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8月18日

咕嚕雞包 白雲多士 文青café「包」滿創意

【明報專訊】八月街頭熱辣辣,三點三肚皮微餓,但不想「掃街」,入café吃點輕食是最佳選擇。窩夫、班戟太甜膩,三文治、漢堡包又嫌普通,或者你可試試高逾十厘米的咕嚕雞包,又或者來個「坦蕩蕩」的開放式三文治,甚至是一片盛着雲的吐司……

來「小學課室」吃自家包

太子新開的café「包販子」,一看就讓人覺得是間文青小店,裝潢以灰藍為主調,店內的桌椅都像小學課室用的款式,招牌及牆上亦掛上本地插畫家創作的黑白插畫,再配上純白百葉窗,幾棵綠色盆栽,賣的就是時下年輕人喜愛的風格。

店主之一黃江凌(Judy),在西餐廳當甜品師約五年,因為一句「不想再打工」,就與有近十年西廚經驗的好友黎汶豐(阿豐)合作開設這間主打自家製作麵包的café。專賣包的原因很簡單——兩人都愛吃包,卻不喜歡一般用免治牛肉做的漢堡,反而愛夾着大件肉塊的包,所以決定自行開店,專賣夾着大大塊肉的包。

店內從裝修到食物設計,全出自兩位店主的個人喜好。置物架上一排迷你英女王及雪櫃頂的ET公仔,均是Judy從家裏搬來的心頭好。Judy說自己希望打造頹廢風,卻不知為何人人覺得是文青店,令她有點摸不着頭腦。而店內最受歡迎的咕嚕雞包,是從Judy及阿豐最愛的茶餐廳而來。他們設計包款時想起咕嚕肉,而相比豬肉,二人偏愛厚厚的炸雞扒,咕嚕雞包由此誕生。

花椒八角煮菠蘿 為雞扒解膩

高逾十厘米的咕嚕雞包,製作工程猶如外形一樣巨大。漢堡包由餐廳自家製作,麵糰揉好後發酵兩次,才可烤焗。新鮮菠蘿厚切,用花椒、八角、砂糖煮成的糖水煮過。雞扒醃後蘸麵包糠厚炸,另把紅椒、洋葱、番茄煮過後,攪碎成甜酸汁。自家製麵包鬆軟,不是一般麵包廠的大路貨色,菠蘿煮過後仍保存一絲絲口感,雞扒皮脆肉嫩,一口咬下層次豐富。而甜酸汁及花椒、八角微辛的味道,都能為炸雞扒解去膩滯。

除了漢堡,店內三文治所用的方包亦是自家製。三文治採用open sandwich款式,豐富的餡料坦蕩蕩攤在厚多士上。眼前的123豬手治,靈感來自Judy家鄉上海的一道「數字排骨」。所謂「數字」,是指煮排骨時,以酒、醋、糖、醬油和水不同比例合成的家鄉秘方。而她烹煮豬手時亦用上同樣秘方,然後再用慢火燜四至五小時才軟腍入味,豬手皮彈肉嫩,醬汁味道亦不會過濃,配上香脆的厚多士相得益彰。

茶餐廳名物西多士落到包販子手上,亦創出兩個變奏,一是「鬼佬西多」,圓形麵包先煎後焗,放上乳酪及水果;二是「陀地西多」,材料還是西多士的材料,但做法卻不大相同,麵包先蘸上蛋漿後炸,再放上自製花生醬味雪糕及蜜糖脆脆,又把牛油燒焦後拌入奶粉,撒在西多上,最後在碟邊澆上用牛油及黃糖煮成的糖漿,才告完成。

餐廳的咖啡豆選用本地咖啡師盧漢榮的自家品牌「菊」。「菊」購入生咖啡豆後,自行用炒豆機加工,成品供應給不同餐廳,也有在網上出售。其中供給包販子的咖啡豆會不定期轉換,希望為客人帶來新鮮感。

咖啡豆用本地咖啡師品牌,而牆上插畫及招牌均由本地插畫師吳嘉寶設計,問Judy是否想支持本地出品﹖她說﹕「想支持一下,因有夢想很有型,雖然未有錢賺,但都會繼續做。」再問,是他們未有錢賺,還是餐廳?Judy大笑﹕「大家也未有錢賺,一起努力。」

■包販子

地址:太子通菜街254號地下

查詢:2656 5605

備註:逢周二休息

文:段曉彤

圖:馮凱鍵、黃志東、部分相片由相關餐廳提供

編輯:王翠麗

food@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