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6月14日

「平凡人」的不平凡履歷
劉玉燕復出為兒童出力

【明報專訊】不論從外形還是履歷,身形高䠷、蓄着短髮的劉玉燕(Jane),絕對是一個幹練的職業女性,家庭事業兩不誤。出身商界,在公共事務範疇打滾多年的她,退休後更重返職場,出任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UNICEF HK)總幹事。如此成功該有不少心得分享吧?Jane不禁笑着搖頭擺手說,「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啊!」

「職場上,我是幸運」

Jane笑言她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經濟產物。1980年於浸會學院畢業後,加入一家大型電子公司工作。「職場上,我是幸運的。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不少外資企業以香港為跳板進入中國市場,工作上有很多新嘗試,晉升得很快。那時候,商界開始講求公司管理和制度化,大家參考先進國家的做法,思考如何令產品和服務專業化。」公司在英、美及東南亞均有業務,Jane因此有機會出差學習。

數年後,Jane加入美孚石油公司,擔任公共事務經理。她曾獲派到美國總部工作一年。對內,Jane需要配合企業發展方向,掌握業務性質;對外,她要時刻了解社會時事和政府政策,建立人脈關係。當時她負責籌辦美孚兒童藝術節,跟香港藝術中心合作,在暑假舉行一連串表演和藝術工作坊。這項目足足辦了10年。她亦為公司統籌美孚飛馬文學獎,得獎的是內地著名作家賈平凹的著作《浮躁》,她有機會陪同得獎作家出席在美國及北京一連串推廣其文學作品的活動。

「現在這類活動很普遍,但在八十年代仍屬新鮮事物,當時corporate citizenship是我負責的工作之一,今天慣用的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也算是一脈相承。」這些經驗,令年輕的她不禁思考,「石油公司推廣無鉛汽油合情合理,但為什麼要推動文學和藝術?」回顧起來,她相信這早年經歷鋪下她今日在UNICEF HK工作的伏線。

任自由黨總幹事 「難能可貴」經歷

生活上,Jane面對職業女性經常遇到的兩難局面。「兒子還剛剛出世,工作需要我經常出差,飛來飛去,內心不免有很多掙扎。」此時,得業界前輩賞識,邀請她管理公關公司,Jane得以有更多時間留在香港,兼顧家庭。「這趟經驗令我了解自己,知道自己還是比較喜歡在企業內服務,發揮個人專業。」

至於出任自由黨總幹事,Jane形容是一次「計劃以外但難能可貴」的經歷。「我沒有從政經驗,對方願意聘請,我也樂意一試!」在任兩年,她主要負責黨內事務,跟政府、議員、地區組織和傳媒等建立關係,經歷過1998年立法會及1999年區議會共兩次的選舉。事業上不斷邁步向前,平時工作忙碌的Jane,有時只得依賴其他小朋友的媽媽幫忙,照應兒子的學校生活。後來,Jane選擇辭職,當上全職媽媽。兒子也漸漸長大,Jane不由得考慮放下工作,多些陪伴孩子。「一來怕自己會後悔,二來希望補償小朋友。我終於有時間帶着兒子和他的朋友一齊去玩!」但Jane觀察到,當時已讀小學的兒子性格獨立,根本用不着她亦步亦趨的照顧。「放手才會成長,他自己處理得到,我也放心給他多點自由度。」於是在2001年她再次投身職場,加入中華電力公司,出任集團公共事務總監。

加入電力公司 認識可持續發展

在電力公司,她又學習新的課題,如環保和氣候變化,Jane從工作中領悟到「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這些事情與下一代息息相關,影響他們的生活,值得認真討論。」直至她離開30多年的企業工作時,還是在可持續發展這平台上繼續學習及參與。一直以來,Jane積極投入興趣,現時,她仍有出任企業一些可持續發展項目委員會的成員,以及出任香港理工大學「香港企業可持續發展指數」計劃顧問。一路衝鋒陷陣的Jane在職場打滾了33年,2013年,她決定從崗位退下來。

生活節奏慢下來,總有空間嘗試新事物,好動的Jane意外地培養了一樣靜態的嗜好,那就是鈎織。「感謝同事送我的退休禮物!」自言比較性急的她,甚至視之為一項耐性訓練。鈎織不但需要坐下來一段時間,重複某些動作步驟,作品織壞了還要想辦法處理。「過往我肯定會一手把它扔了,現在則會選擇把毛線拆散,重新再來!」Jane哈哈笑道。

