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5月31日

為關愛和社會公義 不埋怨不放棄
貓癡廖慧慈家養58隻安哥拉

【明報專訊】熱愛旅行的人,會被人稱讚有型有個性,沒有人會笑他癡;沉醉廚藝及食材的人,會被誇讚美食廚神,但倘若像廖慧慈那樣愛貓,把生活的資源都放到貓上,肯定她會被呼作貓癡。癡還是黐?無論怎樣,來聽聽廖慧慈的故事吧,你會發現她和58隻安哥拉貓的故事,沒有癡也沒有黐,只有關愛和社會公義,縱然會有親友和朋友嫌棄她家的貓味,縱然有人指指點點說資源怎麼去了毛孩,但她決定以堅定意志,不埋怨不放棄快樂地走下去。

她說她的凡事堅持來自Starlight以及所有貓,而她的默默承擔不會埋怨,則來自湊大她的順德媽姐(馬姐)崧姐。

貓兒告訴我們 生命就是堅毅不拔

廖慧慈(Elizabeth)平生第一次認識安哥拉貓,是七年前在facebook上,女兒從網上發現兩隻被虐的小姐妹,是安哥拉貓,兩小貓滿臉都是煙斗燙過的傷口,Elizabeth決定要帶這小兩口去看獸醫;然而,獸醫卻建議給牠們安樂死,因為牠們已氣弱如絲。Elizabeth不忍心,怎也帶回家努力照顧,六天後妹妹走了,身體更弱的姐姐卻活下來,牠就叫Starlight,就是現今Elizabeth家中58隻安哥拉貓之首,她冷靜瀟灑,眼睛像在冷冷地說話,由Elizabeth代言:「她告訴我們,生命就是堅毅不拔。」所以Starlight的女兒叫Miracle(奇蹟)。Elizabeth家第二代安哥拉的出現,是延續生命的傳奇。

有些「貓癡」會因貓過多,生活負荷不了,家庭失和;有趣的是Elizabeth卻因貓多,和丈夫及女兒走得更近。這天記者跑到Elizabeth離開「黑暗時期」不久的新家庭,丈夫胡先生和Elizabeth說話一唱一和,異口同聲說:「我們真的沒有因為貓而吵罵,我們都不埋怨。」Elizabeth邊拿出凍乾雞肉給貓兒吃,邊這樣說。群貓不僅不爭吃,還上前找記者玩:「這是鮮肉,新鮮急凍至-40℃至-60℃,保留營養和沒有化學劑。我家的貓從來沒有生病,高峰期108隻啊,都健康活潑,不過,我們是自己煮鮮食加凍乾,若全吃凍乾,我們就破產了。」Elizabeth哈哈笑說。

全屋都是貓尿 夫妻睡在帳篷

在「黑暗時期」,他們是睡在帳幕的,但不是露營,而是夫妻倆在廳中間搭建蒙古包,女兒因為鼻敏感,所以會關門睡覺。發生什麼事呢?這算不算人生大犧牲?不過去流浪的人也時常睡火車站和搭營啊!原來這只是他們家的第一個黑暗時期,還有第二個在後頭。「那大概是兩三年前,不是貓的問題,是人的問題,我要承擔錯誤。原因是當時貓的數目已到了38隻,17、18隻貓公爭20或21隻貓女,開片、到處賴尿,爭地盤,全屋到處都是貓尿。」

怎麼不節育啊?「太多貓,要輪流送去節育,我們需要時間,這過渡時間我們仍住在apartment,全屋都有尿味,我們只好睡帳篷。 我們稱為黑暗時期。」兩夫妻安然接受這黑暗日子,而且是自願騰出自己的睡房。「當時我們還未住村屋,雖然房子也有千呎,但女兒一個房,工人一個房,若我和丈夫又要一個睡房,38隻貓就不夠地方走動。」Elizabeth一邊給我們介紹白色貓中的一隻黃條貓,一邊說:「這是菠蘿包,原名是阿波羅,是家中四大元老之一。我們寧願貓的空間大些。我們很少埋怨生活,這因為我從老工人身上學到美德。」

很少埋怨 從老工人身上學到美德

本來我們說着衣服這麼多貓毛,如何上班見人,她正在介紹用百潔布,示範一抹就掃走一堆毛,愉悅的氣氛因為提起崧姐,突然變得很感恩和「非常粵語長片」。陪着Elizabeth長大的崧姐,小時候總是買雞髀給她吃,雖然她已走了,但永遠活在Elizabeth心中,只要提起崧姐,她的臉上就帶着笑與淚水:「我受崧姐影響很深,她是一位順德工人,心地好好,無私地疼我,就是看粵語長片那種媽姐,她一生對人無私。我來自富裕家庭,但家中重男輕女,吃雞時,我有一個兄長一個弟弟,家人必將雞髀分給他們,我是女仔就沒雞髀吃,崧姐總會靜靜雞準備另一隻雞髀給我。」小小一隻雞髀,卻很觸動人,Elizabeth忍不住在擦眼淚。崧姐沒有「梳起唔嫁」,17歲已嫁人,18歲守寡,有一個獨子在鄉間。

久不久,小Elizabeth就見崧姐挑着一根長擔挑,兩邊都是回鄉物資,扁擔在她膊上搖搖吱吱,「她們那代人,就是不問回報,情操很優美。崧姐不識字,我常替她讀信,知道她每月的人工都是寄返大陸。」對比崧姐的畢生資源用在關愛別人和鄉下親人,Elizabeth選擇用在社會最弱勢的社群——毛孩,那也是很優美啊!Elizabeth還記得崧姐鄉下的兒子每封信都是寫來問崧姐要錢,但毛孩沒問一分一毫!

