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1月20日

經營環境趨困難 飲食集團轉型
自助機賣飯糰 租金人手開支減九成

【明報專訊】飲食業面對舖位租金持續高企,員工薪酬亦不斷上升,兩大主要成本都是易升難降,蠶食利潤;加上飲食業工作較辛勞,愈來愈難招聘人手,肯出錢亦未必有人肯入行。有原本開設飯糰連鎖店的飲食集團,就放棄傳統實體分店經營模式,改為在各區設置自動售賣機,大幅節省租金和人手開支,令經營壓力大減。

明報記者 薛偉傑、攝影 劉焌陶

西龍傳香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吳鴻圖表示,4年前在香港和內地還有30多間分店賣熱飯糰,每間分店都有盈利。但他當時已察覺到,飲食業的經營環境愈來愈困難,一是租金高昂,以實用面積約150方呎的機場分店為例,租金近8萬元。另外,人手亦難以保證,例如當時青衣分店實用面積約400方呎,每日賣出1000多個飯糰,聘請12至13名員工輪班工作,以人手包飯糰,需要將熱飯握在手中,即使穿上了膠手套,也不好受,當時員工就常訴苦說「包到手都腫」,在短時間內就有一半人辭職。

人手包飯糰 員工嫌辛苦易流失

吳鴻圖覺得,需要居安思危,預早構思轉型,否則遲早會出現風險,所以想到用自動化機器來代替人手包飯糰,將生產工作集中在中央廚房;而銷售改用自動售賣機,同時將租金和工資兩項主要成本大幅壓低。

不過,構思是簡單,要實行起來卻不容易。吳鴻圖最初想向日本的機器生產商購入可保持65度高溫自動售賣機,令飯糰有較長的保質期及消費者可以熱食,但日本生產商只有40多度的自動售賣機,也不願意修改機器。該公司改為自行聘請軟件開發人員,硬件則與內地機器廠合作研發。現時正式使用的自動售賣機,已是與合作伙伴開發的第三代產品。該公司前後花了3年多研發,研發投資逾1000萬港元;直至去年6月,正式投入市場。

吳鴻圖續稱,研發的困難是既要保溫又要省電,因為若它使用的電流超過13A,若不特別拉電線就較難找地方放置。最初構思只是簡單賣飯糰,但在開發期間,卻發覺需要增加多項功能,例如必須能夠讓中央收集每部自動售賣機銷售數據,以及更新價錢、食物款式、播放廣告等。該款自動售賣機現時具有自動檢測功能,內部溫度連續半小時低於64度,就會當作所有飯糰沽清,而不再售賣。此外,它會自動向後台發出故障信息,該公司後台收到信息後就會盡快派出維修員去檢查,以便制訂維修方案。

將新增手機落單功能

除現場落單外,該公司亦正內部測試遙距落單功能,顧客可透過微信頻道的商城選擇飯糰款式及取貨地點,以信用卡或「微信支付」付款後,自動售賣機就會保留飯糰,待顧客領取;預料一兩個月後,將開放予顧客試用。現時,該公司已在香港安裝了12部自動售賣機,包括:西九龍中心、V city、新屯門中心、九龍灣和藍田永旺百貨,以及尖沙嘴天星碼頭等。

吳鴻圖表示,現時一部自動售賣機營業額一定不及以往的分店,但勝在固定開支平均比以往分店低95%,較易賺回成本,經營壓力大減;現時,該公司12部自動售賣機每部都有盈利。另外,因為固定開支大減,該公司的飯糰現時每個賣15.9至19.9元,比以往分店售價廉宜。在推廣期內,用戶只要以手機讚好該公司的facebook專頁或者關注其微信帳號,還可以獲得一個折扣編碼,每個飯糰再減3元,次數不限,希望吸引顧客再光顧。

自動化機器助中央廚房

至於現時所有生產工作集中在中央廚房後,吳鴻圖表示,香港中央廚房只需3名員工運作,未因改變生產工序增聘人手。因為該公司以近70萬元,從日本購入一部半自動飯糰機及一部自動入袋機,處理大部分原需要勞力密集的工序,如秤飯、包飯糰、入袋等。現時中央廚房每日大約生產2000個飯糰,倘若相應增加人手,半自動飯糰機每小時最多可以處理3000個飯糰,足以支持至少幾十部自動售賣機。

吳鴻圖表示,飯糰在零下18度的保質期長達半年,可以用船運至外國銷售。因此,該公司還計劃,未來將那部飯糰機改裝至全自動,連入餡也能處理;兼且再購入一部自動入盒機。這樣,香港的中央廚房將不僅能夠支持本地的自動售賣機的貨量,甚至將來在澳門、東南亞、美國設置自動售賣機,也能夠應付。

[行銷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