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6年12月16日

謝方中:香港女高音歐洲追夢

【明報專訊】「長大了想做音樂家。」這是八十後歌唱家謝方中小學時代的志願,說出來的時候當然不知道當音樂家是怎樣一回事,其實到了高中,她還不知道原來唱歌可以是一門學科,可以成為一份工作。十八歲才拜師學藝,因為高考成績稍遜,也因為實踐向父母的一個承諾,她未能如願在大學時期修讀音樂。遲了起步卻後勁十足,最終圓夢到英國進修音樂,並在意大利的著名音樂比賽中揚威。

訪問謝方中(Jessie Tse)的時候,她剛拿下意大利米蘭著名音樂比賽Premio Antonio Bertolini聲樂組別的首獎。這個比賽的參賽者來自世界各地,包括韓國、意大利、希臘、德國、俄羅斯等國家共五十名歌唱家。接下來,她要與其他樂器的首獎得主爭奪終極大獎,同時又要以聲樂組別第一名得獎者的身分到瑞士與意大利鋼琴家Luca Schieppati合作演出音樂會。

在遙遠的國度深雋的藝術世界中,這樣一位個子小小的香港年輕女孩,面對一浪接一浪的挑戰和榮譽。

黑頭髮、黃皮膚、丹鳳眼。Jessie站在台上的時候,唱的或是意大利文,或是法語,或是德語、俄語、西班牙語……她說,中文跟這些外語差異很大,一張東方臉孔要讓台下當地的觀眾投入她的歌聲進入歌劇的意境之中,每一次演出都是巨大挑戰。

自小移民 習慣面對困難

幸好她從小被培養成習慣面對困難的孩子。父母都是小學教師,既有良好背景又勤力乖巧的孩子順利考進一所有名望的小學,成績良好。小四那年,父母雙雙辭去教席,一家三口移居台灣去,自此她的生活出現巨大變化。「爸媽一直喜歡去台灣旅遊,對於這個地方我是不陌生的,但要在當地生活就有點不同了。我們最初住在淡水,入讀的小學學生慣用台語溝通,我不懂台語,常常覺得人家在取笑我。學校考試要考注音,我從前沒有學過,注音考試不及格。我在香港成績不錯的,不及格很大件事啊!」

因為交不到朋友,小息特別難捱,她每天放小息就打電話回家找媽媽,有一天,媽媽鼓勵她主動跟同學交談,情况漸漸有了改善。「同學好奇地問我從哪裏來,原來他們起初並不知道我不會說台語。他們很友善,知道我學鋼琴,還把自己的鋼琴老師介紹給我。」

溝通問題克服了,Jessie終能投入校園生活,雖然中途又因搬家再次轉校,也無礙她取得全班第一名的佳績。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生活再次起變化,一家人要從台灣搬回香港。

雖然香港是老家,語言溝通無障礙,但卻要面對比考試不及格更巨大的打擊——看來這回是爸媽的打擊更大。由於她在台灣念的小學常規課中沒有英語課,足足有兩年沒學英語,當她回港想申請回原來的小學就讀,母校卻要求她重讀小五。謝爸爸覺得沒道理,氣得去教育局求助。最後,Jessie還是要轉到另一所小學去。

面對過多次因為移民、搬家、插班成為少數族群,或被摒諸主流之外的經驗,小女孩練就出比同齡孩子大一點的適應能力。

兜轉回到聲樂 後勁十足

勤力,就是Jessie面對困難的方法。她在高小和中學都獲得優良的學業成績,中五會考成績也很理想。當年同學之間有一個想法,就是成績好就去報讀恒生商學書院(恒生管理學院的前身,有「狀元搖籃」之稱)。「雖然我一直都很喜愛唱歌,中三那年才有機會接觸聲樂,那是一家在住宅大廈樓下的琴行,學了一會覺得不是那回事就沒有繼續下去。那時候根本不知道唱歌可以是一門學科,更加不知道可以成為職業。商科的前途比較確定,所以我即使自知數學不是強項,也去報讀。」那一年,Jessie漸漸確定這條路並不適合自己,中七改修文科。「同學的成績都十分出色,我的壓力很大,最後高考成績並不理想。那時一心想考進香港大學,打算如果被文學院取錄,就可以兼修音樂,可是文學院沒有收我,大學聯招被派到語文教育系,這個課程彈性不大,我幾乎沒有機會選修其他課程。」