Elizabeth本來已擦乾眼淚,但說到出嫁時,崧姐送她一條金鏈,眼框兒又紅了,感恩的說:「我結婚時,她銀行只有三百元,全部用來買一條金鏈送我,做嫁妝,她刻苦,關心人,從不埋怨,這是我從崧姐身上學到的。」因為緣分,安哥拉貓和崧姐都在Elizabeth生命中出現。Elizabeth因而成為朋友中的安哥拉貓專家,安哥拉貓是一種歷史悠久的土耳其貓,活潑有個性而溫馴,最叫Elizabeth開心的是:「牠們有26歲命。」崧姐也享高壽,走時80歲。

Starlight不亢不卑 守護Elizabeth

在第一個黑暗時期,Starlight不亢不卑的孤傲性格發揮得淋漓盡至。Starlight小時因為曾遭人類虐待,總是很孤獨,但每當貓公在打架,Elizabeth拉開牠們,被貓亂打亂撞抓,Starlight就會衝出來打破靜默,向着打架貓左勾拳右勾拳,甚至「兜巴掌」掌開打架的貓,守護Elizabeth。也因為希望Starlight透過母愛改善孤僻性格,Elizabeth於五年前再收養多Moonlight、阿波羅和Rainbow,即另外三大元老,本想Starlight做母親,但結果是Moonlight做了母親, 生了六個baby安哥拉貓,以為Starlight不會有母親的溫愛了,Starlight卻於兩個月後,生了七隻小貓咪,第一隻就叫Miracle。

38隻至108隻,不再是家庭故事,而是社會問題, 因為Elizabeth接收了一個繁殖場的18隻安哥拉貓:「我嬲到爆!」她不是說貓,而是說繁殖場,她一再問政府為何要發牌給私人繁育者。(《公眾衛生(動物及禽鳥)(售賣及繁育)規例》於今年三月二十日生效,不少動保人士認為政府沒說明牌照數量上限,也沒有明確的發牌標準,更無完善的監管機制,將助長不人道手法以動物作繁殖機器。)她說:「場主以貓來賺錢,後來扔下繁殖場不理而去,我有個朋友找我,說我熟悉怎樣照顧安哥拉貓,叫我收了這18隻。」Elizabeth想,反正已是38隻,再加18隻,都好像多不了許多,便先斬後奏,收容這18隻又穢又病的繁殖場安哥拉,丈夫在旁回應說:「她做的事我都支持,後來我就變成牠們的醫療和保健大使。」

38+18等於56啊!怎麼又去到108隻,現在再變回58隻?「是,問題就是我們收的18隻貓,來自繁殖場啊,用來繁殖,所以都是懷孕的。」第二個黑暗時期,是一年半前他們決定由樓搬去村屋,搬去屯門一處二層的村房子,這對安哥拉貓來說,也是世紀大災難,他們對陌生環境非常害怕,「我們只好每次搬六隻,放在新屋一個房間,讓他們熟悉環境後,再放出來。」這樣搬家,新屋舊屋兩邊走,兩邊照顧貓,可想而知有多辛苦。

過去數年,Elizabeth家共有50隻貓被朋友收養,現在家中58貓相處融洽,最重要是全都節了育。

一個人在旅途上,寫在facebook會遇上很多朋友,但一家人收養58貓,收養被虐和繁殖場的貓,也一樣認識許多好朋友:「有次Miracle突然不適,我們帶牠看獸醫,獸醫說是心臟病,沒得醫,說只有安樂死,但我就是有一份堅持,不言放棄。於是找貓友介紹看別的醫生,多個獸醫都話沒辦法了,我和Miracle在獸醫處,我看着牠的眼睛,她已說了答案,我說,我們回家吧!」Miracle後來沒有死,還活得很開心,這次採訪也見到牠。「那次我後來再找了一位養貓的醫生朋友,他立即替Miracle計算一份薄血藥,吃了一次,我們叫Miracle堅持下去,奇蹟真的出現了,牠往後活下來,而且很健康。所以,我相信堅持,我相信努力,不要放棄。」

■Profile

廖慧慈

大學念心理學系,畢業後當小學老師,在同一小學工作三十年,引進動物友善課及講座。七年前開始收養兩隻被虐的安哥拉貓,後來貓生貓,以及接收了差勁繁殖場的安哥拉貓,高峰期曾養108隻貓,全都是安哥拉貓,曾因為措手不及,家中太多未節育男貓而出現貓尿到處撒及群貓大打出手的「黑暗時期」,但她和丈夫及女兒總是咬實牙關挺過去,結果終於令所有貓都和平共處。現有58隻安哥拉貓,以及兩隻狗,大狗肥豬和小狗Uno,人狗貓都健康和相處融洽,每天飯前都與狗往河背水塘散步運動。

文﹕一心

圖﹕蘇志鑫、受訪者提供

編輯﹕陳淑安

美術﹕明報美術組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