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8月4日

港女子職業電競隊 銳意進軍國際
女子賽與外地差距窄 市場具發展潛力

【明報專訊】財政司長陳茂波2月公布《財政預算案》時,提出研究推廣電子競技,發展電競產業隨即成為熱話。6月時李嘉誠基金會舉辦「香港競XP」,旅發局在今日至星期日(8月4至6日)首次在紅磡香港體育館舉辦「香港電競音樂節」,更有一眾世界高手參賽較量,令電競氣氛持續升溫。有港商認為,男子電競方面,香港已落後太多;反而在女子電競方面,全世界都處於發展初階,相信本港有力佔一席位。

明報記者 薛偉傑

香港電競總會會所上月舉行開幕禮時,請來女子職業電競隊Stinga進行表演賽,Stinga是近1年本港的第3支女子職業電競隊。據行內人表示,現時本地的女子職業電競隊,比男子職業電競隊更多。

成立Stinga的JengAh創辦人兼行政總裁張焯然表示,在香港成立女子職業電競隊,是考慮到在男子電競在歐美、韓國、中國內地、台灣等市場,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職業化制度、行業平均水準及市場生態都較優勝,香港已落後相當多。相反,女子電競在全世界仍處於初階,全球未有職業聯賽,香港現時才起步,仍有機會與其他地方一拼。

電競觀眾「陽盛陰衰」 冀吸女觀眾

張焯然又稱,根據行業數據,電競觀眾的男女比例約8比2,向來屬於「陽盛陰衰」;但若從好的一面看,就是女觀眾有很大增長潛力。該公司決定在香港成立女子職業電競隊,其中一個目標是希望開拓女觀眾,而且是放眼全世界,並不局限於香港。

張焯然曾經在Google工作3年半,當中有1年多時間,是留意亞洲國家和地區的YouTuber如何發展,然後將有關經驗轉告給本港的YouTuber,甚至為他們提供培訓,協助打造個人品牌;因此,他有信心可以將這一套應用於電競女選手。他又認為,香港女士同時懂得中文和英文,可以看得懂或參與更多遊戲比賽的直播;而且電競行業不像球類活動,不需要很大的練習場。

每日訓練10小時 專人分析數據

此外,張焯然認為,女子電競隊較易吸引注視,但Stinga的幾名隊員,絕對不是花瓶,在英雄聯盟遊戲的香港女玩家當中,每個隊員排名都是數一數二。該公司觀察過她們的排名,以及參加業餘電競比賽的成績,再邀請她們面談,確定有志成為全中國的冠軍,才在6月底將她們組成Stinga。

她們組隊之後,只集訓了3日,即參加李嘉誠基金會舉辦的香港競XP,在英雄聯盟女子賽中打入四強。在爭入決賽時,Stinga遇上成立差不多1年的香港首支女子職業電競隊PandaCute。說起這場比賽,張焯然仍忿忿不平,指Stinga在遊戲初段一直領先,只是組隊時間太短,默契不足,後段才輸給對方。

現時,Stinga的隊員每周訓練5日,每日10小時;若臨近比賽,更會加操至每周訓練6日。不過,他強調,訓練不是「死練」,而是相當科學化,會考慮保養視力和體能。在每日訓練的10小時當中,只有6小時是真正打機;餘下4小時,由遊戲分析師解讀和分析每名隊員數據、其他電競隊數據,以及由教練制定策略,另會做運動如每周打拳兩次,以及透過外展活動來建立默契等。

Stinga參考外國和中國內地、台灣的做法,除教練之外,亦有遊戲分析師。該隊的遊戲分析師「老星」表示,他的工作就像分析棋局一樣;翻看及研究各地大量英雄聯盟比賽,從中找出適合Stinga的戰術。在比賽之前,他亦會分析對手習慣、戰術、開局及弱點等。

由於本港電競比賽太少,Stinga將會積極參加兩岸四地和東南亞的比賽。至於收入來源方面,張焯然稱,公司已和Stinga隊員簽了經理人合約,可以全權為她們接洽工作和商業活動。除出場費、比賽獎金外,隊員可以參加各種商演、直播打機、拍攝廣告,以及推出各種周邊產品,創造收入。簡單來說,就是將她們當成運動員兼網紅般經營。