後來中大音樂系取錄了她,可是因為她在中七時轉過科,父母覺得完成大學課程十分重要,不希望她再兜兜轉轉,Jessie只好聽命努力完成課程。

苦練一周初獻唱 名師讚賞

女兒希望學聲樂,媽媽是知道的,十八歲那年,Jessie透過媽媽的同事認識聲樂教育家容可度,開始正規聲樂學習。第一堂課就有功課,還要是對初學者來說相當艱深的程度。「每年聖誕,容老師都會在家開派對,他會邀請學生和朋友出席,席間各人獻唱和演奏樂曲,有時會有上百位嘉賓在場。第一堂課剛好在聖誕派對前一周,老師要我在派對上演唱一首詠歎調,以意大利語演唱,當時我是完全不懂意大利文的,感到咬字和發音很困難,很緊張。後來我才知道那首詠歎調是所有女高音都會唱的。」容可度早年在意大利著名音樂學府以第一名畢業,演唱時擁有連意大利人都分辨不出來的意大利口音。那一個星期,Jessie每天靠着聽上課的錄音不斷練習,最終贏得老師一句「資質很好,學得很快」的評語。

東方面孔+花腔 難上加難

在大學的幾年間,Jessie在課餘學聲樂和意大利文,參與了不少演出,大學畢業後到英國進修音樂,並參與當地演出。

英國雖然藝術氣氛濃厚,但競爭很大,一個東方女孩在英國當歌唱家,Jessie覺得比在香港可能更加困難。「我是花腔女高音,演出的都是少女角色,花腔女高音必須要是外表年輕,但同時擁有成熟的歌唱技巧,本來就不是有太多劇目需要東方人去演少女,所以我知道這份職業並不能維持很長時間。」演藝生命有限,她很努力抓住每個演出機會,不停去試音。

「接到一個演出就會有一份薪金,演出完畢又再找另一次的機會。在香港可以教學生,學費也可觀,倫敦地方太大,要到學生的家去教學,通勤時間會很長。」為了生活為了事業去打拼的女孩,雖然懷着滿腔熱誠,有時也難免感到孤單。

獨自上路演出 熱誠撐起夢想

「當一大群英國人在一起的時候,就會有一點排外的情况,最初在當地進修時,我是和其他少數族群如烏克蘭同學比較熟稔。後來接到演出工作,每一次都是一個人上路,在一個地方演出,認識了一些朋友,演出完畢後,大家又各散東西,過後未必可以再見面再合作。我很慶幸這些年結交了要好的朋友。早前到內地參加『I Sing國際青年歌唱家藝術節』,有四十位來自各國的歌唱家參加為一期一個月的演出,有些內地的參與者因為語言障礙未能與國外參與者溝通,我就成為他們的橋樑,替他們做翻譯,這種經驗對我來說很新鮮,也很寶貴。」

雖然才廿多歲,雖然熱愛工作,畢竟不斷遷徙,不斷去適應新環境和融入新文化是疲累的,她正計劃離開英國,移居到德國去,她希望能被當地的歌劇院取錄成為獨唱演員,得到一份較安穩的工作,繼續她的音樂夢。

■Profile

謝方中,居英香港花腔女高音,小時於香港及台灣居住及接受教育,十八歲隨男高音容可度學習聲樂,為香港大學語文教育學士、英國倫敦聖三一拉邦音樂舞蹈學院音樂碩士,其後在皇家威爾斯音樂及戲劇學院受訓。曾於美國、日本、德國、盧森堡、意大利、愛爾蘭、威爾斯、英格蘭,以及蘇州大劇院及北京天橋劇場等地演出,多次受邀於駐英國中國大使館獻唱。為2016年意大利米蘭音樂大賽Premio Antonio Bertolini首獎得主。

文:劉倩瑜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林信君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