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8月16日

自學自強 修舊機送弱勢社群 茶水姐變身「電腦女俠」

【明報專訊】160人,哪一隻杯是誰的、他們喜歡飲哪種水溫的水,郭林好都記得清清楚楚,或者你會說,你公司的茶水間阿姐都做得到。今回訪問郭林好,不是因為她的這項技能。十多年前,郭林好自學電腦操作及打字,跟着學「砌機」學修理,近年不僅親人的電腦九成由她包辦,她更致力維修舊電腦送贈弱勢社群。62歲、小學三年級學歷,多年來組裝了約30部電腦,這位4個孫兒的high tech外祖母,配得上「神奇女俠」的稱譽吧!

如果是平日,敲門進來會議室,然後把托盤上的幾杯開水分別放在同事及訪客面前的可能是郭林好(好姐),今天早上,坐在會議室大圓桌邊的她有另一個身分——電腦修復員。

好姐任職的新創建集團,最近舉辦內部電子資源回收行動,呼籲公司同事捐出用不着的電子產品如桌上電腦、手提電腦及平板電腦等,經修復後轉贈給基層家庭及有需要的中學。除了公司的資訊科技部同事,在茶水間工作的好姐也被邀請參與。

「底板、RAM、hard disk、CD-ROM、顯示卡……」跟好姐談電腦,她會如數家珍。「我很喜歡逛電腦展、鴨寮街,看看有什麼新的產品,不一定要買,但一定要知道,近來覺得最有趣的是3D VR虛擬眼鏡。」好姐興致勃勃。

小三學歷 請教同事學懂「砌機」

20多年前,好姐從毛衣廠紡織女工轉職為辦公室茶水姐,由於轉行之後,工作和環境都跟從前有很大不同,忙於適應的她,沒有想過往後還會漸漸愛上電腦這種先進玩意。「我其中一項工作,是清洗公司所有同事的杯,然後放回他們的座位。從前在工廠工作,每天埋首做自己的事,不用理會別人,大家為了多掙錢也甚少閒聊,我認人樣就比較弱,覺得人人個樣都一樣!轉職後一下子要照顧眾多同事,要認得哪一隻杯子是哪位同事的,就很困難。」好姐笑着說,現在一切早適應了,就是嫌自己身材細小,「有時捧着茶水到會議室的時候,人家已經在開會了,他們的座位之間沒有太多空隙,我的手又短,要把茶杯遞到枱上還是有點吃力」。

日間的工作固然花精力,晚上回家還有令她頭痛的事。當時好姐家中的電腦經常故障,每次壞機,都要找朋友幫忙修理,「有一次朋友很忙碌,電腦搬去一個月仍未有回音。我不想再靠別人,於是決定自學」,好姐說。當年她家中的是「486電腦」,運算速度很慢,後來486修無可修,她就四出打聽有沒有人有舊機可以送她。「剛好朋友的電腦要升級,就把他的『775』送給我。」拿回家的只是一塊底板,對電腦一竅不通的好姐開始着手買機箱和組件。

「最頭痛就是安插供電的連線插針,當年的舊式插針真的是一支一支的,不是今天的一排一排,由於有不同的功能,像開關掣、reboot掣、power燈、hard disk燈,不可以插錯。」現在滿口流利的英語專用詞,當時好姐一個也看不懂,於是,她用數碼相機把插針和底板分別拍下來,翌日拿回公司請教IT部門的同事。「他們很好,哪一支針該插到底板的哪個位置,會逐一告訴我。其中一個同事,更會每星期買兩本電腦雜誌給我,讓我了解最新的電腦知識,他知道我不懂英語,就主動替我把電腦的英文說明書翻譯成中文。」

好姐花了幾個晚上,終於把她人生中第一部電腦順利組裝,大功告成後,除了感到無比滿足,心頭還有一句話浮出來﹕「真好!以後不用再依靠別人。」生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澳門,二戰後的困苦民生,在好姐眼中十分平常,自強從來都是必須的能力。

成績優異 為養家停學做女工

父母生下6個孩子之後,離開澳門台山的家到香港工作。排行第二的好姐,跟大家姐分擔照顧弟妹的責任,她日間上學,下課後除了做家務,還要抽空製作爆竹幫補家計。家事再忙,要一邊做功課一邊孭着妹妹的好姐,讀書仍能讀出好成績。「入學以來,考試成績幾乎都保持第一名,只有一次考第二……」語氣中滲着淡淡的自信。

小學三年級,好姐的媽媽懷了第七胎,本來當苦力的她不能再工作了,回澳門待產,很喜歡讀書的優異生只好停學與大家姐一起到香港掙錢養家。

「現今一個單位間隔多房出租叫做劏房,我們當年跟爸爸3個人就是住在旺角一個狹小的劏房。」好姐淺淺一笑,苦頭在她口中不僅不沉重,有時甚至還會藏着一個半個笑點。「爸爸在一家生產塑膠製品的工廠替我們找到工作,製作膠質書皮、仿皮錢包、銀行紅簿仔的膠套等,還有一種膠褲仔,當時嬰孩都是穿尿布,這種膠褲是穿在尿布外面以防滲漏的。」因為塑膠的切割邊緣有點鋒利,工人常常會割傷,熔接塑膠的機器會產生高溫,工人一不留神還會給燙傷,「我們一聞到燒烤的肉香,就知道左右隔籬有人中招了。」

