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7月7日

IT人才渴市 本地企業「黑客松」揀蟀

【明報專訊】近幾年,全球颳起創新科技熱潮,這也形成科技人才供不應求,不同規模的企業都在想辦法爭奪人才。近年,有些外國科網巨擘和大銀行,就藉着贊助或主辦「黑客松」(Hackathon)比賽從中「揀蟀」,這股風氣更已由外國傳至香港。早前,本港出現了第一個由私營企業主辦的「黑客松」,相信可助企業物色科網生力軍。

明報記者 薛偉傑

記者這個星期日早上來到「FreshLinker創科馬拉松大賽」(FreshLinker IT Hackathon)的現場,這裏早已聚集了40名大學生和畢業生,分成10隊,正在把握最後數小時,測試和微調他們設計的程式,準備稍後向評判團簡報。

星展曾藉「黑客松」聘人

「這相信是全香港第一個由商業機構主辦的Hackathon比賽。」主辦這次比賽的職業介紹所FreshLinker Limited共同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梁澤信說。他表示,香港之前出現的「黑客松」比賽,都是由本地大學,或本地大學聯同半官方機構(如數碼港)或外國非商業機構主辦的。

在外國,商業機構舉辦「黑客松」比賽已不是稀奇事,Google、微軟、雅虎這些大型科技公司都曾經舉辦過「黑客松」。星展銀行也曾在新加坡舉辦大型「黑客松」,其目的開宗明義就是透過比賽招聘合適人才。

梁澤信坦言,該公司這次在香港主辦這類比賽,既希望協助大學生提早了解IT行業,更希望協助企業物色到人才,並計劃每年都在香港主辦2至3次「黑客松」。這次比賽同時得到動畫製作工具公司GoAnimate、職業介紹所Peoplebank及IT公司怡和科技(香港)有限公司3家公司贊助。前者還借出部分辦公室為比賽場地。

FreshLinker表示,若場地許可,將來希望每次接受超過100人參賽。由於場地面積所限,該公司主辦的「黑客松」很難讓一般人入場觀看,故考慮未來在網上直播其簡報環節,讓一般人不用入場也能夠觀看。

IT人才難憑一兩次面試覓得

梁澤信解釋,IT行業比較獨特,僱主很難單憑一張履歷表,以及有限的面試時間,就能準確找到他所需要的人才。尤其是一些剛畢業的大學生,履歷近乎零,就更難判斷。

「我們也想了很長時間,如何可以請到叻人,不讓Google等大公司請晒。」GoAnimate人才經理李英偉笑說。GoAnimate乃一家提供動畫製作工具的公司,曾經在「2012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及「2017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中兩度獲得大獎及金獎,也是少數能夠打入國際市場的香港IT公司(其用戶大多是外國公司和學校)。但李英偉也承認,一般香港大學生未必認識GoAnimate,令該公司在招聘員工時較吃虧。

其實,這並不是GoAnimate第一次贊助本地的「黑客松」比賽。今年較早時,該公司已贊助過由香港科技大學主辦的「黑客松」,以及由理工大學和數碼港合作舉辦Global Game Jam Hong Kong。

GoAnimate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洪耀基透露,未計今次由FreshLinker主辦的「黑客松」,該公司亦有從之前贊助的「黑客松」中物色到幾個他們認為適合的畢業生,現正開始安排面談。

比賽助摸清參賽者底細

怡和科技(香港)有限公司人力資源主管王秀麗亦認同,從比賽中物色IT人才,是一個有效的途徑,效果甚至勝過在大學內刊出招聘啟示,或者透過職業介紹所轉介。

事實上,怡和科技去年初和今年初已兩度主辦JOS Innovation Awards,邀請大學生和畢業生參賽。王秀麗表示,JOS Innovation Awards與「黑客松」不同,整個過程長達數個月,分成首輪面試、初賽和決賽。在初賽和決賽之間,會安排導師和參賽者會面,建議他們如何改良作品。

王秀麗表示,在幾個月時間內,該公司可以和參賽者多次見面,較深入地了解他們的能力和性格特點。此外,這種比賽亦可以讓該公司提早物色到人才,毋須等到學生畢業。她認為,JOS Innovation Awards的效果相當理想,值得花這些時間和資源。

