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6月2日

廣東歌作畫 演繹荒謬香港

【明報專訊】颱風天裏的尖沙嘴碼頭,兩父子在欄杆前「追風」,海中竟有鯨魚賣力演出,不過二人無動於中。這是九十後藝術家何博欣即將舉行畫展的作品之一,「身邊好多時有荒謬的事情發生,但荒謬感卻沒有了」,她將畫作起名為《其實怕被忘記,至放大來演吧》,用上了陳奕迅《浮誇》的詞,何博欣以流行文化,演繹香港當下。

何博欣(圖)畫展的名字,也出自陳奕迅另一首歌《葡萄成熟時》的歌詞﹕「日後路上或沒有更美的邂逅」。而以這句命名的作品,畫的是兩個男人駐足看色情海報上的性感女郎。這可說是「何博欣式」幽默,雖如她所言,「別人可能會說做廣東歌詞好濫」,時事、電影、潮語等都是何博欣的靈感,但她往往「突破盲點」,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解讀﹕畫有樓有高潮,她畫女人頭上長了顆瘤;畫關愛座爭議,關愛座空盪盪,旁邊幾個座位卻誇張地人疊人。

何博欣將歌詞聯繫到香港情景

何博欣說,展覽以歌詞為主題,源自她到美國留學的經歷﹕「以前我羨慕別人到外地留學、出國,感到在香港沒有出路,但去到美國後卻突然思鄉,認識了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發現『香港人』這個身分很重要」,「那時有黑人朋友會討論rap music,他們會剖析歌詞,像讀詩一樣,很擁抱這件事,我覺得好正,開始回想自己聽的歌在說什麼」。同一句歌詞,每個人的聯想卻各有不同,何博欣就將歌詞聯繫到香港情景。

何博欣曾以王家衛電影對白舉辦個展「不如,我哋由頭嚟過。」,同樣畫社會上的小人物,不過她說﹕「之前那個展覽是關於人物的故事,每張畫是關於一個人,今次畫裏的人物很多是面目模糊,沒有刻意去描畫人,未必是人物的故事,是空間的故事。我還是在畫小人物,但着眼點已轉變了,他們是誰已不再重要,而是說香港的人和空間的互動。」她會從一些拍攝日常場景中的照片找故事,「加個twist」,「照樣畫沒有意思,對我來說意思很重要,為何這幅畫要成為一幅畫,而不是照片?」在訪問前的夜晚,她畫到凌晨一時,「想不通為何要畫,這幅畫的意義是什麼?突然質疑自己,這時我便知道是樽頸,要快點停下來。意義沒有了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小人物與空間的互動

畫家一邊手握粉彩作畫,一邊受訪。問她,粉彩是她愛用的媒介嗎?她說「今次純粹覺得粉彩適合」,談到「很多藝術家迫切於發展一個風格」,而自己仍在探索階段,大學接觸油畫,她今天還在畫,只是「冇理由做成世」,木顏色、廣告彩、水墨都是她的作畫工具。「很多人跟我說毋忘初衷,有些人覺得我走偏了,做多了插畫,但我覺得喜歡什麼便繼續去探索,沒道理22歲決定的初衷,要完全keep住。我的大方向是一致,就是繼續創作。」

對於商業合作為她帶來收入,何博欣認為不止是維生的選擇,從另一角度看,更多人參與也令作品變得有血有肉。她說仍然「just being myself」,「有人或許說,你做artist當然可以啦,但這條件是自己爭取得來,就算辛苦,有很多難關,可以做自己對我來說還是十分重要」。

■何博欣個展「日後路上或沒有更美的邂逅」

日期:6月8日至7月22日

地點:A2Z Art Gallery HK(中環結志街20號)

網址:www.a2z-art.com

文:玲子

圖:玲子、受訪者提供

編輯﹕陳淑安

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