雖然離開了職場,但她仍參與香港紅十字會及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公職。不論職場抑或公職,Jane均以個人專業投入在「企業可持續發展」的興趣之上。2015年,她復出擔任UNICEF HK的總幹事,朋友都不感意外,甚至鼓勵她說「呢份工好啱你呀﹗」。

「今天不建立兒童,城市無法發展」

那為何願意重投職場,還要是從未涉足的社福界?「我30年前積極推動兒童藝術節,之後的工作總與兒童及青少年掛上關係。UNICEF的服務對象是兒童,未來是他們去開創的。我希望自己多年的工作和學習經驗,對『可持續發展』的興趣和體會能回饋到下一代身上。」Jane頓了一頓。「一個健全的社會體系,兒童的生存權利應該得到保護,他們得以在安全的環境下,健康而快樂地成長。這要靠政府、商界、機構社團,以及家庭各方面通力合作,若然置之不理的話,社會將來要付出巨大代價。」

「我時刻提醒自己——今天不去支持和建立兒童,一個城市將無法發展。」UNICEF HK在香港主要負責籌款及倡議的工作。「全球有3.85億兒童每天僅靠少於兩美元過活,香港資源比較豐富,生活相對舒適安穩,我們有能力回報社會,作為一個國際化城市,我們更不應放棄國際視野及對地球村的承擔。」

2015年,聯合國193個成員國共同簽訂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目標之下細分169項指標,覆蓋消除貧窮和飢餓,關注健康和衛生,環境保護,基礎建設支援,提升教育品質,倡議責任消費及生產,性別平等多個議題。「指標裏有40多項與兒童相關,佔約四分之一。」Jane解釋道。

因為工作關係,Jane代表出席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國際會議,亦有機會到受助地區探訪。「這些親身接觸的經歷震撼人心。聽完敘利亞地區代表在會議上分享她出生入死的救援經過,回港後看到當地軍隊襲擊的新聞,覺得這一切都很真實。我擔心的是失去一整代人,特別是兒童,他們在社會發展中不知如何走下去。我亦在這些場合中認識了一個前塞拉利昂童兵,現在是UNICEF的大使,他親身出席活動倡議保護兒童權利,他的著作A Long Way Gone亦是值得推介的故事。」

「早陣子我到尼泊爾探訪地震後的重建工作,目睹保持衛生和潔淨食水的重要性;當地人沒有洗手的習慣,駐守人員還要思考如何改善情况。我們也在受災地區設置臨時學習中心,不單讓小朋友繼續讀書,也提供心理輔導,讓他們接受創傷治療。」她續道。

起牀做拉伸運動 強健體魄

在香港,UNICEF推動母乳餵哺,提倡兒童該擁有「遊戲權利」。「香港的小朋友沒什麼空間享受遊戲,但每天至少一小時的自由遊戲時間,對成長很重要。」Jane說。自由遊戲並非指參與課外活動或者打電玩,而是兒童有主導權選擇遊戲,在足夠的空間和設施下盡情發揮,並於過程中能夠放鬆,紓緩壓力。兒童應該在一個安全、友善和家庭關愛的環境成長,才可建設一個有生命活力的社會。

「要完成這堆目標的確是一條漫漫長路。」將屆耳順之年的Jane如是說。「現在我的心態是『to learn and to serve』,有能力便繼續做,沒再想退休的事了。」長年公私兩忙,少些魄力也應付不來。年輕時熱中球類活動的Jane,跟記者分享了強健體魄的心得。「我從十多歲起便培養了一個習慣,就是每天起牀後做十數分鐘的拉伸運動,保持身體柔軟。現在健康還不錯,只是雙膝因為勞損跑不動罷了。」

■劉玉燕 Jane

現職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總幹事。在公共事務、企業傳訊及商業管理方面有超過33年的豐富經驗,先後完成浸會大學的傳理學文學碩士及清華大學的EMBA課程,亦修讀美國馬里蘭大學國際管理碩士及英國London Institute of Linguists;最大興趣是探討及參與「可持續發展」的討論。

文﹕陳芷寧

圖﹕蘇智鑫、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美術﹕明報美術組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