據悉,怡和科技在去年和今年的JOS Innovation Awards之後,合共請了12名未畢業的大學生在暑假時到該公司實習。有些學生在實習完畢之後,還獲該公司聘用為兼職員工。

職業介紹所藉比賽建立關係

至於另一贊助商Peoplebank,則是一家專注中高層職位的職業介紹所。該公司贊助此類「黑格松」比賽,令人意外。Peoplebank總經理張碧儀解釋,該公司希望預早和IT人才建立關係,因為今年的畢業生有可能在幾年後就已經成為中層。

梁澤信和張碧儀表示,FreshLinker乃專注為大專或以上學歷的青年人提供由實習、兼職到畢業後5年內的職位空缺;而Peoplebank則是專注中高層職位,故兩者其實並非競爭者,反而可以很好地銜接。由此可見,企業為了物色人才,已經想得非常長遠!

贊助者心聲

怡和科技:作品水平勝預期

有份擔任評判的怡和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業務拓展及物聯網主管尚家良(Shrisankaraan S. Villupuram這天除了自己到場,還帶同他尚在讀中學的兒子到場,讓後者也感受一下FreshLinker的「黑客松」比賽的氣氛。他表示,由於比賽時間較JOS Innovation Awards的短,不能要求這次比賽的作品達到JOS的同一水平。但這次參賽作品的水平,已經比他預期高。

GoAnimate:「黑客松」助創科人才加速成長

GoAnimate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洪耀基曾經在美國留學及工作,直至2007年回流香港。他表示,在他回港之前,都未看到美國有很多「黑客松」比賽,但近幾年則發展得有如雨後春筍。

據他所知,美國近年很多「黑客松」都可以讓幾百人一起作賽。除了由大學舉辦之外,亦已經有很多「黑客松」是由企業舉辦。除了大學生和應屆畢業生外,不少在職人士也會參加。

洪耀基坦言,他本人也享受觀看「黑客松」的過程。此外,他覺得,這種比賽可以有助年輕創科人才加速成長,對於整個科技行業都是好事。因此,即使該公司未必能成功招聘到參加者,還是會繼續贊助這類比賽。他計劃,每年都在香港贊助3至5次「黑客松」。由於該公司在美國矽谷和台北都設有分公司,將來亦有可能贊助當地的「黑客松」。

洪耀基透露,未計今次由FreshLinker主辦的「黑客松」,該公司亦有從之前贊助的「黑客松」中物色到幾個他們認為適合的畢業生,現正開始安排面談。

比賽花絮

馬拉松式工作 考驗參賽者耐力

這次比賽為期兩日,但參賽隊伍實際設計程式的時間只有大約24小時,其他時間為進行簡報、接受評判團提問,以及評判團計分商議等。

參加者在兩日內幾乎不眠不休地設計程式,需要借助零食和飲品提神,但他們都不以此為苦,士氣相當高昂。有些參加者向記者透露,剛巧有隊友的住所接近比賽現場,面積也較大,於是幾個人就在那裏借宿了數小時,這可能已是比較幸運的一隊。有些參賽者則只能在比賽場地小休。

立體「食鬼」遊戲奪冠

Nananinja以一套立體和可供4人同時參與的「食鬼」遊戲,在是次比賽中大熱勝出。該隊成員黃金城表示,他們之前曾參加本地其他「黑客松」比賽,例如由數碼港舉辦的比賽,但這是首次獲獎。他又透露,其實他們的團隊共有7人,來自不同年級,只是因為賽制所限,每次會選出5人參賽。

第二名則是GammaGo的VoluntEasy。該隊認為,香港人並不冷漠,只是因為工作太繁忙以及時間碎片化,令他們難以當義工。所以,他們的構思是仿效活動及課程綜合網站Timable,設計一個綜合全港義工活動的網站,讓一般人可以透過日期、時間、地點、性質等多個條件來彈性選擇當義工。

第三名是InFamous,他們的構思是設計一個表演直播網站,可讓參加者隨時發起、邀人對賽(battle)的直播平台。舉例說,極限運動、街舞、唱歌、烹飪的愛好者,都可以在平台上搜尋同道中人,邀請對方在網上對賽。一般網民則可以看到兩人輪流或同時直播表演,亦可以即時「畀like」和給予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