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1月16日

花藝製作社企 彈性工時助基層媽媽

【明報專訊】有些基層家庭的母親為了照顧年幼的子女,難以全職工作。可是,長期脫離職場和社會,對她們來說亦不是好事。曾經當過社工的周彩紅因為看見基層媽媽就業困難,創辦一家製作花藝產品的社企,提供工時較短和較有彈性的工作機會,給這些基層母親更多選擇。

「微型森林」創辦人周彩紅表示,她曾經任職社工多年,因此明白到部分基層媽媽的需要。一方面,有些基層媽媽的子女較年幼,需要一定程度的照顧(例如上學、放學、煮食等)。若基層媽媽投身一般零售業或飲食業工作,對她們來說,工作時間會過長,亦不容許她們將年幼的子女帶到工作場所內照顧。另一方面,她們亦沒有其他家人可以幫忙照顧子女,有些甚至是單親家庭。因此,部分基層媽媽希望尋找一些工時較短和較靈活的工作機會。

由於周彩紅曾學習花藝和園藝治療,所以想到成立一家專門製作花藝產品的社會企業,以彈性和自由身的方式,向這類基層媽媽提供工作機會。2014年12月,她自掏腰包斥資70萬元,成立「微型森林」,開始培訓一些基層媽媽,以及為她們提供彈性的工作機會。

部分可帶回家製作 兼顧家庭

「微型森林」是由青苔或網紋草、空氣草、仙人掌等不太需要淋水打理的植物,加上植金石、石春或彩砂等裝飾,所製作成的盆景藝術品。其中,由荷蘭引入的細種青苔,稍加修剪後,看起來極像縮小了的森林,特別具有觀賞價值,所以她也以「微型森林」作為公司名。

周彩紅解釋,選擇經營這門生意,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可以為一些基層媽媽提供彈性工時的工作機會。個別受過充足培訓的基層媽媽,有時更可以將物料帶回家中製作,同時又可照顧子女。另一方面,這個行業只需要手工藝加上基本美學概念,不需要太專門和複雜的學識。

部分媽媽任工作坊導師 提升自信

據悉,那些基層媽媽學歷普遍不太高,有些是新移民,有些與配偶離異,又有一段時間沒有工作,欠缺自信。但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之後,她們不但可以透過製作微型盆景藝術品來掙取收入,部分還可以在工作

坊中擔任導師,令她們回復自信心和尊嚴,周彩紅表示:「有個別基層媽媽甚至還上過電台節目接受訪問呢!」周彩紅說。

B2B競爭較小 佔生意額85%

現時,「微型森林」一共與22個基層媽媽有合作關係,全部都是以自由身的方式合作,而非僱傭關係。雖然該公司的生意時多時少,工作不穩定,但周彩紅強調,該公司給予那些基層媽媽的收入,都是較具尊嚴的。例如,基層媽媽若是在工作坊中擔任導師,時薪可達80元。至於承接企業訂單,公司則會和基層媽媽事先協議分帳,分帳比例視乎訂單的金額和成本等。

現時,B2B的生意佔「微型森林」85%的營業額,B2C的生意只佔15%。周彩紅解釋,她的公司租用石硤尾一個小商場的舖位,若非有心人特別找上門,平日甚少人流。而且若要大舉爭奪B2C顧客,宣傳開支亦大增,加上近年多了很多公司經營這門生意,競爭加劇,因此短期內不會投入太多資源爭取B2C生意。相對來說,B2B生意每單的金額要高得多,而且可以主要靠人際網絡和口碑開拓生意,就如開業第一年的20多個企業客戶,全部都是由周彩紅的朋友介紹而來的。

多元發展 拓果籃吊墜袖口鈕

不過,在B2B市場上,「微型森林」亦面對一些難題。因為現時該公司有七成的B2B生意都是來自工作坊,只有30%來自訂購產品。周彩紅解釋,因為一些中大型機構,部門職權會劃分得很細緻,決定為員工舉辦工作坊的,通常都是人力資源部或公關部,或者是負責企業社會責任的管理層;但負責採購禮品的,多是採購部,或老闆的秘書;但現時「微型森林」的人際網絡並未拓展至這客群。

為了吸引更多採購訂單,由去年底開始,該公司已不單只是製作盆景藝術品,還會將盆景藝術品和水果放在一起,成為「綠色果籃」,以吸引企業在節日時採購送給相熟客戶。這些「綠色果籃」在去年聖誕節時已推出,今年農曆新年前亦會再次發售。除了承接多一些企業訂單,周彩紅亦希望,未來可以接到公營機構、國際學校和直資學校的生意。

該公司近期以保鮮花和乾花,開設保鮮花班和壓花班,並計劃利用乾花推出多種飾物,包括壓花吊墜、壓花袖口鈕等。由於這些飾物全是以乾花加上人手製作,所以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周彩紅相信這是賣點,她希望可以找到一些零售商合作分銷。

周彩紅透露,「微型森林」去年獲得利希慎基金的資助(限於指定用途)。若計入這項資助,「微型森林」去年已收支平衡,甚至在某些月份略有盈利。周彩紅今年的目標是,只計算營業額和開支,不計算任何資助或捐助,也要達至收支平衡。

明報記者 薛偉傑

攝影 劉焌陶

[社企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