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5月10日

孤獨女孩陳家儀 藉畫筆與世界接軌

【明報專訊】如果小半可以,其實你也可以!

在她的糖果罐中,以前僅有苦澀和害羞,現在卻有着很多不同的糖果,糖果中有那自信的味道,也有那無懼別人眼光的味道……小半就是陳家儀的化身,曾經是學校操場獨個站在樹下的女孩,曾經是世界末日也不關她事的少女,如今透過畫筆下人物走出陰霾,從擁抱大怪獸到擁抱朗朗明月,開心自強成為插畫師。

小半這天在跳橡皮繩,但陳家儀水彩筆下的場景,卻只有小半一個人和兩張椅子,一人跳繩法,是把橡皮繩拉成長方形,一頭一尾圈在小木櫈上,然後,一個臉蛋圓如滿月,頭髮如太空人外罩的小女孩,一個人在跳繩。她就是小半了!

「小皮球、花生油、那兒開花七十一。 一五六、一五七………」小半說:「我小時候孤獨地看着其他女孩子玩,我就靜悄悄背下跳繩口訣,回家自己同自己玩。」小半是陳家儀的外號,她今天亦以這個稱呼作為插畫創作人,這天的真人小半卻是個愉快的女性,見她坐在中環IFC露天天窗咖啡座,陽光灑進她的臉,不再是當年憂鬱孤獨的小女生,她笑語盈盈地說:「放下害羞後,我才感到談話和做人的輕鬆自在。」

害怕與人接觸 多於世界末日

今天笑容可掬的陳家儀,就是昨天極度害羞的小女孩。「我小時候上學,都不喜歡小息,好像上課還好,可以讀書,小息我就不知怎樣面對同學,我的童年很孤獨,完全沒有朋友。」或許,畫中的人物就是她的朋友,她很愛畫畫,撿到廢紙,看着人家在談話,她就默默在畫畫。

她竟然害怕與人接觸,多於世界末日。她笑說:「我在人前說話就恐懼,很自閉,很悲觀,曾經想過:『世界末日我也不會驚。因為世界和我沒有關係。』」

這麼憂傷的小女孩,今天卻成為了插畫師,書店可以買到她繪畫的文具、postcard和文件套,2015年也獲得「今生不做機械人夢想計劃」獎項,鼓勵她追求插畫師的夢想,而今年三、四月,她更以四十天的時間,遠去四川自貢市富順縣山區,繪畫了九幅3米×10米的牆畫,畫中有小半也有農村的生活概念,「我獲社企『花香藝術館』邀請,展開『悠長假期』活動,我做設計和草稿,和當地孩子一起髹牆,因為主辦人曹秋雯和我都是基督徒,所以九戶農家的牆主題分別為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

然而,這之前一年,有人邀她畫牆畫,小半卻因為害怕而推卻了。以前的她為什麼這麼害羞?陳家儀和小半如何攜手走出恐懼的山谷,學習勇敢,甚至抬起頭在講座中分享呢?

畫中有怪獸月亮 水彩着色青春爛漫

陳家儀從小是一位數學傑出的小女孩。由小學至中學,她都是班中的數學科黑馬。今天她回憶說:「我總是全班最高分的幾個同學之一,從來都是。」細看她的插畫,早期的其中一張,小半的圓臉竟被一巨大的鱷魚口團團包着,她說,這意味着:「當時我很怕面對人群,我一開口說話,我的思考和用字就猶如被鱷魚吞噬。」

這一批作品都是用水彩親手繪畫的,再掃描入電腦,每幅畫的物件比例和空間感很自然。她的畫中會有怪獸,又會有月亮,又有超大的糖果罐,小半也常化身成不同的事物,水彩着色是青春爛漫,例如在金黃的田邊有一抹鮮麗的紫,天空掛着碳紫色的小半大圓臉,原來是一個大氫氣球。

怎麼這麼奇怪啊……數學棒的女孩,怎麼不是又cool又自負呢?「我也真的不知道,我像是個自閉的孩子,我想,一半是天生性格,一半是……可能是小時候生活壓力大,令我很害怕。」陳家儀說,母親不是怪獸家長,不會逼孩子不斷學東西,只是,為人父母有時給了很大壓力給子女而不自知,或許每個人的承受能力不同,反應不一。「我和媽媽的關係很好,但她對我的要求很高,考試若然考第二,媽媽會說,怎麼不是考第一。」

