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5月2日

以經驗侍病友 教錄音辨幻聽
過來人伴精神病者栽種希望

【明報專訊】穿過青山醫院白色走廊,推開一扇門後,有個希望花園,一群提着籃子的精神病患者結伴收割成果。陪伴在旁,是精神分裂症及躁鬱症的過來人。他們擔任朋輩支援員,既與病友種植一花一草,鼓勵他們「走出來」,亦教導靠錄音機分辨幻聽等方法,並肩走過康復路。

明報記者 陳柔雅

希望花園裏有種滿生菜、番薯葉的田,一班鞋子沾滿泥濘的精神病患者,蹲着收割一棵棵蔬菜,言談甚歡。兩名朋輩支援員鄭志豪(Jecko)與陳莉虹(Lily)亦下田,向記者介紹蔬果由誰種植。

金融人受幻聽折磨 確診精神分裂

48歲的Jecko本身為證券分析員,1999年突然開始出現幻聽,深宵家中風扇傳出胞姊的呼喚,令他徹夜無眠,擔心胞姊安危。這些聲音逐漸無處不在,連他拾起杯子,也聽到有人說「水都飲?有毒㗎喎」。受盡怪聲折磨後,他主動求診,終確診精神分裂症並入院治療一個月。他患病後再無法從事財經工作,後來當上醫院的中央運輸員,穿梭醫院推病牀。

任全職朋輩支援員 投入「服侍人」工作

那些聲音沒消失,但Jecko接受治療後漸懂分辨虛實。青山醫院自2011年招聘精神病康復者擔任全職朋輩支援員,透過探訪及安排活動與病友分享復康經驗。前年獲聘為朋輩支援員的Jecko,投入這份「服侍人的工作」,曾以自身經驗教導同樣受幻聽折磨的病友。他說一旦聽到怪聲,可以立即開啟錄音機,如果播放錄音後發現無聲音,便意味着可能是幻聽。

工程師患躁鬱:一度整月難睡 曾想輕生

站在花園另一端、手執貓鬚草者,是50歲的Lily。她曾是跨國企業的化學工程師,公司業務遍佈東南亞與南美洲,她終日為事業打拼。營營役役的生活裏,有段日子她情緒持續高漲,突然連續30日難以入睡,且不斷購物;有時卻情緒低落得連刷牙也不情願,整日躲在房間,曾站在高處時想一躍而下。1996年有一日,當時的丈夫察覺不妥,帶她往醫院,最終確診躁鬱症。

學會「與病共存」 鼓勵病友與妻互扶持

Lily的家人起初無法接受眼前的女強人竟患了病。當時Lily經常拒絕服藥,總覺得藥物將情緒抑制,令她不能發揮創作力,但家人不明白其痛苦。曾因為患病而一無所有的她,近年始學會「與病共存」。自從成為朋輩支援員後,她赫然發現「我的『quali』(資格)就是我的病」。其間她曾遇到一名躁鬱症男患者,同樣因副作用而拒服藥,兩人甚有共鳴,但她明白斷藥會影響病情,遂好言相勸,並鼓勵他與患抑鬱的妻子多溝通及互相扶持。

共種蔬果 鼓勵同路人「走出來」

走過高山低谷,兩人盼以自身經歷,並透過種植等群體活動,鼓勵同路人「走出來」,希望他們培養興趣後能互相扶持,結交更多朋友。

Jecko指着花園裏的番茄說,它長出果子時會搶走其他枝葉的營養,令它們枯萎,但耐心等候,枝葉必會再長出幼苗;他常藉此勉勵病友,「在康復路上不必氣餒,人生總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