符菁華不知什麼時候離了隊,領隊最後發現她在其中一間小房內對着修女的照片和講述她生平的文章淚流披面。趁符菁華離座時,記者問Melville對準太太的第一印象,他談起這個片段。Melville是宣明會在印度的員工,負責愛滋病人的工作,那次帶領符菁華一行人探訪愛滋病人家庭時,二人有過一面之緣。「後來同事談起她,把這件事告訴我。我覺得這個女孩不只是助養者,她是把心掏出來了。」

第一次印度之旅讓符菁華感到「興奮」,在又髒又窮的地方,在貧窮者的臉上,她看到一抹光輝。4個月後她重回此地,參加德蘭修女之家「垂死之家」的義工隊,照顧瀕臨死亡的病患,讓他們有尊嚴地離世。「作為護士,我原以為可以用得着自己的專業,沒想到那些修女們太厲害了,我這樣說不僅因為她們都具備醫護知識,更重要的是她們的愛心。修女經常提醒我要be gentle,在香港醫院工作量大,我們都很趕急。修女替病人清洗傷口時卻很溫柔細心,盡量把病患的痛苦減至最輕。有一位婆婆的傷很嚴重,臉都潰瘍破爛了,當修女替她清洗時,她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我這個站在旁邊的小助手,把手伸出來讓婆婆咬,清洗完後,婆婆竟然鄭重地向我鞠躬道謝。」

與印度男友結婚過兩關

義工工作外的時間,符菁華會邀約宣明會當地的同事聚頭,其中一頓飯Melville也在座,二人在傾談間發覺彼此志趣相投,又有共同信仰,不久便發展成為情侶。但一個在印度, 一個在香港,雖然堅持每天透過視像通訊談情,長途戀愛到底不容易經營,而文化和性格的差異,更讓兩口子在相處時遇上不少衝擊。

符菁華說﹕「我初認識Melville時,他很少說話,好像很冷漠,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印度男女在社交上要保持一定距離,他知道我和男性朋友單獨外出吃飯會很介意,有一次更罵了足足兩個小時。但對於別人某方面的錯失,甚或說一套做一套的處事態度,他卻會顯得很包容。如果我們到餐廳吃飯,點的是飯,送來的是麵,他也會照單全收,不會據理力爭。」

在重遇Melville之前,符菁華正在計劃奉獻成為修女,還向印度修會打聽該循什麼途徑。「他們要求我先到當地參加為期三星期的簡介活動,但我就是一直申請不到三星期的大假,正在等待下一次機會,就遇上他。」符菁華相信這就是天主的安排。兩口子經過一年的交往,終於篤定了。印度人的文化是一旦談戀愛,就會很快談婚論嫁,他們交往不多久,Melville就向符菁華求婚,還帶她回鄉見家長,他的家人都很接受這個生於香港的中國女孩,但符菁華的媽媽卻極力反對。

「我每次到外地探訪或做義工,回來都會跟媽媽分享,她也聽得津津有味,但當我告訴她交了一個居於印度的男朋友,還準備結婚時,媽媽十分生氣,她覺得我要跟的是一個壞蛋。其實也難怪的,我們在香港讀到有關印度的新聞,幾乎沒有一件好事,有一個星期,媽媽對我不理不睬,我和Melville只好不斷禱告。」

一個星期後,符媽媽開口了,「拿他的照片來看看!」符菁華趁機介紹Melville的家庭和成長背景,例如他勤奮好學,擁有兩個碩士學位,母親是一名教師,家族中有幾名醫生……媽媽一關順利通過了,跟着是教會神父的一關。「他擔心我一直靠視像方法認識對方會受欺騙,於是Melville請自小參加的教會牧師證明他的會友身分,又向當地政府申請無結婚紀錄證明書,早前來港親自見面時,神父跟他只聊了片刻,二人竟然就搭着膊頭走出來,真搞笑。」

訪問後,符菁華送上婚禮邀請卡,幾條可愛的鯊魚旁寫着﹕Join Our Adventure,兩口子已計劃在婚後一起建立慈善事業,致力服務貧困地區的孩子,這頭「牛」的未來,該會是一場一場的奇遇,充滿燦爛的笑容和澎湃的愛。 

普魯斯特問卷

你認為完美的快樂是怎樣的?簡單。

你認為最淺程度的痛苦是什麼?最淺最深都是一樣——不懂得快樂。

你最希望擁有哪種才華?有愛。

你最恐懼的是什麼?沒有愛。

天性中有什麼缺點?性急。

你最痛恨自己哪個特點?性急。

你最奢侈的是什麼?幸福的家庭。

你覺得哪一種錯誤最可以被縱容?想不到。

你最喜歡男性的什麼特質?簡單。

你最喜歡女性的什麼特質?簡單。

在世的人中你最欽佩的是誰?父母。

你這一生中最愛的人或東西是什麼?德蘭修女。

如果你可以改變你的家庭一件事,那會是什麼?沒有。

你認為自己最偉大的成就是什麼?沒有,我太渺小。

你最想成為什麼?德蘭修女的追隨者。

■Profile

符菁華

內科護士,2014年穿上鯊魚裝跑馬拉松以呼籲大眾關注濫殺鯊魚的問題,多年來透過宣明會助養共15個不同地區貧童,另與手作愛好者創立Buddies Accessories,以收益捐助各地貧困兒童。

文﹕劉倩瑜

圖﹕劉焌陶、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美術﹕明報美術組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