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5月22日

3D打印「手」傷健者 重拾活動能力
成本僅數百元 遠低傳統義肢

【明報專訊】英國有這樣一句諺語,「穿他人的鞋,走一英哩的路」(Walk a mile in someone's shoes),意思是人要有同理心,要懂得易地而處。可是,我們要怎樣才能體會到,能讓一位6歲小朋友愛不釋手到吃飯做功課都要戴着「它」,甚至睡覺都捨不得把「它」除下,那份愉悅及珍惜的心情;而這個「它」,是一隻手部義肢。香港製造者學會(The Hong Kong Maker Club,THKMC)創辦人李再敏(Mike)發現,由於香港手部殘障人士相對較少,能從香港公營醫療機構得到的資源不多,惟坊間所出售的機械臂或手部義肢動輒由數千至數萬元起跳,非人人可以負擔,遂由2014年起推廣「3D打印義肢」計劃,為有需要的人士製作成本較低的義肢,甚至準備運送義肢去西非國家予當地人士使用。

明報記者 溫婉婷 攝影 黃志東

Mike從事資訊科技工作,擅長編寫程式及軟體開發,閒時喜歡研究機械人及相關機械原理,其後於外國論壇上結識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於2012年共同創立THKMC,大伙兒研究及製作不同項目。其後Mike於一次聚會中認識到一位失去手掌及手指的研究員,激發起他去研究義肢的製作,「恰巧我於美國網站上找到義肢的3D設計圖,那是公開資源,只要稍為研究及更改尺寸即可打印出來,自行組裝後就能使用,非常方便」。如此看來,似乎很簡單呢,但他笑言:「但第一次製作義肢,我們足足鑽研了兩個月。」

花兩個月研製首隻義肢

當時Mike為研究員製作義肢一事得到媒體廣泛報道後,有不少家長主動聯絡,希望Mike可為他們的子女製作手部義肢,「3D 打印義肢」成為了THKMC一個核心項目。惟由於資源不足,自2014年起,他們只送出6隻3D打印手部義肢供試用並長期跟進,對象為5至14歲的小孩,以應付日常活動及簡單鍛煉,Mike表示:「因為他們正處於發育階段,若殘障的地方不做運動,肌肉便會持續萎縮,繼續長大就會出現不對稱。」

毋須用電 可用兩三年

「第一位試用者當時年僅3歲,已經使用我們的義肢近3年了,最近我們才為他換上新的義肢。」說罷,他笑着向記者展示一則來自對方家長的道謝短訊,內文提及小朋友歡喜得吃飯做功課也要戴着新義肢,連睡覺都捨不得把它除下,愛惜之情溢於言表。Mike補充稱,由於戴上義肢會較為悶熱,最好戴上3小時內適時除下「唞唞氣」;另3D打印義肢毋須用電,亦不怕沾水,一般可用兩三年。由於小朋友不斷長大,成長期間需要不時換義肢,3D打印義肢成本遠較傳統義肢低,令小孩父母可以負擔替小朋友更換義肢。不過,Mike並不甘於此。

辦工作坊教組裝 助更多有需要者

雖然創立THKMC及推廣「3D 打印義肢」並非為賺錢,Mike及其他成員一直都是義務性質,不收分文,但若要擴大計劃規模,最起碼要達至收支平衡。Mike表示,目前每隻3D打印義肢成本介乎500至700元,視乎手的部位而言,公司現時共有3部3D打印機,每部打印機每天最多只能打印一隻手部義肢所需零件,尚未計及組裝零件的時間。

由是,他們於2015年參與由星展基金會開展的社創計劃,成功進入最後十強,取得2萬元的起動基金,翌年更成立社企壹道製作服務公司。現時他們每月舉辦一次工作坊,對象主要為治療師及學校老師,參與者可以學習設計3D義肢及學習組裝,每次收入達8000至10,000元。

適逢近年教育局大力推行「STEM」教育,即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ematics),THKMC亦有意循教育方向發展,包括到不同學校提供短期訓練課程及活動,每次收取數千至萬多元不等的費用。學生可從中學習相關設計及組裝技術,而成功製作出來的義肢,更會送予有需要的人士使用。此外,他們亦會為醫院及NGO提供3D義肢打印服務,客戶主要為治療師,每隻手部義肢收取逾2000元,手指400元;並於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旗下網站上售賣部分產品。

正研中風初期手部訓練工具手

Mike表示,現時公司每月收入約1萬多元,主要投入製作3D義肢及研發方面。他又稱,正研究適合中風初期手部訓練的工具手,「因為近年中風的人數有增無减,甚至有年輕化情况,我們希望通過研究適合中風人士使用的工具手,有助刺激病人的肌肉神經,恢復控制手部動作」。

冀助重投工作 設計多花心思

踏入1980年代,本港工業式微,工業意外亦大減,緩和對義肢的需求。不過,Mike表示:「在西非就不同,不少人遭逢戰亂被斬手,對義肢的需求銳增,但他們根本無法負擔。」他得知,非牟利組織E-Nable Sierra Leone 一向在西非地區提供服務,所以主動與組織創辦人Ed Choi合作,承諾捐出義肢予當地有需要人士。製作一隻義肢,光是打印零件就需要一整天,組裝亦需數個小時,但THKMC人手有限,進度緩慢。於是,THKMC聯絡不同學校舉辦活動,冀集眾人之力,「我們希望可以在本地學校進行3D打印義肢,學生可以學到技術,製作出來的義肢可以送給當地人士。否則就算有1萬人組裝義肢也好,如果沒有人使用,也沒有意思」。

於剛過去的5月1日,THKMC在粉嶺一所學校舉辦名為「妙手救西非、共融創新機」的活動,吸引逾200名參加者。THKMC預先找來3D打印公司協助預先打印組裝義肢所需的零件送到學校,只消一個下午,就成功製造45隻義肢。這批義肢包括7至8個模型,主要考慮到當地人士的膚色、手部尺寸、手部殘缺情况等因素。由於對象為成年人,THKMC希望可以幫助他們謀生及工作,「就算搬重物也可以,這樣他們就可以外出謀生。因為他們多半失去手掌,所以設計義肢時要多花心思,要靠手肘甚至腰部施力」。Mike一邊有條不紊地解釋,一邊示範如何使用義肢抬起一箱雜物;他又打趣道:「揸鑊鏟都無問題!」

靠手肘腰施力 「揸鑊鏟都無問題」

由於該批義肢並非只讓使用者日常鍛煉,而是用來工作,設計時要考慮到重量負荷能力及施力點,且成人義肢結構亦較為昂費,所以每隻義肢的成本超過500元,合共超過2萬元,其中大部分金額由校方負擔,餘下款項由THKMC負責。

集體組裝活動 送「手」到西非

高先生5月1日帶同9歲大的兒子,到粉嶺宣道會陳朱素華紀念中學,參加由該校舉行的「妙手救西非、共融創新機」3D打印義肢組裝大行動。高先生說,組裝最難的工序是在義肢中間,細心地穿上橡筋及魚絲線,這是義肢中重要的部分,因為全靠橡筋及魚絲,令佩戴者可以用手肘活動的力量,去控制義肢上手指的伸展與開合。這部分對仍念小學四年級的兒子有一定難度,需要父母協助完成。但最令人欣賞的是陳朱素華紀念中學派出數十名中學生義工,他們都是事先已接受過培訓,知道如何解答參加者的問題。高先生希望當天組裝出來的數十隻3D義肢,能幫助西非有需要人士。

[社企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