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6年12月29日

兒童醫院治心臟 產前跟進至成人
測胎兒心臟 兩科專家共診

【明報專訊】從前先天性心臟病童須與死神搏鬥,半數人於童年不敵病魔,至今超過九成病童可以長大成人,兒童心臟科將是2018年啟用的兒童醫院中一個重點專科,日後有意計劃擴大服務,與產科商討合作加強產檢,發展「胎兒心臟病」服務,從母胎做心臟檢查;病童長大後須長期覆診,未來兒童心臟科醫生會與成年心臟科共同跟進其病情。

明報記者 梁杏怡

本港公立醫院早於1970年代開設兒童心臟科服務,至80年代由葛量洪醫院統一接收全港個案,2008年遷往瑪麗醫院,未來將成為首批遷入香港兒童醫院的專科部門。香港兒童醫院專科服務籌備專員(心臟科)周啟東表示,絕大部分兒童心臟病屬先天性,種類可高達100種以上,每1000名初生嬰便有8至10人患先天性心臟病,按此推算每年約有500至600宗新症。

「九成先天性心臟病醫得好」

兒童心臟科曾於雙非年代一度需求大增,周啟東坦言當時一年多做了30至40宗個案,工作量增約一成;但本港停收雙非孕婦後,內地童求診需求已回落,加上本地的出生率向來穩定,預期未來新症數目增幅不大,相信需求更多是來自累積的舊症。他解釋,20、30年前的心臟手術存活率只有約五六成,但如今「九成先天性心臟病都醫得好」,現時每年約有300宗兒童心臟外科手術、200宗心導管介入手術,即每年累積幾百宗個案,當中半數人須長期覆診,隨着病童漸成年,有必要與成年心臟科加強合作。

他稱,成年心臟病人主要是冠心病等後天性心臟病,醫生未必了解先天性心臟病的複雜結構,現計劃日後兩科共同診症,未來一年會完成有關規劃。團隊現有9至10名醫生,料屆時需增多一倍人手,即至少18名醫生,除了心臟科病症外,亦要接管癌症、腎病等重症的心臟評估。

設最先進「二合一」手術室

此外,周表示現時開胸手術與導管介入手術要分開進行,因心導管室欠缺空氣淨化裝置或高規格手術枱,手術室又沒有X光射頻等儀器。兒童醫院將設最先進的「二合一」手術室,可同時做心胸外科及心導管手術,有助治療高風險又複雜的先天性心臟病個案。他舉例指嬰兒病人血管太細,外科手術有時受限制,二合一手術可由外科醫生開胸,然後直接由心臟科醫生插入導管,即使手術過程有出血風險,也能立即修補、止血。

16周後心臟檢測九成準確

團隊另一目標是發展「胎兒心臟病」服務,周啟東自2008、09年起在瑪麗醫院設立胎兒心臟超聲波諮詢服務診所,每年接收40至50宗個案。他說產前檢查在胎齡16周後,已可透過超聲波檢測先天性心臟病,包括心律不正、心瓣異常等問題,準確率達八九成,由兒童心臟科參與評估,可讓家長了解病情的嚴重程度、出生後的治療過程及長遠生活影響等問題,再決定是否繼續生育。以往不少人或會選擇流產,但如今存活率提高,「好多人思想開放,感覺到傾向留個BB」。據以往粗略統計,約六七成父母會選擇繼續生育,與國際數據相若,「算是很不錯」,他之後會與產科商討如何擴大產前檢查的服務範圍。

人工心外送服務 免轉院爭分秒

嚴重的先天性心臟病童需換心續命,惟屍心難求,「人工心臟」便成為幫病童爭分奪秒的救命符。然而轉送病人的過程難免有風險,兒童醫院心臟科團隊計劃日後發展人工心「外展隊」,由醫護運送心室輔助器(VAD)及人工心肺(ECMO)等儀器到病童所在的地區醫院,省卻運送病人時間及減低路途中的風險。

本港於2001年首次進行人工心臟手術,香港兒童醫院專科服務籌備專員(心臟科)周啟東憶述,當時一名9歲女孩因患心肌疾病,只能靠換心續命,眼見其心臟功能一天天變差,周醫生與團隊商量從德國引進心室輔助器(VAD),「好貴,30多萬元一個泵,現在還在用」,惜該女孩接駁VAD後不幸出現腦中風併發症,兩三周後離世。周醫生形容該次是慘痛教訓,亦因此令團隊改進技術,2004年做第二宗個案,成功為一名患心肌炎猶太裔男孩接駁VAD,如今該男孩已上大學,更每年幫醫院籌款。

目前需轉送瑪麗

周啟東稱,目前瑪麗醫院一年有一兩宗兒童心臟病個案需用VAD,而去年有12至13名病童用了另一款人工心肺(ECMO),他形容這些是「救命的機」,因此計劃再提升相關服務,等心臟科團隊遷入兒童醫院後,發展外展隊直接把人工心儀器運送至病童所在醫院。

他解釋,現時病童需轉送至瑪麗醫院才可使用人工心等儀器,惟運送病人需時,途中亦有風險,「有時送不及,(病童)可能在外面的醫院『無咗』」,因此希望日後可以「就地」進行緊急治療,但坦言仍需資源購買新儀器配合。

日後換心醫生駐院

本港於2009年完成首宗兒童換心手術,此後每年約有一兩宗兒童換心個案。周啟東稱,計劃分拆成人與兒童的心移植服務,現正有一兩名心胸外科醫生受訓,日後將派駐兒童醫院做換心手術,但預計未必能在開院首階段推行。

病人心聲﹕小朋友最想父母陪

兒童醫院期望做一間有「希望、溫暖及人情味」的醫院,並為病房設計豐富圖案,惟對病童而言,有家人陪伴往往更重要。自出娘胎不久便確診先天心臟病的22歲青年梁栢誠,曾兩次換人工心瓣,對病房印象最深是每晚播電視劇《真情》,「一做完《真情》,媽媽便要走」,栢誠與母親梁太認為,好的醫院最重要是有舒適環境讓家長照顧孩子,「無論那些牆畫得多美,電視有多好看,也不會有空睇,小朋友最想是父母陪住他」。

看完《真情》知父母要走

梁栢誠出生12日時確診先天性心臟病「四聯症」,部分患者天生肺動脈狹窄,心肺功能較弱。當時他獲安排入住深切治療部,並接受心臟搭橋手術。母親梁太憶述當年「喊到眼都腫了」,往後幾年栢誠身體也較同齡小孩虛弱,「走10步路要抱兩次」,兒子3歲前她甚至不敢為他買大碼衫,新衣「永遠只買剛剛好」,直至栢誠4歲足磅後做人工心瓣置換手術,健康有所改善,她才逐漸放心。

多年患病,栢誠最難忘是4歲時換心瓣,他於葛量洪醫院留醫,每晚看完電視劇《真情》便知道父母要離開。那時病房不能留宿,旁邊可以看電視的日間護理病房亦只設沙灘椅,梁太每晚照顧完孩子便坐尾班車離開,她稱翌晨栢誠總會早起等着她來吃早餐,追問護士「媽媽來到沒有」。兩母子均表示,新醫院最重要是有空間讓家長留宿,休息之餘亦可與其他家長交流。

盼留宿空間家長可交流

栢誠在14歲時第二次換心瓣,如今預計兩年後需再做手術,他形容每次手術都是「維修」性質,不能根治,已學懂與病共處。兩母子閒時亦會做義工,到病房探訪其他先天性心臟病的家庭。

(兒童醫院系列一:心臟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