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5月22日

為學生三攻珠峰 曾老師圓夢
港女性第一人 笑言回家想吃壽司

【明報專訊】中學教師曾燕紅2010年為鼓勵學生尋夢,為自己定下目標﹕登上世界最高峰;過去3年她兩度攀登珠穆朗瑪峰均遇上雪崩,第二次時更身受重傷,需休養逾一年。她去年辭去教席,上月再闖珠峰,終在昨晨6時成功登頂,成為首名征服海拔8848.44米珠峰的香港女性。昨晚她致電家屬報平安,告訴家人自己狀態很好,不用擔心,笑說回港「想吃壽司」。

明報記者 鄧力行 黃津琪 邱雅錡 王丹麟

另外,本港物理治療師吳俊霆(Elton)於上月12日帶領兩名接受腎移植者勇闖海拔達5362米的珠穆朗瑪峰大本營,完成目標後,兩名換腎康復者已先行回港,Elton昨則與曾老師一起成功攻頂。

妹喜極而泣 母「開心到食唔到飯」

曾燕紅胞妹Alice向本報表示,昨晚6時姊姊用衛星電話致電報平安,二人談了約5分鐘,聽姊姊聲音比她還要精神,她自己則開心得哭成淚人。她昨引述曾老師說,兩天後(即明日)會回到大本營,還笑言回港後想吃壽司,Alice一口答應回港後「細妹請」。她說母親得知姊姊成功登頂「開心到食唔到飯,話個胃全部裝住開心」,又說姊姊出發以來,自己每天為她祈禱,雖然知道她已做最好準備,但天氣始終難以預計,最終姊姊順利登頂,自己也很感動。

前兩次遇天災 今年辭職再戰

曾老師2014年首度登山遇雪崩,被迫中途放棄,前年第二度登山時遇上尼泊爾7.8級地震,她頭部遭割傷、肋骨折斷、背肌及韌帶撕裂。去年8月她向校方請假遭拒絕,只好辭職再登山。3次登峰花費過百萬元,不計代價堅持登峰,只為以身教讓學生知道,說好要做的事,就要做下去。

舊生﹕好像我們一起完成一樣

「好激動,好感動,想喊。」收到曾老師成功登頂的消息,她曾任教的學生陳瀚林差點流下男兒淚,「看着她一步一步,即使受挫折卻仍堅持,終於完成夢想,好像我和她一起完成一樣」。現就讀高級文憑的陳瀚林說,曾老師讓他明白「世間事只要堅持便有成果」,他願竭盡所能考入大學,完成夢想。

7年前曾老師目睹一群中二生欺凌老師,訓話卻換來嘻皮笑臉回應,令她決心教好學生。當年的「壞學生」劉港曉今天已是大學生,他說曾老師當年為鼓勵他們,定下登峰目標,即使他們已畢業,老師都沒放棄履行承諾,對學生來說很重要,「以後做任何事都會更努力和不會放棄」。他說自己中六畢業後讀副學士,為升讀大學不停努力,現就讀嶺南大學的他未停步,努力進修英文,望將來留學。

「老師不特別愛登山 愛鼓勵學生」

曾老師上周四(18日)由海拔逾5000米的大本營出發,至昨晨6時成功登頂,並出發回大本營。由曾老師舊生梁芷靈管理的「海拔8848.44米上的課堂」facebook專頁提到,曾老師說過自己不特別喜歡登山,「喜歡的是能夠鼓勵學生相信自己」,她今次攀珠峰之路艱巨,「深夜攀越艱險的坤布冰河、抵住30%低氧環境、消耗大量體力登頂後,必須立刻安全下降返回大本營,挑戰重重」。

3次耗逾百萬仍欠債 家人支持

曾燕紅為鼓勵學生三闖珠穆朗瑪峰,每次均要花數十萬元購買裝備等,合共花費逾百萬元,要借錢才能籌得足夠經費,回港後需要找工作還債。

母﹕若再活一次 也像她一樣尋夢

曾燕紅胞妹Alice向本報稱,登山裝備相當昂貴,但登山者的安全繫於裝備,故不可以省,每次都要買全新裝備,連同登山費用,每次要30萬至40萬元,今次雖獲資助部分裝備,仍要自付頗多費用。她說姊姊一向積蓄不多,這次辭職登山,回港後要找工作,目前「完全未開始」。