好姐起初日薪只有幾塊錢,劏房月租七八十元,還要寄錢回家,好姐和姊姊自然要省吃儉用,幾年後,她有感塑膠廠開始北移,行業在本地漸漸式微,又未夠年齡跟隨姊姊投身紗廠,「慳妹」毅然花500大元去學紡織。「沒有辦法,因為後期爸爸的公司也轉型,他回澳門跟媽媽拾蠔幫補家計,我和姊姊就成為家中的經濟支柱。」那段時間,她日間在塑膠廠上班,晚上到毛衣廠做學徒。一星期放半天假,沒時間也捨不得花費,但每次回澳門,就會買很多東西哄弟妹。「我們是姊姊嘛,做姊姊的就應該這樣。」

無論是問起她曾經歷的各種困難,或者肩頭上的責任,好姐的反應總是「係㗎!係咁㗎喇!」彷彿難題找上門是理所當然的事,樂天知命的人會努力想方法解決。20歲結婚,誕下兩個女兒,建立自己的家庭後,好姐隨即進入她口中「人生中最困難的階段」。「孩子年紀小,他們有病痛會很緊張,同時又要擔心經濟情况。我和丈夫都在毛衣廠工作,這一行夏天是旺季,冬季訂單少,工人的收入往往只有旺季時的一半。」為免兩公婆一齊進入嚴冬,一到淡季,好姐就會四處找兼職。

做義工 為慈善機構建電腦系統

嘗過貧窮的鹹苦,得過有心人的幫忙,好姐也希望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慈雲山邨清拆在即,為長者服務的機構榕光社招募義工,幫忙清拆戶的長者搬家及裝修新居。好姐無意中看到報章的報道,並加入了這一支義工大軍。第一次做義工,第一次做裝修換水龍頭、鋪膠地板,好姐笑笑口說「好容易啫!」跟着,她開始積極參與機構的其他活動。10年前,榕光社連一部電腦也沒有,她有感機構需要電腦化,還着手幫忙蒐集舊機,花了4年時間建立電腦系統。「現在系統已經很完善了。」好姐說。

當年的二家姐回鄉探親像聖誕老人,總是帶着大包小袋禮物,近年她搖身一變成為家族中德高望重的電腦專家。「侄兒們喜歡玩電腦遊戲,覺得自己的電腦處理速度不夠快,會找我想方法,住在澳門的妹妹,孩子的電腦壞了也是由我來修理,她說花了幾百元找人來修也修不好,可能是不夠細心……」

把砌機和修理電腦看作興趣的好姐,見到一部壞機,會好想知道毛病在哪,她更笑言當她心情不佳時,這門技術還會把她的藍天喚回來。「究竟是火牛的問題,還是RAM的問題呢……你知道嗎?CPU風扇插得不好也會導致電腦不能開啟的啊!記得有一次維修一部電腦,很奇怪,當機箱平放着就可以啟動,立着就不能。我花了很多天去查找原因,又請教公司的同事,最後終於發現,原來是其中一顆螺絲沒有上好……」

訪問那天,公司的電子資源回收行動進行得如火如荼,眼前的茶水姐拿着扳手一臉專注在枱上的二手機箱前踱來踱去,早前另一個茶水姐遞來的那杯水,記憶中,她好像連一口也沒有喝過。 

普魯斯特問卷

你認為完美的快樂是怎樣的?自身的快樂。

你認為最淺程度的痛苦是什麼?皮肉痛苦。

你最希望擁有哪種才華?凡是用得着的才華,例如能認到英文字、學懂普通話拼音等。

你最恐懼的是什麼?離別。

天性中有什麼缺點?自己不知道。

你最痛恨自己哪個特點?矮小。

你最奢侈的是什麼?首飾。

你覺得哪一種錯誤最可以被縱容?重複的錯。

你最喜歡男性的什麼特質?斯文有禮。

你最喜歡女性的什麼特質?溫柔。

在世的人中你最欽佩的是誰?新創建集團執行董事張展翔。

你這一生中最愛的人或東西是什麼?家中的小狗。

如果你可以改變你的家庭一件事,那會是什麼?金錢。

你認為自己最偉大的成就是什麼?認識電腦。

你最想成為什麼?普通人。

 

■Profile

郭林好

澳門出生,小學三年級學歷,年輕時為塑膠廠及毛衣廠女工,後轉職為新創建集團茶水姐,13年前開始學習電腦操作、文字輸入,其後自學電腦組裝及維修。公餘時間為機構榕光社義工,以4年時間為機構建立一套電腦系統。

文﹕劉倩瑜

圖﹕黃志東、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美術﹕明報美術組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