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6年11月17日

手語翻譯員伴讀 聾人大學畢業
讀特殊教育 實踐共融理想

【明報專訊】苦讀3年,全港首批透過手語學習的聾人大學生之一Joyce(潘頌詩)畢業了。10年的教學助理生涯令她深切體會,融合教育下師生互不了解,為雙方添了許多痛苦,她遂於3年前報讀教育大學學位,如今終可實踐共融教學夢。

明報記者 張嘉雯

Joyce自小便想當老師,但香港聾人學校太少,令她一早放棄理想。中學畢業後她留學美國,主修數學,回港後輾轉在朋友邀請下到聾人學校任教學助理,但還是不太接受學校以口語教學為主,一年就離開。其後朋友介紹她到中文大學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任聾人研究助理,該中心與九龍灣聖若翰天主教小學合作,讓Joyce再次成為教學助理,在小學輔助健聽教師教學。在學校,她教學生手語,讓健聽與聾人學生能溝通,再互助幫忙(見另稿)。

做教學助理 曾對特教感迷失

慢慢走來,Joyce發現弱聽只是特殊教育需要 ( SEN)的一種,其餘四處跑的過度活躍症學生、活在自我世界的自閉症兒童及學習能力弱的讀寫障礙生,她無法應付。她感到沮喪,不時嚴厲訓斥學生頑皮、自我中心及懶散,但學生沒好轉,她開始自責「是否我教學方式有問題 ?」

工作6年後,她決定進修,重新了解SEN。她報讀了教大的特殊需要教育學士課程,課程為期3年,每周上課3天,每天3小時。每次上課,她也要請手語翻譯員幫忙翻譯,但若課堂上播放無字幕影片或同學間激烈討論,她看手語翻譯的難度更高,但她一一捱過,以二級一等榮譽畢業。

3年過去,Joyce由不懂得處理SEN學生,到會以「坐定定」5分鐘的遊戲幫助過度活躍學生、以社會事件教導自閉兒童要有同理心。她說,共融教學不止是大家坐在一起,更是代入學生的想法,以合適方法助他們成長。

「我們不只做低下工作」

教大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高級專任導師石美寶說,Joyce是全港首批以手語上課的聾人大學生,雖然融合教育發展還是較慢,聾人教師前景如何亦未有定論,但這是個好開始。Joyce希望透過自身故事,讓聾人知道可以實現夢想,「我們不只做低下階層工作。曾有學生告訴我想做獸醫、老師,我都鼓勵。在美國,有聾人律師、醫生,聾人絕對可以實現夢想」。