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7月19日

文員薪金扣通脹 20年只增2.9%
同期人均GDP增七成 職工盟﹕基層只分到餅碎

【明報專訊】職工會聯盟(職工盟)較早時分析政府統計處數據,發現過去20年中低層打工仔的加薪幅度微乎其微;中低層僱員的薪金扣除通脹後,每年平均增幅不足0.4%,當中文員的薪金每年平均增幅更低至0.15%,與人均生產總值(GDP)增長不成正比。

中低層薪金20年實質增7.8%

根據統計處1996至2016年的數據,私營機構中低層僱員,包括文員、侍應生、保安員及清潔工的每月平均薪金由1996年的10,390元,增至2016年的15,338元,升幅約五成。但職工盟分析數據後發現,累計增幅扣除通脹後,增長只有7.8%,即每年平均增幅不足0.4%,其中以文員薪金實質增幅最低,20年來累計只有2.9%;其次為侍應生,累計實質薪金增幅為5.3%。

保安清潔工工資較外判前低

至於保安員及清潔工的月薪,在實施最低工資前約近5000元,2011年最低工資實施後雖增長約三成至6000多元,仍比政府1996年把基層職位外判前的8000多元低。

李卓人:基層僱員無法分享經濟成果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表示,過去20年人均GDP增長約七成,打工仔薪金增幅卻遠低於人均GDP,數據反映基層僱員無法分享經濟成果,他形容「餅愈做愈大,但打工仔只分到餅碎」。

學者:文員薪金較高 難受惠最低工資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葉兆輝教授解釋,中低層僱員主要為低技術工種,當中包括合約員工,故議價能力較低,難向僱主爭取加薪。其中文員等工種漸被電腦取代而需求有所下降,加上文員薪金原已比最低工資高,未能受惠於最低工資,故20年來薪金增幅幾乎停滯不前。本身是統計學者的葉兆輝又指出,香港2016年的堅尼系數為0.539,貧富懸殊反映了中低層僱員的薪金遠不及人均GDP增長,可見基層員工並未在經濟增長中得益。

促政府停外判基層職位

職工盟促請政府盡快立法落實集體談判權,令中低層僱員可透過工會與僱主商議薪酬,又要求實施生活工資,即根據僱員的生活需要釐定工資,以及促請政府帶頭停止外判基層員工。

文員入職月薪1.2萬 與20年前相若

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副主席張燕歡20年前任職航運文員4年,月薪約1萬元,後來為照顧子女而離職。2002年她想再投身職場,但文員的起薪點只有7000元,而她為照顧子女而無法應僱主要求加班,遂改任兼職家務助理,月入7000多元。至近年她見女兒大學畢業投入職場當文員,起薪點仍只有1.2萬多元,與她20年前的薪金相若。

張燕歡慨嘆收入無法追上通脹,致生活艱難。她舉例,20年前到街市買菜,百多元已足夠買豐盛的一餐,當時活雞每斤只售20多元,如今則要60多元。

活雞加價近兩倍 「收入追不上」

香港雀巢職工會主席張振華任職運輸業20多年,每日上班逾10小時;佔其薪金一半的底薪,20年間由9000元增加至1.3萬元,每年增加約2%。而佔張振華薪金另一半的佣金,在過去10多年一直原地踏步,直到2008年工會罷工力爭下,方有每兩年2%的增幅。

罷工力爭換2%加薪

張振華要供養父母,他說,如今收入令他無以為繼。他舉例,20年前外出吃午飯只需20多元,近年卻要50多元,物價飈升,與薪金加幅不成正比。

職工盟分析過去20年政府統計數據,發現中低層僱員的薪金扣除通脹後,每年平均增幅不足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