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2月13日

80後開貨倉 幫港人淘家俬

【明報專訊】這是一個平凡人的創業故事。80後年輕人葉桂俊稱自己「無學歷、無專長」,從畢業後在順豐速遞做文職,到創建「爽淘」平台,再拓展成唯一的港人家俬淘寶倉,目前他已擁有1.2萬粉絲常客,每月營收從7500元飈升到26萬元,個人月收入也從最初的2000元增至近6萬元。香港日益稀缺的優質服務,是他走到今日並繼續邁步向前的依賴所在。

明報記者 顧冷冰

港人淘寶方興未艾,然而,從內地運貨到香港,運費比貨物貴的情况並不罕見。葉桂俊創立的「爽淘」便是着眼於解決此問題的眾多集運倉庫之一。客戶先將貨物一件件寄到內地倉庫,然後一次過發貨到香港,用批量效應節省運輸成本。然而,新的問題產生了。比如黃太,最近在淘寶淘了幾張實木櫈,但她選用的中轉倉庫說由於貨物尺寸太大,進不了倉,也無法轉運,多番溝通後,只能退貨了結。同樣的情况,幾年前發生在「爽淘」時,卻成了這公司脫穎而出的契機。

由充值服務做起 攬首批客戶

2014年1月,葉桂俊收到某客戶淘的牀墊,他尋遍所有速遞公司,均被告知尺寸太大,無法發貨。他沒有讓客戶自行解決,而是輾轉找到將牀墊送來倉庫的貨運公司,再找到可以發貨到香港的物流公司,最終順利把牀墊送到客戶家中。為客戶解決問題的這一小步,使得「爽淘」的合作伙伴由速遞鏈拓展到物流公司,成為目前林林總總淘寶中轉倉庫中唯一的家俬倉,大件運輸的價格也最低。「很多客找我們運家俬,覺得服務OK,就一直用爽淘,連細碎雜物都買來寄存。因為有180日免費存倉,客戶可以慢慢買,慢慢儲。細件儲得多,也可以用家俬專線送,運費會再廉宜三分之一。」

講起創業經過,葉桂俊事無巨細,有問必答,希望對後來者有所啟發。2008年他由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畢業,在順豐速遞和連環快運分別做了2年文職,主要負責「入單」。「這份工好似沒甚麼前途,但儲了一些錢,想自己出去試下。」2012年6月,他辭職創業,眼見當時港人淘寶興起,便萌生做中轉倉的念頭。他先在facebook上開設專頁,幫人充值「支付寶」,這工作十分輕鬆易賺,「每日加埋都是做個幾鐘,都有過萬元月入。」這一批充值客也成為了他創立「爽淘」後的第一批客人。

同年8月,他帶着五六萬元,北上深圳,通過地產中介在羅湖水貝村租下第一個倉庫,1000方呎,月租1500元(人民幣,下同);他又貼街招,聘用一名助手,3000元月薪,包吃住。最初半年,每天的運貨量大約50公斤,扣除各種開銷後,每月淨賺兩三千元。他又以每月600元的廣告費,在Yahoo和Google等搜索引擎上做頭版廣告,加上「口碑營銷」,翌年的每日運貨量躍升到400公斤。2014年中,「爽淘」將倉庫搬到廣州,月租2800元,空間拓展1倍,再用大約5000元的月薪聘請了5人。到去年,「爽淘」每日運貨大約2000公斤,每月營業額大約20萬元。今年則在此基礎上又增加三成。上個月,「爽淘」倉庫搬回深圳,這一次擴張到3500方呎,月租5000元,之前的廣州員工悉數跟隊來到深圳。

營運5年 現每月營業額約20萬

在葉桂俊看來,創業只是「打一份工,又不用被老闆罵。」對於年輕後來者,他的忠告也十分簡單,「始終打份工都要認真一點,對人隨和一點,還要預計會捱一段日子。」問起「爽淘」比同業的優勢,他想了想,回答說:「對客真誠,有問必覆;不分大細客,同樣對待;守承諾,即日發貨;不呃秤。」

「創業總要捱一段日子」

雖然在葉桂俊口中,做「爽淘」並無什麼特別的困難,「好似打份工咁一步一步去做」,但他也坦承總要「捱一段日子」,堅持一下,就能頂下來。

2014年國慶期間,內地海關嚴查速遞貨品,要求所有速遞公司逐漸申報,並開箱逐件檢查,令關口全線塞爆,各家集運倉庫全面癱瘓。葉桂俊的「爽淘」當時也舉步維艱,「每日收到三四百個查詢,運輸完全無進展,當時一度覺得生意要執笠。最後優速快遞提出走海運,雖然延誤,但問題都得到解決。」

雙十一出貨量大 老闆也親身上陣

現在每年最困難的時期,則是讓人喜憂參半的「雙十一」。去年「爽淘」雙十一出貨量是平日的3倍,比之前兩年的兩倍再大幅增加。葉桂俊說,「我聘請了兩個臨時工,自己也上陣打包,都有兩個星期,每晚做到10點鐘,公司同事好辛苦。」

擬引入順豐智能櫃 方便客戶取件

2017年,葉桂俊有兩個目標,第一是拓展業務範圍,「與順豐合作,引入智能櫃服務,讓客戶24小時取件;另外會先在一個區域(例如沙田),試行自組車隊送貨;還會把業務拓展到台灣」。第二個目標則令記者意想不到,「(爽淘設)180日存倉期,可能有些客買了東西忘記取貨,我不想浪費,所以打算送給慈善機構。」

[新經濟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