洽廣告商演 當運動員經營

現時,Stinga隊員平均月薪約1萬餘元,張焯然估計,每個月有1至2次比賽或商演活動,公司就可以收支平衡;現時已經有一些廣告商和直播平台正在接洽中。

張焯然希望,社會不要帶着有色眼鏡來看電競行業,很多人認為打機好的人一定是讀書差,但他本人已經是例外,讀中學時他每日都打機幾小時,但仍能考入中文大學商學院,畢業後獲Google聘用。至於Stinga幾名隊員,有一人已讀完大專高級文憑,另有一人是IVE學生,其餘幾人全部完成中六課程。他笑言,今年本地商界對電競行業的關注增加,若他年輕10年,也有可能放棄讀大學,改當職業電競選手。

港缺職業聯賽 男高手多外流

據行內人的非正式統計,過去10多年,香港累積有20多名男子電競選手到台灣、內地和歐美發展。其中早前在香港電競總會會所開幕禮表演賽,與4名業餘電競選手即場組隊,輕易擊敗Stinga的Toyz(劉偉健)就長駐台灣發展。2012年10月,他協助所屬的台灣電競隊在美國洛杉磯舉行的「英雄聯盟第2季全球總決賽」中,擊敗韓國電競隊Azubu Frost,取得世界冠軍,贏得100萬美元獎金。

不過,香港男子職業電競隊,估計暫時只剩下兩隊;其中一隊是今年3月成功融資800萬美元(約6240萬港元)的香港電子競技有限公司,但該公司引入台灣和韓國電競選手,隊員並非全部由香港人組成。

港男長駐台灣 奪世界冠軍

另一隊本地的男子職業電競隊「九龍電競Kowloon Esports」,前身是由幾名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學生組成的業餘電競隊Team IVE;由於Team IVE去年在台北舉行的「英雄聯盟國際大學冠軍賽」中奪冠,今年獲企業接洽,改組成職業電競隊,改稱為九龍電競Kowloon Esports。

今年才加入九龍電競Kowloon Esports的梁子皞,曾經在中國內地受訓,以及在台灣工作。他表示,讀至初中就輟學,到湖南長沙參加職業電競隊的青訓計劃,當過幾個月後備。回港半年後,適逢台灣籌備英雄聯盟職業聯賽,他和4個香港人獲邀到台灣,組成職業聯賽預選隊。當年,主辦機構將16支預選隊淘汰至8支,成為真正的職業聯賽電競隊。他們成功出線,他亦留在台灣再參加1年職業聯賽。他於去年回港,由於香港職業電競隊太少,一度要轉投業餘隊,今年才加入九龍電競Kowloon Esports。

台灣起薪1萬 普遍有宿舍三餐

梁子皓提醒有興趣以電競為職業的年輕人,即使是台灣的職業電競隊,起薪也不高,只是約4萬元新台幣(約1萬港元)。不過,當地職業電競隊普遍會免費提供宿舍和三餐。據悉,劉偉健當年初到台灣,月薪只是約4萬元新台幣,直至他所屬的台灣電競隊取得「英雄聯盟第2季全球總決賽」冠軍之後,月薪才增加幾倍。

另外,梁子皓表示,職業電競隊的要求和業餘電競隊有明顯差距,即使是很出色的業餘電競選手,轉為職業選手後,有可能吃不消。以九龍電競Kowloon Esports為例,部分由Team IVE轉過來的隊友,因為達不到要求要離隊。當年他在台灣,亦因電競隊方加入更高水準的選手,淘汰部分香港隊友。

至於香港男子職業電競隊現時的境况,梁子皓認為,最大問題是本地欠缺自主職業聯賽,出現人才短缺、人才外流情况。他續稱,全球約有10個遊戲設有職業聯賽,但那些遊戲開發商或代理商都不會在香港舉辦職業聯賽,香港電競隊只可參加中國內地或台灣的職業聯賽;所以即使本港出現高手,也無法留住。他認為,要解決現時的困境,首要是遊戲開發商或代理商要願意在香港設立職業聯賽,其他公司亦要提供較多商業贊助。

[企業創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