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8月22日

好玩藝術椅放20公共空間 民間設計 與街坊互動

【明報專訊】康文署上月開展為期3年的「樂坐其中」計劃,一批民間設計的藝術座椅陸續在20處公共空間曝光,成為獨有的「城市家具」。有建築師團隊在遊樂場增設能「聽」的座椅,鼓勵市民與朋友說心底話;另有建築師團隊打破現存雕塑在鬧市被「隔離」的狀態,在雕塑的基座增設高低起伏的桌椅,將社區與藝術重新連繫。

明報記者 岑詠欣

非桌非椅 「怎坐都可以」

「近建築研究舍」5年前成立,最近在灣仔告士打道花園設計城市家具「連椅」,本月起開放。團隊利用著名雕塑家高華文的雕塑「飛」的基座,設計猶如環形跑道的座椅,與雕塑設計概念呼應;亦因設計是高低起伏,故既可當桌子,又可作座椅。近建築研究舍成員鄧知蘅說,或因設計有別於常見的座椅,身邊友人曾反映不知該如何坐,「以前有圍欄圍着中間的雕塑,無人問原因,但我在該處擺張座椅,反而會問我該如何坐,這很匪夷所思……其實想怎樣坐都可以」。

成員蔡偉權說,「連椅」啟用以來,見過有菲傭躺在椅上成為「龍友」的模特兒,又有小朋友在椅上逐級攀爬,然而一般市民未敢「越級」而坐,只敢坐於最低層,「不知大家是否被忙碌的工作磨蝕了。今次設計是一項試驗,發掘大家善用城市空間的創意」。另一成員周彤說,外國常見這類「好玩」的公共空間,其團隊今次嘗試將這種不拘謹、輕鬆的公共空間文化引進香港,希望市民放開懷抱,享受箇中樂趣。

重新連繫藝術與社區

蔡偉權曾居於灣仔一帶,他指本港有不少「口袋式」公共空間,被高樓大廈包圍,就如告士打道花園,較常作為通往稅務大樓、入境事務大樓的行人通道,故希望新座椅吸引市民駐足,雕塑不再被圍欄包圍,「藝術品不應只作欣賞,應被人接觸到,甚至有互動」。

「連椅」的設計除將藝術與社區重新連繫,也有另一巧妙之處。鄧知蘅表示由於公園地面有明顯的「格仔」圖案,故「連椅」設計時坐落於其中一格之內,以免面積太大,與公園本身設計不相配,甚至收窄了原本的行人通道。她又希望政府發掘更多被忽略的公共空間,例如天橋底,邀請民間設計成「好玩」的地方。

「樂坐其中」計劃為期3年,這些城市獨特風景之後會否持續?康文署表示計劃3年後的發展如有新消息,會再公布。

傳音碟座椅 悄悄說情話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利用巨型「迴音碟」(sound mirror)收集敵機聲波,從而發出預警。時至今日,這種技術因雷達的出現而被淘汰,卻被建築師及設計師創立的「一口設計工作室」採用,在跑馬地遊樂場設計了6張「聲音座椅」,鼓勵大家溝通、說「悄悄話」。

一戰偵測敵機技術

跑馬地遊樂場的草地7月下旬起多了6張「花瓣」造型的座椅「聽.亭」。建築師、「一口設計工作室」創辦人梅詩華說,「聽.亭」運用了「迴音碟」技術,在座椅之間互相傳聲,最長的一組座椅相距10多米,「由於只有在同一個聲波方向內的人才能聽到對方說話,座椅以外的人聽不見,所以可說秘密,鼓勵大家溝通」。

然而,此技術用於設計座椅上頗具難度,該工作室的設計師甄雪傲說,測試時曾因計錯座椅弧度,聽不到對面座椅的聲音,反而聽到遠處的鳥聲;但測試成功後成為了小朋友向母親表達愛意的工具,「有次教小朋友玩(聲音座椅),小朋友向媽媽說了『I love you』,很甜蜜……本身以為(聲音座椅)只是用作閒聊,想不到被用作說肉麻說話」。

自下而上 街坊有份揀色

梅詩華說,本港的公園講求功能,不如外國般「好玩」,這次設計「玩聲」,希望令遊樂場更具特色。

她透露,設計期間透過問卷調查街坊對座椅顏色的意向,認為這種由下而上的設計更能發揮遊樂場的社區功能,「公共空間是屬於當區街坊的,若用家參與設計過程,(公共空間)地區定位會較清晰,氣氛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