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4月28日

第20屆校園記者:視障無礙 闖過人生競賽
視障跑手梁小偉 完成南極百公里馬拉松

【明報專訊】「失去了視力不代表沒了一切,放棄人生才是失去一切。」這是視障跑手梁小偉(Gary)的座右銘。不放棄的信念帶Gary走出失明的挫敗,踏上馬拉松的跑道,今年1月中旬更與領跑員張思縈(Jennifer)合作在南極100公里超級馬拉松賽事創下佳績。這次「星之約會」中,Gary和Jennifer就跟一眾校記分享他們面對難關的感悟。

從視力正常到失明,這道障礙並非人人可以跨過。Gary患有遺傳眼科疾病「視網膜色素病變」,2009年起雙目失明,當初他無法接受現實,曾渾渾噩噩頹廢了一年,直到一名先天失明的視障人士到訪,「他跟我說:『我一出生就失明,從未看過世界,而你看過幾十年,已很幸福』」。對方的鼓勵未有完全打動Gary,但每天躺在家中,透過收音機的新聞報道中得知每天有多少人因為意外和疾病離世,終令他覺悟,「很多人很想留在世上,卻沒選擇的餘地」,反觀他只是失去視力,憑什麼自暴自棄?於是他重新出發,加入「盲人體育總會」練跑。

喜歡雪 到南極跑馬拉松

Gary成為視障跑手後,參與過多項馬拉松賽事,包括香港馬拉松、美國加州國際馬拉松賽、台北富邦馬拉松等,現在更是香港馬拉松視障組紀錄保持者。1月21日Gary在南極100公里超級馬拉松賽事取得男子組第6名,成為全球首名及唯一完成賽事的視障跑手。

到南極參賽,源於Gary喜歡雪,又從朋友、新聞探聽到關於極地賽的資料,起了參賽的念頭。透過朋友介紹,他認識到參與過極地賽的Jennifer,他本想找對方一起跑北極馬拉松,但Jennifer已完成該項賽事,他便轉為挑戰從未嘗試過的100公里的南極賽事。Gary當時不是沒有猶豫,最後說服自己離比賽尚有11個月時間訓練,於是決定參賽,「我覺得只要肯訓練,就有信心完成」。

拉傷大腿 怕連累同伴想退出

南極的賽道比Gary想像中難跑,積雪深至膝蓋,他更在比賽中途拉傷了大腿外側。不過比賽以隊制進行,跑手和領跑員需「共同進退」,Gary怕連累Jennifer,一度想過退出;正當他深感徬徨之際,Jennifer在旁給予支持和鼓勵,「還有4個10公里便能完成賽事」、「我們定會到達終點」,終令他恢復信心,想起是自己提出要到極地,不能就此放棄。為了完成賽事,他每路過救護站也假裝無受傷,「怕被醫護人員勸喻退出比賽。」最終,二人花了18小時34分54秒完成賽事。

Gary笑言,在雪地比賽猶如經歷人生一樣,「雪很深,一不小心就會踏空,令你很驚,就如人生般,永遠不知道前路如何」。

身為跑手與領跑員,Gary與Jennifer看似非常合拍,但二人合作之初曾出過不少意外。Jennifer回想第一次帶Gary跑步時就令他「撞欄」,「我是第一次做領跑員,發現實戰和理論始終有些分別」。但正正因為經歷過此事,她明白到自己不能用健全人的視角去領跑,應該更細心地留意身邊的事物,提早告訴Gary不同障礙物的位置。漸漸地,兩人建立起默契,現階段甚至不需要用繩子聯繫,直接用肢體動作即可示意對方。

Jennifer稱讚:有勇氣相信別人

合作了一段日子,Gary稱讚Jennifer「又叻又細心」,在南極旅程中幫了他很多,更在比賽中一直保證其安全。Jennifer則形容Gary是個很有勇氣、很願意去信任他人的人,「(視障人士)應較為沒有安全感,但他很有勇氣去相信別人」。

不少人認為,視障人士日常事事需他人照料,但Gary不單非常獨立,更養了小狗Hugo。看似是沒可能的任務,Gary卻說:「未嘗試過怎知道自己不可以?」他現在與Hugo相處得很好,還互相照顧,連Jennifer也感嘆,「Gary並無在照顧小狗的難題前卻步,令生命多了個玩伴,生活更豐盛」。

「我做得到」

問及Gary將來的目標,他說除了兼顧馬拉松比賽,亦很希望能為不同的機構籌款。例如他將會於今年年底挑戰環台灣跑,替流浪狗籌款;他亦常到不同學校演講,分享個人經歷,期望可教導學生面對失望和挫敗感。Gary更稱日後想考教練牌,教視障人士跑步,「常有人說看不到是跑不到步,但我想告訴他們是『得』的,因為我做到」。

文:校記 陳諾恩、禤穎瑜、謝芷晴、陳嘉煒

圖:鄭秀賢、傳媒teen使 顏鈺雯、資料圖片

文字整理:鄭秀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