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5月4日

消防百人潛水隊 7.1煙花全員戒備
善濁水搜救 靠接力摸索

【明報專訊】距離七一回歸不足兩個月,煙花活動為一系列慶祝活動的重點項目之一。有鑑於4年多前的南丫海難教訓,消防處轄下潛水組就當晚的維港煙花匯演,已定救援策略。助理消防區長陳文輝表示,共115人的潛水組人員將總動員戒備,另有消防人手協助,「逾百人是基本盤」。

「精英號」重點指揮 東西兩岸滅火輪駐守

陳文輝表示,由於煙花觀賞船大多於活動前後一同趕往岸邊上落客,有「出事」風險,潛水組近期與統籌海上事故救援的海事處海上救援中心開會,參考保安局的「海空搜索及救援應變計劃」,制定當晚的救援策略。屆時停泊在中環的滅火輪「精英號」將出海重點指揮,維港東西兩岸亦各有滅火輪駐守,潛水員會在船上等候救援指示。

陳文輝說,由於七一煙花活動規模大,其間消防的海上搜救資源集中於維港中部及西部,當晚的戒備行動於煙花開始前至少兩小時啟動,直至翌日凌晨,直至所有船已埋岸落客。陳又說,潛水組定期參與海事處、民航處、飛行服務隊等部門作跨部門搜救演練,他強調該組專注海上救援工作,暫未收到警方通知就七一水上保安作聯合行動。

搜墮橋工人 水濁不見五指

今年3月港珠澳大橋一個工作台突然斷纜墜海,兩名有扣安全帶的工人隨工作台墮海送命,潛水組亦有出動參與當日的搜救行動。加入潛水組23年的消防總隊目徐偉發,當日協助搜出其中一個工人。徐偉發形容意外所在的珠江口位置「波濤洶湧」,當時連潛水組的平台也難以平定,行動期間需間歇停止下水,待靜流狀態再搜救,過程難度很大,「靜流時間亦很短,要抓住下水拯救時機」。

徐偉發回想,當日他是第4個下水的潛水員,憶述搜救時在水深約10米、極渾濁、能見度極低海水中搜尋,「伸手不見五指」,他甚至難以在水底察看氣樽氣表,以查看餘下的氣體容量。

徐形容,水中搜救工作有如瞎子摸象,各人在限定時間內完成下水工作後,靠摸索得來的觀察,再拼湊水底畫面制定拯救計劃。徐指出,首名隊員下水勘察位置時,已找到墜海工作台的支架,故他下水後先覓欄杆位「順藤摸瓜」,惜工作台已「解體」,「摸到的東西有如鐵通」,至他下水約20分鐘時,摸得如安全帶的繩狀物體,再確認觸到「有穿救生衣的人」,隨即通報水上隊員,但當時他的氣樽容量已所剩無幾,水內工人卻被不同繩索纏綁全身,難以於極短時間內割掉繩索拯救,徐終成功固定工人所在位置,以便下一個潛水的隊員接力,將工人帶離水底。

練水底計數 減「氮醉」增判斷力

現有115人的消防潛水組,為消防處於海上水中拯救的王牌隊伍,消防在昂船洲設有潛水基地,內置模擬加壓至最深100米水深的訓練場景。由於潛水員在水底高壓環境下易有「氮醉」現象,有如「飲醉酒」,故訓練包括在水底中從報紙上圈出所有「A」字,甚至計數等,以增強各人在水底的判斷力。

消防潛水組的助理消防區長陳文輝指出,潛水員高壓下易有「氮醉」現象,會在水底出現狂笑及語無倫次等情况,外國曾有潛水員因此影響判斷力,愈潛愈深造成意外,故潛水組會利用模擬艙,要求隊員在內應付一系列測試,如在模擬水深50米時,從報紙上圈出所有「A」字及計算算式,減低氮醉情况。

指引:水流每秒逾兩米不宜下水

另外,基地內亦有急流池,模擬製造每秒流量達1.5米的急流,以及暴雨後的街道及潮漲石澗情景,讓人員練習急流中拯救。

陳文輝舉例,去年10月柴灣環翠道雨後水浸,水流達每秒3米;約10年前因暴雨成河的士美菲路,水流更達每秒9米之高,但由於內部指引列明,如水流每秒逾兩米時不宜派人下水,故練習以浮物輔助,或在水流區兩邊設置繩索作空中拯救,「潛水員也不能對抗大自然威力,如勉強下水,也只會被急流冲走」,希望市民明白人員難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