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7月5日

音樂人葉建華 發燒鑽研靚聲音

【明報專訊】今夜聞君琵琶語 如聽仙樂耳暫明——專訪音樂人葉建華。認識葉建華超過二十年,初接觸他時,我還是個小女孩,覺得他非常嚴肅,不苟言笑,我甚至畏懼而不敢跟他說話。年月飛逝,時至今日我居然執筆訪問這位亦師亦友的音樂前輩,真的令我既驚又喜。

葉建華(Keith),唱片監製,著名音樂人,Rockin樂意唱片的創辦人,於一九八二年成立了這家公司後,主要代理歐洲另類音樂唱片,甚至有些歐美細規模公司主動聯絡Rock In要求代售其唱片。在一九八○年代的士高大行其道之時,更引入過非常受歡迎的歐洲節拍舞曲,Rock In當時還製作本地混音版及Non-Stop版雜錦碟,銷量相當好。

Keith由撰寫《年青人周報》至《搖擺雙周》,及後的《新時代》雜誌等,都印證了他對音樂的熱誠。之後Keith開始發掘本地歌手及樂隊組合,為其製作音樂特輯,如為人熟悉的夢劇院、彭羚、李蕙敏、曹永廉、呂珊、羅敏莊、阮兆祥及Susan Wong等。Keith還為多首紅極一時的作品包括《橫濱別戀》、《活得比你好》、《藍色傘下等》、《(你沒有)好結果》、《情深款款》、《天生一對》、《全自動星夜》作曲及編曲。另外一首《壞情人》促使羅文的演藝事業翻開新的一頁。

九十年代中,Keith開始鑽研發燒錄音。九七年日本推出《宋家皇朝》電影原聲CD,居然被Keith重新混音的香港版擊敗了,成為一時佳話。日本錄音素來被發燒界視為靚聲的,這次被Keith的港版贏了漂亮一仗,更令Keith及香港發燒界打了支強心針。

分享歌手錄音趣事 「餓唱飽吹」非定律

問到Keith在錄音室多年,可有什麼趣事分享,他談到彭羚每次錄音時,必須手執一物才能發揮水準,而Keith每次都會為她準備一支筆,以供她錄音時使用。講到劉文娟,原來扭紋(劉之暱稱)每次開腔前,必須喝一杯熱奶茶。聞說奶茶這種甜甜的飲品,只會令咽喉黏結,反之扭紋卻用來滋潤聲帶,有趣!

有些人更特別,俗語有謂「餓唱飽吹」,意謂唱歌時不能飽肚,否則會受胃氣影響,但「百萬富翁」陳啟泰反而要吃過兩盒飯才有力氣唱歌,更是有趣!

問Keith哪位歌手重錄次數最多的?他即時回答是曹永廉,Keith的要求甚高,差一點也不收貨,而當時的母帶是兩吋的開卷式錄音帶,並非現在所用的數碼錄音,隨時可經軟件矯正便成事,故此需要重錄,由於曹永廉說話有懶音習慣,唱歌時要顧全咬字清晰又要表達情感,可說不是一件容易事,所以他需要多番努力才能完成一首歌。

多聲軌錄音 辛苦的是監製及錄音師

談到錄音,Keith說多聲軌錄音源於六十年代初,由最初的四聲軌開始,如早期Beatles的錄音便是四聲軌,這樣便可以分開一條一條聲軌錄音,好處是可隨時插入或抽出錄音。當中一段你認為不滿意的可刪除再補錄。現代錄音更方便,你可同時錄三四條聲帶,揀選哪一段認為最滿意的便節錄成一條完整的聲帶。問到Keith現時可有全隊樂隊同步錄音,他說,同步錄音效果當然最理想,但這是非常困難的,要知道當歌手非常投入去演繹歌曲時,如某樂手出錯,需要重錄,大家都會追打那位樂手。現在用上多聲軌錄音,樂手出錯可以個別重錄,絕不影響其他人,辛苦的只是監製及錄音師。以前年代如有失手,大家都要重錄,但歌手最不好受,因為重錄太多,歌手狀態會受影響,一般而言,歌手經過五六個小時錄音後,往往疲乏不堪,人也麻木了,很難再有好表現。

五音不全的人當歌手 拜科技所賜

現在許多歌手的錄音方式是多次錄音,把當中最好的抽出來,然後拼成一首歌,效果不錯。這還不止,有些錄音經過電腦軟件調整,令人錯覺以為唱功非常了得,誰不知現場演繹時,叫人大失所望,便是這原因;怪不得很多五音不全荒腔走板的人都可當成歌手,這要拜現代科技所賜。是禍是福?

發燒錄音天碟 樂迷願意掏腰包買

將來Rockin Music路向會怎樣?會否發展更多流行音樂,可曾考慮製作搖滾音樂呢?Keith說搖滾音樂很難在香港生存,又指出現在的錄音器材價錢非常大眾化,很多人也可以在band房自己製作錄音,不像以前年代,設置一個錄音室所費不菲;現代錄音通過電腦及專用軟件便可成事,價廉物美,但質素見仁見智。Keith更直言,現今只有發燒錄音的天碟是樂迷願意真金白銀去掏腰包購買的,其他的只會在電腦下載,所以會專注於天碟這方面的發展。 

文、圖﹕莉欣童

編輯﹕陳淑安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