陳家儀內心有一種不安感,一直恐懼社交,感覺不和別人談話、不進行社交活動就沒有壓力,非常安全,所以初初化身為小半時,那些畫中有一張是小半在玻璃罩中。

遇到啟蒙老師 從幽閉玻璃樽走出大地

大學畢業後她本想找一份工作安穩過一生,入了強積金公司,需處理七成行政工作三成客戶工作,但只要有客戶工作,她就害怕,有兩個月,她還跟着一位恰如電視劇《不懂撒嬌的女人》的女上司宣萱,女上司見她在人前說話「騰雞」和打結,不僅不引導她改善,還天天回贈難聽說話,於是:「那時候,我每天回家都哭!」

因為感到工作很沉悶,於是她決心尋找她自己,她一直愛畫畫,就以自己做得出色的事情入手。大學畢業後出來工作六年,都在一邊上班一邊學畫,先由乾粉彩開始到水彩,接着參加了聖雅各福群會的一年插畫班文憑課程;也源於自己太害羞,她決心改變自己,她跑去上正能量課程,逐漸陳家儀由舊有的插畫人物蛻變成為小半。

「在我有信心創作小半之前,我也有另一個創作人物叫Ripple,即是漣漪的意思,但我太怕面對批評,我不敢公開那是我的作品,我把Ripple放在facebook,只有很少like。」

在第一間公司工作了兩年後,她轉到另一間強積金公司,她說從幽閉的玻璃樽走出大地,要感謝第二份工遇到的上司和「大叔」同事。「他們可說是我的啟蒙老師,這也是一家MPF公司,但不同的是上司見我愛畫畫,公司供我去讀photoshop,跟我說:『我們設計師離職了,你可以嘗試設計我們的MPF小冊子。』」機遇來了,小半發現自己上畫班及photoshop課程,人就像充了電,開心愉快;「大叔」和上司都肯定小半的創意:「這大叔同事,比我年長十多歲,因為見識廣,常教我以另一角度看事情,令初出茅廬的我明白很多做人道理,想通事情,上司同事都很好很好。」

來看畫的人 被感動而哭

去年七月,陳家儀告別工作四年的MPF公司,踏上全職插畫師之路,離職時, 大家都捨不得,上司還說:「你搞唔掂,就返來工作!」家人對她的想法很支持,母親還替她打氣說:「你試試吧,做你覺得快樂的事情。」

小半人生的第一個畫展,是插畫班文憑課程畢業同學畫展,人家或會感到:唏!這麼蚊型的畫展對畫家來說算什麼?但小半則樂壞了,說:「我很卑微的啊,這對我的人生很重要,我沒料到來看畫的人會被感動而哭。」那是一個很touching的畫展,一個七歲自由行女孩和爸媽一起來看,看到小半躲在鱷魚頭內,又看到小半擁抱鱷魚乘風破浪,母親突然說出一句,你也是這樣害羞啊!女孩就流下淚來。小半於是跳出海浪,在身邊安慰女孩,一直安慰,小姑娘一直淚下。接着一位26歲的女教師來看了,她一邊看一邊擦眼淚,跟小半說,我小時候也跟你一樣這麼害羞,感謝你的畫。

這天小半帶了數張她畫的postcard送給記者,有一張是只得半個圓月光臉的女孩,捧着一束深紫淡紫的花束,記者笑問,是小半出嫁嗎?你不怕人家笑你恨嫁?

小半輕鬆笑說:「是啊,這個是我啊!我現在雖然未有拖拍, 但我憧憬未來會結婚啊。恨嫁? 哈哈, 我已不再擔心別人用什麼眼光看我了,小半已放開自己的恐懼和害羞,我深深領略一個人不克服困難,是追不到自己的夢想。」 

■Profile

陳家儀

28歲,創作插畫人物小半,是自己人生寫照的化身。 香港城市大學計算數學系畢業(Computing Mathematics) ,曾任職強積金公司六年,邊打工邊學習插畫及繪畫,開始時以害羞怕事的女孩小半作創作主題,後來蛻變為不怕人生甜酸苦辣。2015年獲「今生不做機械人夢想計劃」獎(籽識教育主辦)。2016年七月辭去強積金公司工作,當上全職插畫師,除了繪畫工作,更獲學校邀請在講座中分享,希望以小半勉勵成長中害羞的人。

文﹕一心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陳淑安

美術﹕明報美術組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