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1月17日

港人攀世界第八高峰 征服八千米 驚心自拍

【明報專訊】「辛苦咗一個月,攻頂啦!呢度就係Manaslu頂峰,我終於做得到,人生第一座8000!」影片裏的吳俊霆難掩興奮,鏡頭背後,是他在雪山攀過冰牆,跨過幾百條冰隙的驚險故事。

物理治療師吳俊霆去年前往尼泊爾,成功攀上世界第八大高峰——海拔8163米的馬納斯盧峰,為香港有紀錄以來第二人。「我想將爬8000米高山的過程與朋友分享,究竟又驚又想挑戰的雪山,真實情况係點?」憑着堅持與登山嚮導協助,他克服登山困難,並拍了無數照片和逾200段影片回港,讓觀眾隨着他的腳步,見證攻頂實况。

攻垂直冰牆 跳幾百冰隙

吳俊霆(Elton)20年來玩過多場長途越野賽,跑山、跑沙漠、跑雪地、野外定向等全都難不倒他,試過長距離比賽和野外求生,他漸漸想挑戰高峰。登上 「8000」不是一時三刻的事,他花了足足10年學習登山,基本技能如山藝、攀石、冰攀、雪攀、繩索訓練;實戰經驗包括到日本、台灣、新西蘭、 尼泊爾等地,登上廿多座4000至5000米高山,及後再登上6000米及7000米的山峰。「只有不停上山,才能令身體融入高山,學習如何吸氧,放鬆令身體省力;學懂分辨頭痛是因為太冷、高山反應還是過度緊張。」

成就《天與地》 攝製隊登峰

過去一直登山,他萌生一個念頭,「我想將大家想像不到的8000米,用影片記錄下來」。他向電視台提出與藝人一同攀山的構思,經過一輪磋商與申請拍攝批文,成就了《天與地》這輯電視節目。「要令幾個從來沒有爬過大山的藝員攀得高,事前須做許多訓練,包括裝備教學、低氧艙測試、泥坡模擬雪坡練習步法等。」最終,攝製隊其中兩個成員成功登上5900米的Camp 1,成為香港電視史上登上最高峰的攝製隊。

最難耐十日大風雪阻前行

馬納斯盧峰是世界十四座8000米高山之一,這座山景色比珠穆朗瑪峰漂亮,山勢也比珠峰險。「天時」,是其中一個登山關鍵,每年僅在4、5月及9、10月,有數日連續天氣好才適合攻頂。「在5900米與攝製隊分開後,我和登山嚮導『雪巴人』繼續往8163米進發,最難受莫過於連續十日的大風雪。我們一直在base camp等,穿同一套衫,吃同一種食物,在營裏望同一天空,很磨滅意志。」十日後天氣不算好,但再等下去入冬只會更難攻頂,因此稍為停雪後,他們再次起行。

為了全面拍攝登山過程,他帶了4部相機,包括裝在頭盔上的Go Pro,有時更手持「自拍神棍」拍攝,並多僱用一名雪巴人協助拍攝。過程比想像中艱難,低溫令電池極快耗盡,經常在嚴寒中脫下手套極速換電;另一方面,在 Camp 2(6400米)至 Camp 3(6800米)有一幅垂直冰牆,涉及高難度冰攀技術,如何在安全位置攀登兼拍攝是一大挑戰。「全程還需要跳過幾百次冰隙,腳下就是幾百米深的懸崖,每一次都膽戰心驚。」

「爬頭」攻頂 捕捉最佳角度

經過了大風雪與冰牆,有人因時間不足或體力不支撤退,最終剩下約80名登山者及雪巴人。他在Camp 4(7400米)凌晨出發攻頂,沒想到前面已有幾十人早早出發。他心裏焦急,想在攻頂一刻佔得最佳位置拍攝,該如何是好?因此他決心爆發「小宇宙」,別人走三步停一下,他就走三十步才稍作休息。最後數小時,他就這樣超越了前面的幾十人,在清晨時分成為當天頭幾個登頂的人之一,拍下了巍峨雪山的壯麗美景。

Elton說,一生中未必有很多機會爬8000,自己很幸運能在馬納斯盧峰有個圓滿的旅程。過程中,最大考驗不是體力、技術、決心,而是一個月來獨自面對壓力的孤獨。山上的經歷令他重新認識自己,原來人生最着緊和珍惜的,終究還是與家人飲茶、與朋友見面等平淡的生活。他笑說,攻頂成功的心底話其實是:「終於可以返屋企啦!」

Elton登山片段:bit.ly/2j30Sp2

醫護之言:高山4大危機

1. 低溫:海拔8000米可低至-40℃(4000米約-10℃、6000米約-20℃),風速愈大體感溫度愈低,身體外露有凍傷風險

2. 低氧:當人走到海拔逾2500米的高原,空氣含氧量下降,人體或出現高山反應如頭痛、作嘔作悶、心跳加速等徵狀,嚴重會誘發高山腦水腫、肺水腫。登山者宜每日爬升不超過500米,到達高度3000米或以上,每上升1000米宜休息一天

3. 強力紫外線:眼睛遇猛烈陽光加上雪地反射,嚴重可致「雪盲」

4. 脫水:高山相對濕度非常低,水分喪失得快,血液循環減慢易引發高山反應,緊記補充足夠水分

羽絨雪鞋頂住-40℃

裝備大致可分為攀爬4000米、6000米及8000米,全程帶兩三套裝備,適合不同氣溫使用。(見圖)

■登山達人

吳俊霆(Elton),38歲,物理治療師。熱愛越野賽、長跑、攀山等運動,去年首度挑戰8000米高山,成為第二個港人登上世界第八大高峰馬納斯盧峰。

文:洪慧冰

圖:受訪者提供、資料圖片

編輯:林信君

travel@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