為了夢想傾家蕩產,曾老師得到家人支持,其胞妹說母親也很贊成姊姊圓夢,認為金錢不是太重要,足夠餬口便可。Alice又憶述,2015年姊姊攀山遇雪崩受重傷,母親雖然擔心,卻道:「若我再活一次,也會像她一樣追尋夢想」。

翻查紀錄,此前征服珠峰的港人均為男性,包括湛易佳、鍾建民、曾志成等。攀珠峰死亡率約為5%,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2015年10月報道的統計,至今已有超過200人在攀登珠峰時死亡,其中29%死於雪崩、23%死於從高處墜下,死於凍傷和急性高山症也各有約一成。

學生感激曾燕紅身教 「被勸退也會睇住你」 三記大過學生 毅行發憤

曾燕紅的舊生陳瀚林形容自己中學時是壞分子,較暴躁,中三時因向老師說粗口和兩次欺凌同學而3次被記大過,校方於學期尾通知他不用上學,他便每天在家「自閉」,自責又擔心。但曾老師沒忘記他,經常邀請他一同行山、做運動,又安慰他無論最後是否被學校勸退,也要反思為何得到這結果,若最後真的被勸退「也會睇住你」,令他非常深刻,「很少老師這麼語重心長的投放時間在壞學生上」,讓他感到被重視,暗下決心要改過。

他形容當時「其他老師都不理會我,只有Ada(曾老師)挺身而出」,當年的8月31日瀚林突然收到學校不用他退學的通知,「學校收番我,相信Ada做了許多事」。此後瀚林在曾老師鼓勵下參加毅行者並完成全程,「她說,若這100公里路也能不眠不休完成,世界上再難的事我們也會堅持到的」,他一直牢記,也成為他應付文憑試的動力。

由上課睡覺到每天做歷屆試題、溫習,瀚林坦言因基礎差,即使花很多時間也追不了進度,文憑試成績未算理想,他升讀了化驗科學高級文憑課程,盼日後銜接學位課程。他說若沒有曾老師,也許他只能持中三畢業證明,「或者變成MK仔、飛仔,求求其其過一生便算」。曾老師身教學生,在他眼中是偉大的事,「珠峰這麼危險,像拿生命作賭注,加上學校不支持(不讓她在上學日告假攀珠峰),沒有了工作,但她也堅持,要證明給學生看,理想不是說完便算,做人一定要有堅持」。

一起讀報 做山區義工 嶺大生立志效老師助人

劉港曉(B仔)出身基層家庭,中學時因成績平平得不到關注,便轉移用行動圖博取注視,成為校內麻煩學生;正當沒有人對他有期望,他被曾燕紅老師「看中」。

曾老師知道B仔英文科成績不好,便每天7時回校跟他一起看英文報章,持續兩年之久;她見B仔身材肥胖,遂鼓勵他打球行山,每天運動,最後B仔成功減肥,更因發現自己籃球打得不俗但不時受傷而定下理想,希望成為物理治療師。曾老師知道B仔缺乏安全感,便組織助學團,定期到廣西偏遠山區學校做義工、探訪當地孩子,終在第二次探訪令B仔明白「其實自己好幸福」,還暗暗定下「要幫助別人」的目標。

文憑試成績未能讓他躋身大學物理治療學科,B仔於副學士修讀社工,最後終入讀大學,現念嶺大三年級,「做什麼工作也沒有所謂,只要幫到別人便行」。他回想未被曾老師看中時,整天渾渾噩噩,入大學機會微乎其微,不知目標理想為何,但因為曾老師出現,令他重拾做人的熱情,盼日後能幫助迷途青年,像曾老師當天扶他一把一樣。

B仔的母親年前患癌,今年2月病逝,曾老師不斷開解他,又經常約他下午茶,「撩」他談天吐心事,助他渡過低潮。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